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严教授书屋”可以欣赏更多精美文章

~~~~~~~~~

黄山

出岫寒云常步雨,藏风深谷早交秋。到达黄山的时候雨雾濛濛,除了脚下的路和道路两旁影影绰绰的雾松,就什么也看不见了。据介绍,黄山一年之中有云雾的天气多达250天以上,因此没有什么好抱怨的。雾松乃黄山一绝,遒劲的树干树枝如同张张琴瑟延伸,作风中响,奏天籁音。行走在迷雾中有一种奇妙的感觉,鸟的鸣叫声从浓雾中穿透过来,清脆婉转,让人感受到四周充满着生命的旋律。


大雾里蕴藏着生机勃勃。可不是,或浓或淡的大雾朦胧中隐透出大片诱人的模糊丹黄色块,让心怦然而动。虽然看不太真切,却是欲罢不能,心情变得急切起来。一阵山风呼啸,雾随风动,被掩藏起来的秋景秋韵千呼万唤始出来。呈现在眼前的,不是萧瑟的残枝败叶,而是色彩斑斓的水墨丹青,宣纸写意,意象万千。云雾缭绕中但见奇峰云海峥嵘,苍松破壁挺立。也算是见识过许多世界名山大川的人了,可是眼前的一切乃极品仙境,独具一格,别的地方是没法相比的。名山刻画总支离,万态千容到始知。面对山峦如画,突然间明白了为什么中国画的技法为渲染写意。而徽纸徽笔徽墨徽砚的发明,无不得益于黄山的启迪和熏陶,源远流长。倏忽云烟化杳冥,峰峦随雾入丹青。古今情趣并无不同。

黄山云来雾去,变化莫测,如同海洋般气势非凡,翻腾如浪。因此黄山地名化作了东海、南海、西海、北海、天海,其实都是云海的意思。第一天除了走完后山北海,沿西海环线还走了一段,大坡度上下,气喘吁吁,走的是悬崖边上人工搭建的栈道,下临深渊。秋季天黑得早,没走完西海环线就沿路返回下榻的北海宾馆。到时大雾散去不少,附近的名胜景点梦笔生花和笔架山清晰可见,游人围观,梦笔作画天然成趣。

第二天更是兴致高昂,爬坡翻过光明顶,上下几个大坡经白云宾馆,走莲花峰、莲花亭一线经莲花洞到达玉屏楼/迎客松景点。这里旅游团人满为患,多为港台口音。大雾中在迎客松下徘徊许久,回程走百步云梯、一线天、点赞石、鳌鱼峰再到光明顶。从光明顶斜刺里又去了西海飞来石景点。抬头望,一块巨石临崖而立,巍然傲立,不知其前世今生。返回北海宾馆时计算了一下,一天加起来上上下下一共走了20多公里。这几年在世界各地豪游,体力见长,客路匆匆山自闲。

最后一天是个大晴天,一大早就登上了清凉台上方的猴子观海景点。在时隐时现的晨光照耀下,传说中的猴子观海跃然而出,薄雾轻笼。金身石猴蹲在对面突兀石崖顶端,栩栩如生,永生永世与云海相伴。离开宾馆下山,背着大背包相继登上始信峰和石笋矼,一览众山。前两天被云雾遮住的山峦险峰这时历历在目,紫气氤氲,瑞气呈祥,非常壮观震撼。下山后游览位于黄山西边的宏村、西递村时,见多家门楣上题字“紫气东来”,想必是想借黄山的一方宝气。眼前的山景是峰奇石奇松更奇,云飞水飞山亦飞。始信黄山无峰不石,无石不松,无松不奇。黄山1000米以上的山峰共有77个,其中命名的有72个山峰(36大峰,36小峰)。三大主峰都在1800米以上,乃莲花峰、光明顶、天都峰。黄山峰岩青黑,遥望苍黛,因此原名黟山。据传轩辕黄帝曾在此炼丹成仙,信奉道教的唐玄宗于天宝六年(公元747年)六月十七日改名为黄山。

无山不诗。据记载,从盛唐到晚清的1000多年间,有文字记载的黄山诗词就有2万多首,再多一首不嫌多:)。诗曰:【五绝】游黄山 雾里看丹黄,山深味渐凉。逞强登绝顶,满目是秋装。

猴子观海

清凉台云海翻腾

西海宾馆 雾谷锁秋

云谷寺索道

北海晨景

西海宾馆

西海雾秋

西海环线 深秋斑斓色彩

晨峰

秋叶

丹霞峰红叶

黄山秋谷

水墨丹青

北海团结松

西海宾馆

梦笔生花和笔架山

松托始信峰

莲花峰步道 松石图

雾松

北海宾馆

北海宾馆门前的 梦笔生花。顶上的小松树已经是第三代了,为人工培育而成。

点赞石

飞来石

飞来石回望

始信峰顶上遥望

石笋矼猎奇

仙人采药

始信峰峭壁上的松树

远眺始信峰

西海环线栈道

西海环线一线天


宏村


黄山不仅风光俊秀,其魅力还在于它带动了周边徽文化的发展和历史进程,在中国博大精深的人文荟萃中占有一席之地。黄山脚下有两颗徽派建筑艺术的明珠,宏村和西递。从黄山下来后,马不停蹄地乘公交车直接去了宏村。


到达宏村时,已是日落时分。南湖的秋荷虽然没有盛夏时节鲜艳繁盛,绿叶却也盈盈地在晚风中摇曳,为古老的白墙黑瓦明清徽式建筑平添了一分清新。步入古巷,店铺张灯结彩,商家吆喝声不绝于耳,游客摩肩擦踵,喧声人语。夜幕慢慢降临了,行走在古巷的人流中,有一种现代和古老交汇穿越的感觉。

第二天一早又去了宏村。一路上有许多中学生们同行,他们个个托着或拖着绘画布袋箱说说笑笑地向宏村走去,青春涌动。进了宏村,只见他们沿着南湖边秩序井然地一字排开,面对湖对岸的建筑认真作起画来。在宏村小巷里穿行徜徉,到处都可以看见他们的身影,三三两两地安静专注写生,让古老村落焕发着青春气息。看着这古老而年轻的画面,心里掠过一丝暖洋洋的羡慕。

据记载,宏村始建于南宋绍兴年间(1131年),最初叫作弘村,是汪氏家族的聚居地。明永乐年间,汪氏族长请风水先生勘定环境,重新布局了建筑,并按牛的生理结构设计引水入村。河水从村西引入村内,沿着一条水圳流经各家各户门前提供生活用水,同时也起到调节气温和美化环境的作用。水圳在宏村的中部形成月沼(俗称牛胃),又在南部注入南湖。清代中期,村中再次进行大规模的兴建,并为避乾隆“弘历”之讳,更名为“宏村”。宏村有明代建筑1幢,清代建筑102幢,民国时期建筑34幢。宏村的建筑围绕着月沼布局,主要是住宅和私家园林,书院和祠堂,形成了一个典型完整的中国村落体系。徽派建筑集黄山之灵气,结构严谨,注重雕饰,其木雕、砖雕和石雕(徽州三雕)细腻精美。

走在洒满阳光的古巷里,穿过一家家雕梁画栋的明清人家,止不住思绪泉涌,仿佛看见了中国大地上曾经出现过的千千万万个家族式村落。在这些村落里,人们崇尚尊老爱幼,男耕女织,吟诗作画,中庸和谐。这些家族式村落构成了中国古代的传统,是社会和伦理的基石。虽然因为社会的变革和政权的更迭,这些村落大多被抹去,但是它们的悠久历史渊源和形成的伦理道德观念依然深深地植根于人们的生活中,影响着人们的行为准则。

宏村南湖石桥

徽式建筑

月沼

南湖书院

汪氏宗祠乐叙堂

乐彼园的秀才第

乐叙堂内部

额枋木雕

作画实习生

游客

模特

游人如织

宏村几公里外有个木坑竹海,满山翠竹,电影“藏龙卧虎”的拍摄地。


西递


西递村风格和宏村大同小异,虽然历经数百年社会的动荡,风雨的侵袭,现存明清古民居仍有124幢,祠堂3幢。宅院多为黑色大理石(青石)制作的门框镂窗,穿堂过室目光所及之处,石雕、砖雕、木雕、漆雕或奇花异卉,或飞禽走兽,或楼台亭阁,或人物戏文,无不透着浓浓的古色古香,让人联想当年主人的音容笑貌和闲庭信步。小镇的石板地也为青石铺就,据导游说下雨天即变成墨黑色。街边店铺摆放着的,是用同样沾水即黑的青石做成的砚盘,大大小小充满了古典雅趣,件件都是艺术品。

西递自古文风昌盛,民居堂屋和祠堂里悬挂有许多楹联,好句连连。比如:
“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德,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
“世上让三分天宽地阔,心田存一点子种孙耕。”
“诗书朝夕,学问性天,慈孝后先,人伦乐地。”
“迎送远近通达道,进退迟速遊逍遥。”
据记载,西递始建于公元11世纪的宋朝元祐(宋哲宗)年间,有河水向西流经村庄,称为“西川”。村西古时有驿站,称“铺递所”,故而得名“西递”。相传西递始祖为唐昭宗李晔幼子,因遭变乱,逃匿民间,跟随侍从胡三改姓为胡,名昌翼,故这个村子素来胡李不通婚。胡昌翼创立明经学,立明经书院,成为一代儒宗,故西递胡姓也称为明经胡。
西递现有350多户人家,1100多人口,70%为胡姓。同宏村一样,这里曾经出过许多进士举人,名人雅士,官做得最高的到了二品。其中最有名的当属西递胡氏24世祖胡贯三,集“商、儒、官”于一身。由于他乐善好施,积德行善,生前被诰封为正四品,中宪大夫,死后又被朝廷诰赠为正三品,通议大夫。另外他的长子胡如川曾官至户部尚书(西递为官最高者),小儿子胡元熙官封三品,任杭州知府。

本来乘兴而来,可是一踏进西递村口就心口添堵,思绪沉重。村口立有一个胡文光刺史青石牌坊,兴建于明万历六年(1578),俗称“西递牌楼”,是胡氏家族地位显赫的象征。据记载,西递人胡文光(1521-1593)登明朝嘉靖乙卯科进士,先为江西万载县知县,后为胶州刺史,迁荆王府长史,授四品朝列大夫。因其政绩显著,皇帝遂愿准敕建这座石坊。导游说,西递村头曾建有13座牌坊,文化大革命中破四旧被红卫兵砸毁了12座,留下这座青石牌坊作为反面教材,得以存留,躲过一劫。刹拉间,儿时的杂乱记忆一下子涌了上来,在那个疯狂抽筋的年代,红卫兵的壮举一时间将多少华夏宝藏毁于一旦。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这么仇恨自己的先祖文明和文化历史?站在这座孤零零的牌楼面前,仿佛面对着一座墓碑,凭吊那些永远消失的历史文物,有一种时过境迁、人世沧桑的痛楚。不远处,几个风华正茂的中学生正对着牌楼画素描,带着几分虔诚和膜拜。我在想,如果他们生活在50年前,会不会也加入到打砸抢的红卫兵运动中去。

我贪婪地看着西递的一切,生怕它们从眼前消失掉,这些幸存下来的历史文物无声地述说着那些不堪回首的浩劫。在胡氏宗祠里,地上陈列着其它被毁牌楼的残块。宗祠里面还有一幅相传朱熹写的“孝”字牌匾,文革中被当做粮食仓库的挡板才得以保存下来。和它一起的其它几个字就远没有那么幸运了,不知今在何处?野蛮和残暴终将结束,希望愚昧的历史不再重演。

2000年,西递村与宏村一起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明万历六年(公元1578)建的三间四柱五楼青石牌坊,十三座牌楼中仅存的一座。

胡氏宗祠大门

胡氏宗祠里的敬爱堂

笃谊庭

桃李园

桃李园后厅的漆雕书法欧阳修“醉翁亭记”

木雕

瓷画

西园

西园女子闺房的石雕漏窗“松石图”

相传胡家祠堂挂着一副朱熹写的“孝”字

大夫第

实习生


屯溪老街


离开西递后乘公交车到了黄山市区入住君迈酒店,然后步行十来分钟去了另一处徽派经典,屯溪老街。除了宏村和西递村,屯溪老街也有大量保存完好的明清时代的徽派雕花建筑,具有上千余年的历史。屯溪老街起于宋代,明清時期发展成為徽州物资集散中心,为著名茶市。
屯溪老街位于横江、率水、新安江汇流处,街面以石板铺成,两侧店家保留徽州民居的建筑传统风格。沿着商业化的步行街一路走去,茶楼、书坊、古玩店、玉器店、字画斋、文房四宝铺、徽派餐厅、食品店一字排开,生意兴隆,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特别吸引人的地方是文化店铺,里面的宣纸、徽笔、徽墨、歙砚、国画、版画、碑帖、金石、盆景、徽州四雕琳琅满目,目不暇接,尽显徽州的文化底蕴和传统,古今一脉相传。据介绍这里每年吸引近600万的遊客,屯溪老街可谓老树新花。

黎阳夜市演出

作者简介

旅行家,作家,兼摄影师,现为美国医学院教授。出版有长篇小说《海鸥教授》《杜鹃花开》《玫瑰血》,中篇小说《留学生》《寒星》,短篇小说《悔恋》《小倩绝恋》等,并著有大量散文,游记,摄影专集。


 自传体 纪实文学

 严教授中短篇小说集

 海鸥教授

 杜鹃花开

 玫瑰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