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去赶了个大起早。没一点任何磨叽,车直接就从阿克苏去直奔了温宿的托木尔大峡谷。

 

进入到峡谷, 峡谷内是峰回路转,路道且——时宽时窄、或明或暗。

 

被在历尽了岁月风吹日蚀、雨水冲刷的折磨,峡谷里多断崖绝壁,峰峦叠嶂下沟壑纵横、奇峰耸立。视野也或是时而开阔舒朗,时而又多逼仄郁塞,千变万化之中生造出一派气势磅礴,让人去叹为观止的魔幻迷离景象。

而那些色彩斑斓的血色山体,依偎在托木尔雪峰脚下交融一处,则更是渗透出一如满是血色挂红般的视觉冲击,似在给人以对圣洁的白雪去敬上份顶礼膜拜的强烈震撼力!使得整个大峡谷显得是更加的高深莫测、诡异奇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