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石頭城”,太陽从对面的山上歡快的爬上來,一下就把殘缺的“石頭城”照的宛如盛裝的新娘,有種動人心魄的美。

記得差不多十年前來這裏,還是個邊塞偏遠的小鎮,幾乎沒人來玩。我朋友陷進沼澤,把褲子、鞋子都留在了那裏。我背著他一直走到鎮上,給他買了一雙拖鞋。如今這裏成了旅遊聖地,還起了好聽的名字“金草灘”。

旅遊給小鎮帶來了變化。變大了,乾淨了,也變繁華,還多少有了一點“奢華”了。有人說好,這多半是生活在當地的人。也有人說糟,這多半是懷著某種期望而來的遊人。這其實就是缺少了相信。不相信社會總的來說是在一步一步在進步,不相信本人生活在變好,不相信他人的感受是真實的,也不相信他人能把日子過好。

  回喀什的路上,又經過帕米爾買那些熟悉的景色。風景依舊,但卻感受不同。

沒有哪一天是一様的。只有要用心去看,去感受。帕米爾、白沙湖、慕士塔格。一本讀不盡的書。

  《喀什肖像》(二)

經過了雪域高原的壯麗,又回到了充滿生活氣息的喀什。也許是旅遊旺季已經過去了,街鋪那些銅匠、木器匠各種手藝人,很多都沒開門。開門的人,都在認真的做著自己的活計。很多人也許一輩子沒離開自己鋪面。他們被生活“禁錮”自己鋪面上了。你看他們平和、一絲不苟的樣子,你能說他們不自由嗎?

風箏的自由不在天空,而在牽線人的手上。每個人的自由不在外面的世界,而在自己心中。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