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4

当苦难磨平温情

——观电影《悲伤逆流成河》有感

文/常笑

取材深刻

电影《悲伤逆流成河》是在作家郭敬明的同名长篇小说基础上,由导演落落和作家郭敬明同心协力编剧完成的一部力作。影片瞄准近年来日益尖锐甚嚣尘上的校园欺凌事件进行演绎与深挖,尤其在影片最后少女易遥的血泪控诉及对现场同学与老师的道德审判,使影片的立意青云直上,振聋发聩。这部超现实的作品一改大多数中国电影中神话与“意淫”(嘿嘿,玩笑之话)的病态,是近年来中国电影难得一见的大作,拜赏之后,不由得为中国新生代导演这种潜滋暗长的苗头而喝彩。

剧情灵动

《悲伤逆流成河》时长105分钟,在有限的时间和电影本身的局限性制约下,导演对剧情处理恰到好处。影片采用倒叙手法,围绕主人公易遥的命运变化,给观众呈现了五段精彩剧情:首先是女中学生易遥备受邻居嘲讽和贫穷困扰的尴尬;二是易遥不幸染病的焦灼和病情的不胫而走;三是易遥孤独无助时顾湘西的陪伴和随后的反击;四是易遥阴差阳错成了“杀人犯”导致众叛亲离;最后是孤苦伶仃的易遥在海堤上的血泪控诉与最后的幸运被救。

剧情发展水到渠成扣人心弦,转场处理柔和灵动毫无牵强附会,体现了编剧与导演的过人造诣。五个剧情围绕着主人公易遥战胜挫折的明线和恶人唐小米不断推波助澜陷害易遥的暗线展开,使得剧情散而不乱,密而不繁。易遥在这些一波高于一波的苦难里,痛苦着、战胜着。起先有一起长大也是易遥暗恋对象齐铭的鼎力帮助,后来齐铭远走集训时,顾湘西恰到好处地出现和陪伴,最后在齐铭和顾湘西同台时,齐铭的移情与顾湘西的靠近,始终给这个孤苦无依的女孩子一种精神的依靠,可最终,一次乌龙事件里,齐铭的不解与顾湘西的误会致使易遥如狂风中的纸鸢失去活着的信念和耐心,终于决定以死洗冤。影片没有一味铺陈,多次运用蒙太奇手法为有意涵的时空,人为地拼贴剪辑,把三个家庭,五种关系以特写的横断面进行穿插对比,加深了影片的内涵和表现力。剧情发展曲折灵动,没有赘笔,没有轻飘,这种举重若轻,纤巧娴熟的技法耐人寻味。

细节感人

影片在细节处理上极其恰当。可能会有人憎恨易遥母亲,这女人是品性不端,简单粗暴,冷酷无情,开场以后的所作所为令人不齿,可越到后面,越为这伤痕累累的母爱而落泪。藏女儿内衣与相片,告诫女儿特定时间段不许回家,叠放整齐的女儿学费,知道女儿染病后的自抽耳光和带女儿看病等等,为我们展示了一份沉甸甸的噙满泪水的母爱。试问谁人不想风光体面生活,可对于一个生存能力低下的单亲妈妈,你能苛求温情与耐心吗?你能苛求细致与安全吗?她不也是勤俭持家为女儿攒学费吗?她也不是用她粗暴的方式呵护女儿成长吗?生存不在,何谈尊严!

齐铭与顾湘西,影片中有许多齐铭不解易遥做法的细节特写,也有顾湘西没能为易遥凑医药费和与易遥走心聊天彻底帮助易遥走出困境的特写,也许让有些人感觉不给力,可想想,那还是两个涉世未深的孩子,他们心智还不健全,他们还需要父母提供生活保障,能做到这程度,他们已经称得上竭尽全力了。假如不是这两盏灯,易遥绝不会苦撑到最后。

再说说影片的场景,这影片与易遥相关的场景,选择了萧瑟的秋冬季节,选择灰暗与破烂,选择黑夜与混浊等等,整部影片只有三个与易遥相关的亮丽背景,一个是一家三口温馨的童年回忆,一个是和顾湘西在彩色的海洋球池,最后一个是结尾处,在一片枯萎芦花荡对面身着绿色衣服的顾湘西。按理,上海天空碧蓝,百草丰茂才对,可导演偏偏这样营造场景,足见导演别具匠心。

演技撩人

这部影片似乎有意避开大腕和老人,大胆启用新人,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成功。任敏饰演女主角易遥,把一个家庭环境恶劣,性格倔强,内敛坚强的女孩演绎得惟妙惟肖。苦来已久的易遥,在妈妈的不解和同学的嘲讽欺辱中,始终没有沉沦堕落,她眼中的坚毅与面庞的哀伤无不散发着角色本该有的特质,唯一灿烂的笑容是结尾处,好朋友顾湘西站立对面时候的兴奋。和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由章若楠扮演的校花学霸顾森湘,她漂亮温柔,文明善良,一出场便自带光芒,可惜的是懵懂无知的爱恋摧残了这朵早夭的奇葩,演员章若楠准确地把握和表现了这位甜美单纯的姑娘。其他演员的表演也可圈可点,当然也有一点点小瑕疵,如:齐铭粗心与懦弱,顾湘西的顽痞与悲伤,唐小米的虚伪与歹毒等稍欠火候。


  总之,电影本就是是残缺的艺术,87版《红楼梦》有许多值得借鉴的地方。感谢剧组,感谢演员,为我们奉献了一场饕餮盛宴。

作 者:常笑

配图及视频:网络

(感谢您的来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