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河万源城边有条小小的支流庙沟,别看沟河不大,十年前一场洪水,给这个沟里三个自然村带来灭顶之灾。这个沟的尽头,就是如下的水窝子村。

20年前,我调到当时的红旗乡,在乡主要领导关怀下,分配我独自指导地处深山中的水窝子村的“三皮”工作(何为三皮?也就是地皮一一土地,树皮一一植树造林,肚皮一一计划生育。呵呵)及农业税的收缴工作。我这人一直运气不错,这个村的村长恰巧就是我高中时候要好的一个同学,在他的帮助下,所有工作都做得顺风顺水。

一恍这么些年过去了,我那位同学带着一家人去广州发展了。重走熟悉的山涧,除了那几条沟还在,山村里人已经大半不在家,老房子也多变成了水泥砖混房,享受到改革开放的成果,走上了奔小康的路子。

秋色满山,心旷神怡。与一杯绿茶好友再行走在这山之巅,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一切又都那么新鲜,仿佛这山就是我的家园。

走了大半天午餐都没敢吃,生怕因误了赶路,只为多走几个点多留些影像。必仅时间有限,用我常挂的50标头随走随拍,拍得这些图片也难免有走马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