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8

在《红楼梦》中,美男帅锅很多,宝玉、贾琏、贾芸、秦钟、北静王……你脑子随便转转,就可以派出一长串。但要说配得上“酷哥”称号的,却少之又少,最配得上这个称号的,可能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柳湘莲。他外表很冷,被曹公在小说中称为“冷二郞”;他内心很热,有着一副解人之困、急人之难的古道热肠。不管怎么说,他都堪称红楼第一酷哥,就“酷”字而言,无人能出乎其右。

其一,貌之美酷。


柳湘莲虽然在小说中亮相的机会并不多,但他的形象却相当鲜明,几乎是个人见人爱的角色,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且不说宝二公子与他一见如故,结下了深厚的交情;也不说自视甚高的尤三姐只见了他一眼便心生情愫,抱定了托付终生于他的信念;就连那位采花大盗薛蟠自会过他一次后,就“念念不忘”,不住的想与他套近乎,渴望有更进一步、更深一层的关系。


由此可见,他必是位极具杀伤力的英俊男子。而关于他的音容相貌,曹公的笔墨却极其吝啬,只用一句“年纪又轻,生得又美”便草草了之,至于其到底美在哪里、俊在何方,都没有眉眼体态方面的直接描状,也没有通过他人之见的侧面衬托,只将他的美俊之状隐于云山雾罩之中,一任读者去驰骋各自的想象。

其二,行之炫酷。


酷不酷,见行动,柳湘莲的行为有三个明显的特点:

一是行侠仗义。其为人“素性爽侠,不拘细事”,有侠义之风。他既可以因看不惯薛蟠的作风而将他狠揍一顿,也可以见薛蟠路遇歹徒而两肋插刀、拔刀相助。

二是文武双全。他虽然和其他不少富家弟子一样“读书不成”,但会的东西很多,他“酷好耍枪舞剑,赌博吃酒,以至眠花卧柳,吹笛弹筝,无所不为”, 能文能武、能俗能雅,几乎无所不能,以至于常被人误认为是“优伶一类”。

三是随心所欲。他从小“父母早丧”,所以没有了拘束。那么大的世界,于宝玉来说,只能“天天圈在家里,一点儿做不得主”;而对湘莲而言,却想咋的就咋的,随时都可以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而且一走就可能“逛个三年五载再回来”,这种天马行空般的“跑男”之炫酷,是宝玉心有所梦却行所不能的。


其三,情之真酷。


他出生世家,却已家境没落,家里面“一贫如洗”,但他重情重义,情仇分明。

一是对认准的朋友,他全心付出,毫不含糊,热酷之至。他和朋友去郊外“放鹰”时,还特意拐过去给秦钟上坟;他看到“今年夏天的雨水勤”,怕秦钟的坟“站不住”,就设法“弄了几百钱”,雇人去把坟“收拾好了”;虽然他“没的积聚,纵有几个钱来,随手就光的”,但为秦钟“上下坟的花消”,他却早“打点”好了。

二是对讨厌的人士,他可拒之千里之外,甚至拳脚相向,冷酷之极。对喊他“小柳儿”的薛公子,他设计骗其到“避人之处”,给了一顿让他终生难忘的教训。

三是对深恋他的尤三姐,他一听到有女子竟然如此倾情于他,便二话不说解下祖传的鸳鸯剑作为情之信物;当他听到关于尤三姐的一些传言时,又义无反顾地上门去要回信物;当他看到被自己收回信物的尤三姐竟然二话不说、以死殉情时,他先是“抚尸大哭”,再是“俯棺大哭”,然后毅然决然地“掣出那股雄剑,将万根烦恼丝一挥而尽”,跟随“跏腿道士”出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