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狗的命运与主人的无奈

文/章青华 图/部分源于网络

  每个人都有人生最初的记忆,从我模糊的印象起,家中便有条老白狗,很温顺。说它老是因为它比我先来到我们的大家庭。爷爷奶奶有四儿两女,当时加上妈妈姐姐和我,除去已出嫁的大姑,一个房子住了十口人。奇怪的是当时并不觉得拥挤,我们还把“老白”当成了家庭成员,其乐融融!

然而人生第一次伤心也因老白而起。那年,我的记忆已比较清晰,上面下达了灭狗的指示,听说是外面狂犬病流行,我们这么偏辟的小山村也必须按指示办。一家人忧郁起来,可是没办法,但谁也下不了手去打狗。大家相互安慰,说老白年纪也大了,最后作为长子的我爸拿了主意,提议给它吃顿“好的”。吃完那一顿,老白躺倒在地,静静地抽搐几下,没有叫唤,似乎明白主人的难处而没有抱怨,虽然眼角有泪,却安然闭上了眼,仿佛寿终正寝了。我们把它埋在了山丘,那个它曾跳跃着追逐猎物的山丘……春去秋来,没人再提起它,可从此我爸再没养狗。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直到去年春节,我们去孩子的外婆家拜年,她家的狗年前生了三只幼崽,其中一只纯黑的,女儿很喜欢,一定要带回家。回来的路上我们给它起名叫“小黑”。到家那天,记得老爸第一句话就是“狗都养养喂,邋里邋遢”。可因为他孙女喜欢,又大老远从江苏带来,他也就无可奈何了。

刚断奶的小黑就离开了妈妈,既便有再灵敏的嗅觉,也无法找到千里之外的怀抱了。面对这陌生的地方它瑟瑟发抖,见人就躲。女儿和外甥女整天逗它玩,它渐渐开始活跃起来,蹦跳起来,追逐着舔咬起裤腿,似乎已忘却了对妈妈的思念和依恋,两个小女孩成了小黑最初的朋友。

  小黑到来的第一个窝,就是带它来时的盒子,里面铺了几件旧衣服,晚上也只能放在家里。这下问题就来了,第二天早上,小狗拉的屋里到处是屎尿。我爸再次说“狗都养养喂,邋里邋遢”!于是我在门口的角落里为它搭了个狗屋。小黑总算有了属于它自己的房子,很快拉屎也会去偏僻的草丛,哈哈,这下终于不必看人脸色讨人嫌了。从此无忧无虑的小黑开始了快乐的童年生活……

然而,很快它的两个好朋友要开学了。在我们离家回城那天,它一直缠着我女儿的裤腿,跟到车边。听到马达声响起,小黑吓了一跳,迅速跑开又很快回头,显然它怕坐车(从江苏来时晕到吐),心里却又放不下朋友。它伸长了脖子望着车里的我们,满是依恋和疑问,好朋友为啥要离开它?好在我妈是很心痛它的,童年太需要关爱。

  回城后,女儿一周上五天课,周末还有兴趣班,没有长假根本无法去乡下,所以小黑的消息都来自电话。听说没过多久,三叔家的大金毛经常去逗它玩,小黑竟敢趴到它肚皮上吸奶,仿佛断了奶的孩子叼个奶嘴,找找妈妈的安慰,争取撒娇的权利。好在金毛很享受当妈妈的感觉,因为它之前生过几胎,却没有一只留在身边,所以想把小黑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带。小黑的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大,终于有一天,这胖乎乎的小狗,居然摇摇摆摆主动跑去三叔家,找金毛玩。它有了“新妈妈”,我们也就放心了。

五一长假我带女儿回乡下,刚下车,小黑就从台阶冲下来迎接,围着女儿兴奋的乱转。狗真的通人性,这么久没见,依旧有如此饱满的热情。现在倒像是它成了这里的主人,急切的要带着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参观它美丽的家园了。此时的小黑,青春年少,身手矫健,眼中的世界单纯而美好!

  可惜小黑童年和青春的快乐都太短暂。大概7、8月间,小黑居然谈起恋爱来了,它沉醉于爱情的欢愉,却不知之前所有的美好即将被打破。我爸已开始抱怨小黑是条母狗了,说它发情的时候,成群结队的公狗闻风而来,晚上吵得人睡不着,白天门口到处是屎尿。我妈的口气也变了,说如果小黑是条公狗就好了。小黑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第一次期待宝宝的它,还不知道,它的主人已在为将来的一窝小狗而忧心。爸妈说过,养一只足够了,生出来如果没别人要就只好扔掉,说实在我也没办法。而天真的小黑,也许还在期待着、想象着受到主人的夸奖:“小黑,你真棒,生了这么多小宝宝,辛苦你了!”

  •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不得侵权盗用。
  • 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即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