前言

这几年在网上零星看到一些对成都枣子巷“戴季陶陵园”的报道和研究文章,个人认为其中有些说法与我当年亲眼所见的事实有些出入,现欲借《行脚成都》一角,把我当时对戴季陶陵园的一些见闻写出来,并对其中一些问题提出自己的独立见解,供有关研究者参考。不过还是要事先申明,这件事已过去了将近七十年,对所回忆之事难免有不准确,或张冠李戴,或挂一漏万,甚至有错误之处,敬请各位谅解!


戴季陶其人

《360百科》对戴季陶是这样介绍的:“戴季陶,(1891年—1949年),原名良弼,字选堂,号天仇,后改名传贤、字季陶。籍贯浙江吴兴,生于四川广汉。中国政治家、中国国民党元老之一,也是中国马克思主义最早的研究者之一。中华民国时期任国民政府考试院院长。”

戴季陶之死

戴季陶于1949年2月11日因服用过量安眠药死亡。那时对于他的死因说法不少,莫衷一是,但归纳起来大概有三个版本:一说他因对时局悲观,认为蒋介石政权失败已成定局无法挽回,而服用过量安眠药自杀;另一个版本是说他仅因误服过量安眠药而死亡;还有一个是他杀版本。因日本间谍南造云子案,怀疑戴季陶有包庇、通风报信和故意放走南造云子的卖国嫌疑[请参看文献5]。蒋、戴虽有金兰之交,相处几十年难免产生诸多过节,蒋介石容不下此等与他作对和暗算他的人,早欲将他处置以了却心中之恨[参考文献1]。

戴季陶陵园、枣子巷、新罗路和中医学院之间的地理位置关系图

戴死后由他儿子戴安国护送他的遗体回到成都,先放在城北文殊院内,共计七七四十九天,供人们悼念和公祭。1949年4月3日移灵柩到枣子巷,由国民党元老居正主持。灵柩安葬于城西枣子巷专门为他修葺的戴季陶陵园之内。


初识戴季陶陵园

1952年暑假,我与几位同学出通惠门过金河泄洪渠木桥后,即拐弯往北沿着西郊河与金河间的土路,上行来到西郊河上一个称作“岛北”或“道北”的地方(疑似今“芙蓉花园城”河边),过二道桥即到了我们常去的一个河湾里游泳。游泳后一行人沿着稻田田坎一路向西,一边走一边用弹弓打鸟、捉油蚱蜢儿、摸鳝鱼……


渐行渐玩不觉来到从未去过的西安路与现枣子巷东口之间的一处地方,突然有同学喊叫起来:快看那是哪个的院子?大家定睛一望,见西边远处有一座四周都是铁栅栏围住的园子,看起来就像西方的教堂突兀地矗立在稻田之中。众人出于好奇,深一脚浅一脚地急匆匆地走过了一段在田坝边缘踩出来的烂泥路,好不容易来到了那园子东边的栅栏处,终于看清楚了这是一座坐北朝南的很有点官方气派的陵园。为了看得更清楚,我们又顺着栅栏向南边大门走去。拐弯后走上一个门前大坝子,趋近大门走近栅栏一看才知道这是一座半中半西式的陵园。再透过栅栏门的栏口仔细一望远处墓台上的墓碑,终于看清楚了这里是国民党考试院院长戴季陶的陵园。

戴季陶陵园平面关系图

陵园周边环境和枣子巷的由来

离这座陵园西栅栏墙外西北方向不远处就是一处村庄,有一条南北走向的、非常短小的枣子巷穿过村庄(见上图)。过去从新罗路到三洞桥有条南北走向的乡间小路,中间要经过一个仅有几户人家的小村庄,因庄里一户人家的院子里种有一棵枣子树。枣子树那时在成都为稀有树种,这棵枣子树结果又多又大,收获时节主人大方常与其他村民分而啖之,所以村民们为了纪念枣子树及其主人就把这段短小巷子称作枣子巷。


该枣子巷南口连接的一条小路的南端起点处跨过了一条小河沟,河沟上有座名为“碑桥”的小桥,在这小桥附近住有三五户人家。


在戴季陶陵园北栅栏墙外,另有一条连接上述枣子巷南口延线小路和西安南路的无名烂泥小路,它曾被西安路附近的居民讹称为“枣子巷”。其实它并不是正宗的枣子巷,只不过后来修建成都医士学校(即后来的中医学院)时,把原枣子巷那个村庄全部侵占消失后,把这段当初本没正式命名的小路作为枣子巷东段命名了。后来又把这段路与原枣子巷北口延长至三洞桥那段乡间小路连接起来,形成了一个近乎九十度的街道连接,才把这条路全部命名为枣子巷。这种拐直角弯命名两条街道为同一街名的现象,大概除此之外在成都市是绝无仅有的。


陵园介绍

戴季陶陵园是一座南北较长、东西较短的长方形陵园。它的面墙(南墙)为高高耸立的全铸铁花式栏杆,上方固定有防盗矛尖,再配镂空铸铁铁花大门(可参看下图)。其余东西北三面均为铸铁栅栏墙,与正面的面墙等高。

陵园的铸铁围栏和大门外观与此图相似

从1949年成都地图上标记有“戴墓”中的图来看,戴墓地盘确实不小,按照地图标记测量计算这块戴墓面积达37亩之多,而根据我和我的朋友的回忆,戴季陶陵园的面积大约仅有2亩地大小,也就是说戴季陶陵园比戴墓这块地的面积小得多,陵园占地只是戴墓墓地(戴家花园)中的一小部分。


陵园附近四面都是稻田、土坡、大树、竹林和芭毛丛。由于四周围墙均为通透的铸铁栏杆构成,整个陵园犹如一个巨大的铁笼子,从栏杆外边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窥见陵园内部的全貌。一条很普通的神道从铸铁大门一直延伸到墓台下的台阶边。墓台有一米多高,坐落在陵园大门的远端北墙处,它紧靠着北墙与东、西侧墙。墓台东、西两端,并排安放有一大一小的两座坐北朝南用水泥浇筑的圆顶坟墓。墓顶全部用水泥抹光,下部石砌的圆形基座大约有一米来高,坟墓就像一个圆啾啾的大馒头矗立在基座之上。从墓碑上的题字可以看出左边较大的一座是戴季陶、钮有恒夫妇的合葬墓,右边稍小的是戴季陶母亲黄夫人的坟墓。这两块墓碑都比普通坟墓墓碑高大,一看就是有相当地位的官宦人家的墓地。戴季陶和他的母亲的墓碑题字均由蒋介石题写。


后来我参加工作后去过南京出差,工作之余瞻仰了中山陵,顺便去廖仲恺夫妇陵园参观,才知道戴季陶陵墓与廖先生陵墓的建制和规格是差不多的,但戴墓的修建质量明显就差了一些。

廖仲恺、何香凝合葬墓

陵园内的神道从大门延伸到墓台边,墓道东西两边是花园,原本种植的镶边灌木万年青已经完全成了枯枝。花园里一片荒草,竣工时所种花草都被这些荒草所掩没。由于长期无人维护和浇水,好多建墓时移栽过来的高大树木成活的不多,一些树木已经成了枯树,孤零零地屹立在东、西栅栏边。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多年无人看管的,几个世纪以前的“无主”陵园,显得满目荒凉,衰草离披。


这座陵园经历了短短几年的巨变,见证了戴家的悲离与无奈。临近解放前夕,这位国民政府高官,享受了国家公祭和国葬礼遇,出殡当天当局动员了全城军、政、宪、市民、学生等等上万人来送葬。一位少小离家的一介穷书生,魂归故里安葬时又如此风光,让其享尽了光宗耀祖的荣耀。在国民党兵败如山倒的时刻,人心混乱,各人自顾不暇,家人慌忙丢下了这两座坟茔,只好各自匆匆逃离,或远走他乡,或亡命天涯,使得这两座坟茔茕茕孑立于荒野,只能听天由命罢了。


寻找戴季陶、戴母黄夫人和其他亲属的遗骨

1954年因修建成都医士学校(后改为成都中医学院,因医士学校存在时间较短,中医学院的存在时间较长,市民们也习惯称呼这里为中医学院,为了写作方便以下还是简称这里为中医学院吧!),政府决定征用新罗路东段一带的地块,戴氏墓地位于其中,当然也就包含了戴季陶陵园,陵园就存在搬迁的问题。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当时搬迁该陵园棺木时并未通知陵园家属到场监督与配合,政府擅自决定把陵园内的棺木起出,移往罗家碾附近的那家巷公共坟场(有关那家巷坟场的介绍,请参看《行脚成都》于2017年5月18日刊登的文章:岁月如梭 往事难忘,怀旧初一中(一)或《美篇》本人文章:  怀念成都初一中(一)(现十八中) 。因那时国共政治纷争的原因,会如何将这几座棺木起出并运往那家巷则是可想而知的了。无疑地那时只会粗暴起坟、转运,再草草掩埋,更不可能把原陵园内为死人树碑立传的墓碑搬去那家巷后再分别树立,这就为后来寻找尸骨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网上有文章披露,原陵园范围内应有大小四座坟墓,共五具棺木[参看文献2]。不过至今我还是比较清楚地记得,当时我所见戴季陶陵园墓台上只有两座坟墓各自孑然屹立在那里,在陵园内的其他区域,只有一条墓道和一些高大的楠木和香樟树木,并未看见有其他任何坟墓存在过的痕迹。网上有文章证实了我的观察,在挖掘戴季陶陵园内的坟墓时,全部只有三具棺木出土[参看文献3和文献4]。  那么另外两座坟茔或棺木的存在究竟是空穴来风还是另有隐情呢?


我们可以假设,当时戴母黄夫人在这个墓地下葬之前或以后,先后已有戴季陶的嫂嫂和(或)侄子在这里下葬造坟。戴季陶死后不久的1949年3月31日,蒋介石颁发了国葬令,故戴季陶享受的是国葬待遇。此时这个墓地中的一部分,已被划为戴季陶陵园的区域不再是戴家的家族墓地,而它已经升格为“戴季陶陵园”了。在国民党的一位高官、蒋介石的拜把子兄弟的陵园里,除了戴季陶的母亲和妻子可以共享其荣耀外,其他人的尸骨再也没有资格进入这个陵园了。因而当决定把这里作为戴季陶的陵园后,假如那两座坟墓恰好当时正处在陵园范围之内,那就只好把这些坟墓迁移到陵园外戴氏墓地的某处了。


1990年蒋纬国委托原在大陆的故旧在成都寻找戴季陶墓时,经过了一些曲折过程,好不容易打听到戴家坟墓已被迁移到罗家碾那家巷坟场 。后来经过走访了当时迁移坟墓的经办人,偷盗棺木的当事人,并与他们一同挖掘[参看文献2],终于在那家巷坟场河边出土了五具尸骨[参看文献2]。


通过四川省公安厅,把在那家巷河边挖掘出来疑是戴季陶和他母亲的遗骨,送去四川省法医学学会鉴定(请参看下图的鉴定书),得出结论是这两付遗骨确是戴季陶母子俩的。


据文献2披露:这些尸骨的棺木,是从枣子巷迁移到那家巷的,后又被人迁移到那家巷的河边,再后来又有人从河边盗走棺木,其尸骨又被草草掩埋在河边(原地还是另地?)。总之棺木或尸骨屡经辗转,从第一现场到第二、第三和第四现场相互之间已经没有了关联,证据链早已断裂了且不能相互印证。即使在挖掘现场,东一块西一块发现的尸骨很难说就是戴家有关人士的遗骨。众所周知那家巷(今文华路一带)是成都地区古老且著名的乱葬坟地,到处都有无主尸骨一层层地堆积。那个时代尚无DNA鉴定技术,仅凭那个时期粗放的医学鉴定技术,很难准确地鉴定出从乱葬坟地中挖出尸骨的真伪来。

网上视频截图

为了进一步了解戴季陶陵园的真实情况,我曾经在“成都市档案馆”馆网中,先后两次申请查找1949年4月前后的成都《新新新闻》以及馆藏的其他有关档案,企图查找到陵园的照片和其他相关报道。几天后,档案馆工作人员电话告诉我,我所申请查找的资料,他们在馆藏资料中均没有找到[参看下面截图]。

申请查找有关戴季陶墓园资料

成都老西门四道街40号

是建花园还是建墓地

戴季陶曾经在成都老西门四道街40号居住过,戴家在枣子巷附近的四道街上还一直有亲戚居住。而戴家在四道街的房屋并不算大,规格也不高,比起成都的其他民国达官贵人的公馆来说算不上上乘,甚至还有点土旧。戴家有人在民国做高官,在枣子巷购买地产,准备以后建房建“花园”,等候戴季陶荣归故里居住,或者戴家人都来沾光,这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再者,上世纪三十至四十年代,民国政府已经把枣子巷一带规划为居住用地了,并且这里在事实上已经形成了一条巷子,巷子两边也住有人家。要不是特殊需要或有一定权势的家庭强势更改,谁也不敢再把建设用地改作墓地使用了。


中国人包括成都人有把环境优美,高规格、高质量的大房子或别墅或公馆称为“花园”的习惯,也许当时戴家就是打算在这里购地建公馆,建别墅或建“花园”的。在购地时,戴家人压根儿也没想到这里日后会成为墓地,更没想到这里会成为戴季陶和他母亲共同的国家陵园。


后来因为戴家举家迁往成都,广汉已无戴家后人,在戴季陶母亲死后,也许因为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更合适更现成的墓地,或者考虑到今后清明节扫墓,把墓地安排在这里,也比每年去广汉连山镇扫墓要方便得多。因而家人就利用了这块地作为老太太的墓地,将她安葬于此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戴季陶与夫人钮有恒合影

当初,我看见这座陵园,虽然已经很凋零了但并不残破,还是看得出来它在三年前(1949年4月3日)戴季陶下葬时的风光与排场。据我所知,这里除了比现在南郊公园原刘湘陵园地盘和规格小得多外,就坟墓格式而言,好多成都人都说,近代就没有再见过这类阔气和洋气的官家陵园了。那时对于我来说,更是从来没见过如此样式的陵园。回家后告诉了我的一位叔叔,他把戴季陶的故事告诉了我。叔叔与我还悄悄地到这座陵园去看过。他对我说:当时出殡的场面和阵势之大,除了刘湘那次出殡以外,这是他第二次见识过的豪华阵容了。


中医学院与戴季陶陵园

这个陵园的规模比起国内某些名人的陵园来说并不算大,估计占地就两亩多(1亩=660平米,参见第3图彩框内)。有网上视频采访节目介绍说,中医学院就建立在戴季陶陵园内。该节目的被采访人还分析说:能容纳下一所大学的陵园自身肯定很大!不过这个节目的起草人并不了解,戴季陶陵园与戴氏墓地是有区别的,不能等同。


从当时中医学院校园的实际情况来看,学院整体面积确实比戴氏墓园大不了多少,但是又比戴季陶陵园大了很多。


中医学院建院基建之初,几乎把讹传的枣子巷东段和新罗路东段全部征用,只留下将来的中医学院的东墙与西安南路东段之间的一小段路(五十和六十年代还不属于中医学院,现在的归属问题我不清楚),戴季陶陵园正好位于被征用的枣子巷中段(请参见前面的“地理位置关系图”)。从整体上看,中医学院的大部分校区,征用了这两条街巷中的一段,以及除这两条路、巷以外的其他大片农田,而戴季陶陵园只是中医学院校区内的一部分。请参看上面第二图"地理位置关系图"中“中医学院校区”标签所指的斜线阴影区内,以及第三图"戴季陶陵园平面关系图"中的"戴季陶陵园"标志。


关于新罗路

上世纪四十年代之前,“新罗路”尚未修筑,四十年代以后才为坐落在磨底河上,罗家碾东边的一家某高官的花园别墅,专修了一条从新西门到罗家碾的专用道路,这条道路就是“新罗路”。这家花园别墅占地面积较大,修建极为奢侈豪华,里面亭台楼阁、水榭凉亭湖泊一应俱全。还占据了百寿桥以下百米河段作为自己的内河。河内有不少游船,专供其家庭娱乐。解放后这家花园被没收充公,这才有条件改造为“四川省第五工人疗养院”,再后来又被改作为“四川省东方红小汽车修理厂”。


修建中医学院之前的新罗路东段,即中医学院西墙到西安南路这百多米范围内,路的两边已经有一些普通住家户和几家公馆,还真正形成了一段像模像样的正式街道,而其余路段直到罗家碾,大约有1·5公里的道路两边,基本上都是稻田和菜地。这路段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黄泥和碎石的混合道路,其质量至多相当于现在农村的机耕道。后来当初一中(即现在的十八中)从市内吉祥街搬迁至东方书院后,原有从罗家碾延伸到那家巷和学校的大门口的那段小路稍许加宽了一些,成为了今天的金罗路南段雏形。


枣子巷东段

过去的枣子巷南段是沿着戴季陶陵园西墙呈南北走向的,而不是现在的沿着中医学院北墙呈东西走向的那段枣子巷。换句话说,现在的枣子巷是在中医学院的北墙外,在原来的那条烂泥小路的基础上重新修建的枣子巷东段而已。


十二桥路、清江路的来历

大约在1954~1955年,因要修建中医学院,建筑公司就在划了红线的范围内打围,接着市政建设部门在学校规划区南边、建筑围子外,和拟新建的中医学院大门前的农田里修筑了一条“十二桥路”。实际上是先把晋康桥(十二桥)到西安路口仅50米左右长度的原“十二桥街”加宽,并再将加宽后的“十二桥街”延长到直通省医院门前的那条马路(相当于今天省医院门前的一环路)的北端路口。这就是现在中医学院门前的那条“十二桥路”的雏形。新加长后的十二桥街,当时只是为了用来连接市区与1953年开始修建,1954年迁往青羊宫的四川省人民医院。这条道路还用来连接原新罗路(今百寿路),即初一中(十八中)、第五工人疗养院和后来修建的成都铁路局结核病防治医院等单位与市区的通行道路。再后来一些时间,又把延长后的十二桥街从这里向西延伸至新修建的132厂成为清江路。不过那时谁也没有料到,十二桥街会变成了十二桥路,它会成为当今成都市内一条东西方向上直通温江的城市大动脉。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八日初稿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六日完稿于春秋疏云斋

二零一八年九月五日再次修改于春秋疏云斋


参考文献“

1.http://bbs.voc.com.cn/topic-6548174-1-1.html 戴季陶自杀之谜 作者:皇村

2.http://www.fox2008.cn/myweb/2014/97949.html 寻找戴季陶之墓 作者:万郁文

3.http://xn--xkru7km70b8da.com/thpl/jwgc/2009/08/1535339.html 蒋纬国寻访生父戴季陶遗骨秘闻

4.http://www.ctin.ac.cn/lishi/33059.html 戴季陶简介:戴季陶死亡之谜(视频)130624

5.http://tv.sohu.com/20120607/n344947552.shtml 死亡密码:戴季陶之死(下)

6.http://www.gh.ccoo.cn/bendi/info-20032.html 广汉故事--戴季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