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这天中午,曾晓柔和关敏在公司楼下的食堂吃饭。关敏神神秘秘的拉着曾晓柔说,“妞,刚打听到的重大消息,陆建轩他有女朋友,是展新银行的财务部经理。”


“这个陆建轩,太不象话了,明明有女朋友,还瞒着大家,害得集团里那么多女孩为他单相思。”关敏拍着桌子,生气的说。


“你小声点,别人都看我们呢。”曾晓柔连忙扯了扯关敏的衣袖。


“不过话说回来,”关敏压低嗓门,继续说,“象陆建轩这样的男人,已经过了谈情说爱的年龄,他现在找对象肯定首先考虑的是地位和门第,两个人要身份匹配。”


“外资银行的经理,陆家嘴金领,海归,带出去多有面子,确实比在咱们集团里找个黄毛丫头强多了。唉,这事怪不了别人,谁叫咱们起点低,出身不好呢。”


关敏叹了口气,“不说了,我还有个报表等着交,先上去工作了,你慢点吃。”等到关敏离开,曾晓柔这才发现,关敏面前的午餐已经光盘,而自己竟然一口也吃不下。


陆建轩既然已经有女朋友了,那么,这些日子他对于自己的关怀备至,他那些似有似无的喜欢和表白,仅仅是为了打情感牌,想让自己死心塌地的为他加班卖命吗?


想起这里,曾晓柔的心,就象掉进了冰窟窿里,冷得彻骨。

曾晓柔勉强吃了几口,回到办公室,还没有从陆建轩有女朋友了这个让人失魂落魄的消息里醒过来。却见公司茶水间里一片闹腾,门口站着一堆人围观。就赶紧跑到关敏座位前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这里不方便说,咱们去22楼。”


22楼是公司的健身房,也是曾晓柔和关敏的秘密花园。这里平时空无一人,只有下班后才会有人去健身。每当她们工作累了、倦了、受委屈了,或者想说些体已话了,她们就会跑到这里来。


集团的女孩子们都爱漂亮,有时候到卫生间里补补妆,消失半个小时是常事,所以也从来没人找她们。


曾晓柔和关敏一前一后的来到22楼。


“陆建轩把老王给打了,还泼了他一身咖啡。”

“怎么会这样?三十几岁的人了,还干这种毛头小伙子干的事。”


“可不是吗,他也是气不过。你也知道Jessica推荐他担任会计管理部的总监,没想到今天任命书下来,升职的却是老王。


老王成了会计管理部的leader,管着陆、李、简、周四个经理。陆建轩自然不服气,他就冲到茶水间里去找老王理论。”


陆建轩发起脾气来的样子好霸气,他拍着桌子,质问老王:


我们香港、工厂两地飞,走访十几家工厂的时候,你在哪?我们通宵达旦加班的时候,你在哪?凭什么现在活干完了,你来摘果子?


论业务能力、英文水平、工厂影响力,你哪一项超过我?合并报表里的一堆英文,你认识几个?你拿什么来领导我、领导合并会计组?”


陆建轩咄咄逼人,老王节节败退、哑口无言。


“可是陆建轩话说的再有理也没用,他是有能力,但是人家老王有靠山啊!”关敏叹道。


“虽然陆建轩打人不对,可是公司这样做也太不厚道了,这不是卸磨杀驴吗!飞鸟尽良弓藏,太过份了!”


“是啊,别的不说,你们的辛苦我看在眼里。你这两年跟着陆加了多少班,出了多少差,你整个人都瘦了。”


“陆建轩这个智商高,情商低的家伙,他把老王给打了,他又是老王的手下,那以后这日子怎么过,老王肯定处处给他小鞋穿。这公司他是没法呆下去,只有走人了。”

02

这天直到下班,老王才从穆总的办公室里出来。他笔挺的西装上,一大片的咖啡污渍十分的显眼。


会计部的同僚们个个压低着头,假装忘我的工作,生怕新上任的总监这副狼狈不堪的样子,恰巧被自己给撞见。而陆建轩就再也没有在他的座位上出现过。


一个星期过去了,陆建轩一点消息也没有。老王领着吴芳芳全面接管了合并会计组。吴芳芳是老王的心腹爱将,从八年前加入集团就一直跟着老王。有时候,你的能力有多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的人。


陆建轩虽然傑傲不驯,可他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强将手下无弱兵,他手把头带出来的曾晓柔和翁蕾自然也很受其他经理欢迎。


翁蕾选择继续留在合并报表组,给吴芳芳做助手。虽然老王极力挽留曾晓柔,李经理也对曾晓柔抛出了橄榄枝,可是曾晓柔还是选择回到了周胖子的手下。


王、李的阵营都太复杂,还是周胖子简单一点。在这个纷繁的乱世里,曾晓柔只想做一尾安静的水草。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中午,没有心情去食堂吃午饭的曾晓柔买了个面包,独自坐在公司楼下的街心花园发呆。忽然电话响起来,是陆建轩。


“晓柔,我离开公司前和Jessica谈过,你的能力和辛苦是有目共睹的,我希望你能成为合并会计组的主管,和将来的合并会计部经理。Jessica答应了我的请求,她有兑现对我的承诺吗?”


曾晓柔不忍心告诉陆建轩,吴芳芳已经接管了合并会计组,她只好说合并会计组压力太大,她已经申请调回周胖子手下了。


陆建轩迟疑了片刻,又说:“那以后没有工作上的关系了,我还能找你吗?”


曾晓柔想了想,像是痛下了决心,她冷静地说:“陆建轩,我们这个年龄,已经不适合再玩暧昧了。我希望你一心一意地对待你的展新银行小姐,将来你结婚的时候,我会让关敏带去一个大红包的。”


曾晓柔挂断了电话,迟疑了几秒,终是把陆建轩拉进了黑名单里。她怕自己会后悔,会控制不住自己再联系他。有时候,长痛不如短痛。

03

转眼又是一年,曾晓柔已经三十岁了。她套装短裙,越来越利落干练。自从陆建轩离开公司以后,集团上上下下都知道陆建轩用了两年的时间,带出了一员干将。


她既有超强的业务能力,又有雷厉风行的作风,还有加班到凌晨的吃苦的决心。工厂的同事甚至称她为女版的陆建轩。


因此尽管她为人清淡,不喜欢攀援附会,却还是圈粉无数,赢得了一致的好口碑。她已经离开周经理手下,刚刚升任了财务主任,独自管理几家小工厂。


升职后Jessica找曾晓柔谈过一次话,想派她到青岛工厂去学习半年。


Jessica意味深长地说:“青岛工厂是集团最大的一家工厂,产品线最多最全,因此从青岛工厂培养出来的人,才会是集团真正需要的全方位的人才。你的前辈简经理,就是从青岛工厂出来的。”


简经理已经三十五岁了,因为没空谈恋爱,至今还没有结婚。许是因为加班和操劳的缘故,才三十几岁的人,已经丝丝缕缕的白发。


曾晓柔在公司卫生间的镜子前,挼着自己额前的第一缕白发,好像一眼看尽了自己的余生。

曾晓柔还是喜欢喝咖啡,还是喜欢下班后在公司的茶水间里发会呆,总比一个人回到她那冰冷的小屋好吧。


茶水间的落地窗前,奔流不息的黄浦江日复一日的汇流成海,她觉得,这江水被她这样日日夜夜的看着,也看老了。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陆建轩走后,公司的咖啡就变得越来越不好喝了。她好像已经好久没有喝过一杯浓淡适宜、香浓可口的咖啡了,也好久没有以小步紧跑去迎接一个人的那种快乐了。


耳机里毛不易的歌声已经单曲循环了好多遍,“像我这样迷茫的人,像我这样寻找的人,像我这样傻的人,会不会有人心疼。”


突然好想念以前那个每天替自己冲咖啡的人,想念那个握着自己的肩,说“你值得更好的”的人!曾晓柔的一滴眼泪就滑落到了手中的咖啡杯里。


谁人问我粥可温,谁人陪我立黄昏……

04

周一早上八点飞青岛的飞机。曾晓柔在机舱里困得刚想眯一会,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她右边的空位坐下。是陆建轩!


“你……,你也去青岛出差吗?”

“关敏告诉我你今天去青岛,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


“我和你口中的展新银行小姐已经分手了,以前没有告诉你,是不知道该怎样开口,我怕伤害你。现在彻底和她断了,我才敢来找你。她是个女强人,也是个女汉子,我们天天吵架,在一起不合适。”


“啊!”曾晓柔没想到会是这样,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听关敏说你被派去青岛工厂半年,让我用这半年的时间,重新把你追回来好吗?我想过了,我想要为曾晓柔冲一辈子咖啡。”


“啊……”曾晓柔没想到他会突然表白,又愣住了。


曾晓柔想要笑,不知道怎么却又哭了起来,豆大的泪珠就一直往外涌,往外涌,一会儿就满脸的泪水了,仿佛是要把这一年的思念和委屈都变成眼泪似的。


陆建轩就拉着曾晓柔的手,笑着说:“傻丫头,看来我离开YH公司的这一年,你过的并不好,不但没有了以前的聪明劲,只会傻傻地说‘啊……’,还学会了哭鼻子……”

(全文终)

(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