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孩子,常常会在海边的沙滩上,挖一个小洞,把一些闪耀着海水光芒的贝壳,堆放在一起,他会用一个手掌大的小桶,红色的,去海边提水,他要浸泡这些贝壳,心里想着,它们应该不会再口渴的。然后呢?他就会蹲在那里,他要做贝壳的守护,做贝壳的朋友。他起了一种怜悯和同情的心,他非得展示了自己的爱心,才肯离开。所以,到了后来,父母亲喊他,他会不应,不止不应,他要父母亲过来看他的世界,他觉得这实在是一件踏实的事情,以至于忘记了“美”的修饰。回到家里,他一边吃饭,一边喝水,就会问妈妈:那贝壳是不是也在喝水啊?这便是他的牵挂,凭了单纯的眼睛,在晚上,看见星星坠落在他挖的小洞里,和那些贝壳在一起。

这是孩子的时光,就会从小沉淀在他的内心。及至于长大,有了工作,有了家庭和孩子,或者奔波在外面,为了营生的艰辛,他依然不会忘记这小时候的光景。你以为他忘了的时候,他却不依不饶地想起来,从心底里起了微澜,那些贝壳就复活过来,天使的随从一样,行走在车辇的前面,要是遇到湖水,池塘,溪流,和磅礴的大海,就会游弋到水草的附近。这长大的孩子,就以为人生之美都在这里,他懂了关怀的温暖,自己的生命也就温暖起来,他认识了爱的绵延,就会对于生命这个奇妙的存在有了哲学家的思考。于是,路上的疲惫就会消失,他和夜里海水上月色的细碎脚步,女孩子一样的声音发生着关系,心灵舒服,慰藉,有些甜蜜的感动。
谁又不会为这海边的孩子祝福呢?谁都会的。他长大了,依然让他过去的自己活跃在自己的心海。他是一个大人,一个成人,他受了社会的约束,生活的规范,或者领导的管束,吃了很多亏,走了很多弯路,他还是保存着他的过去。谁都会为他祝福的。这个内在的孩子,那么单纯,明晰,你要是说他善良,那会给了他复杂的形容,倒不如说他除开单纯还是单纯的为好。因为单纯,他不至于东想西想,也不至于痛苦不堪。他的挂念,依旧是单纯的,你只要看他端起来自己的水杯,问妈妈时候的神情就知道。他问就问,也是单纯,妈妈都会觉得紧张,不好意思起来。这孩子的单纯会逼出来我们的善良,他要在事物之间建立关系,别人看见的是小洞,散乱的贝壳,海水,他看见的却是各种要素之间的活的生命关系。他要让一切活起来,能够呼吸,能够存在。这便是他全部单纯的内容,或者说,他全部的哲学。
有了这样的机缘,他这一生就会不用担心忧虑。他不会像那首有名的爵士乐《从前》的歌唱者,一直沉浸在那个眼睛里面有月光的女孩子的时间里,他还得往前走,他和内心的孩子讲好,有一天走累了,就会歇息在海水边,要小孩子陪他讲故事,一起挖海边的小洞,在退潮后的阳光沙滩,把贝壳放在一起,用一个红色的小桶装满水,他们一起看贝壳吸水,看漂亮的云朵将影子盖在贝壳的身上,一会云朵飞走,要去外婆的家里,鸟的翅膀滑过天空,很清脆的海鸥的歌唱,从四面而来,然后漂浮在起伏的海面上,碎成银色的光斑,有两只海螺从浅沙里慢慢地往外探出头来,它们用一种乳白色的液体吸引彼此。


(图文原创,毛歌微信号:maoge1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