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旅行是一种艺术,也是一种修炼,旅途中眼界的开阔会修炼自身随遇而安的平和。当然也会有不期而遇的美好。我们到峨眉山的前一天,一场大雪悄然而至,导游说我们很幸运,因为第二天刚好又是晴好天气,我们不但能感受到峨眉金顶晴空万里的佛光,还能欣赏到美丽的雪景。

因为没有想到这里会下大雪,每个人带的衣服都不是很多,我和同事们把能穿的衣服都穿上了,在山脚下又买了手套护膝之类的戴上。然后做上景区大巴车向半山腰的雷洞坪出发。到了雷洞坪,明显的感觉气温比山下要低好多,因为太阳的缘故,积雪已经在融化了,台阶上满有冰和将融未融的混合物,为了防止滑倒,我们又都买好防滑脚套“全副武装”的戴上,才正式向金顶进发。


我们几位同事相互搀扶拾级而上,抬眼望去,天空瓦蓝,洁净的像清澈的湖面,晨光从中辐射,穿透树叶和被风吹拂的雪花一起慢慢沉降。在它们落下去的时候,一种灵动,慢慢向四周覆盖。我们走在山野的台阶上,眼前的人群在忙着拍照,她们的喧闹惊动了雪花,化作雨滴纷纷从枝条上滑落,在时光里滴答。面对这些,心中突然没有了思想,任何赞美之词在这里都稍显逊色。

路过一丛被白雪覆盖的树林,凝望那些被覆盖的绿和渐渐消隐的白雪,我的心里突然有股冲动,想要带着一群人跑进去,像小时候一样——在一棵大树下,趁小伙伴们不备,在树上揣上一脚,然后迅速躲开,看大雪纷飞下惊叫着躲避的伙伴。那时的我们追逐梦想和欢乐,甚至来不及听脚下积雪的“吱吱”声,现在的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经历了。我们总是匆匆,太匆匆。


快到山顶的时候,我们遇到一个高大的西藏喇嘛,手持转经筒,也没见他手腕怎么动,但是那个转经筒却一直在转。据说这个转经筒又叫嘛呢转经轮,藏传佛教信徒人人持有,每天都会不停地摇转,每转动一周者,即等同于念诵《大藏经》一遍。这位喇嘛面容沧桑,像是写满了故事,眼神虔诚,让人见之不由得肃然起敬。跟随他的脚步,我们终于迈上了金顶。

双脚踏上金顶的那一刹那,我们都不由自主的抬头看向那高大雄伟的十方普贤金佛像,佛像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充满神圣的光芒。在导游的讲解中了解到峨眉山金顶,也称华藏寺,位于峨眉山主峰上,海拔3077米,是峨眉游山的终点。 金顶始建于唐朝,那时屋顶为锡瓦所盖,所以元代时又被称为“银顶”。在金顶可观看峨眉四大奇观——日出、云海、佛光、圣灯。金顶是峨眉山寺庙和景点最集中的地方,名胜云集,为峨眉精华所在。


在自由活动的时候,我和几位同事去了传说中的“舍身崖”,因为前段时间接连的跳崖事件,那里已经被拦了起来。置身于那里,看着眼前的震撼人心的景象,突然明白为什么古人会在高山之巅说出“到此已无尘半点,上来更有碧千寻”这样的话语了。也在想那些舍身跳崖的人在纵身一跃的那一刻会有怎样的想法?会不会是因为这里太美了,而在尘世又活的太苦太累了,心里想着,既然躲不开那些苦难,就把一切在这美好里结束吧。

眼前沟壑浮云,烟雾缭绕,人间仙境一样,我突然发现自己变的词穷起来,似乎有一种巨大的虚无包裹住我,而我却不知道怎么发声。眼前的景色是永存的,而我们不过是过客,终将离去。


几个同事拍完照准备离去了,她们在不远处催促我,我流连忘返,转身走了几步又回头,走了几步再回头。随着距离的拉大景像在消失或者隐去。那些攒动的人像,殿堂,和佛像,在阳光下浮动着微光。山风和佛光吹拂着我们,清澈透明,恍若虚构。


我们再次搀扶着下山,这一次我不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