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有国,名曰震旦。
其土有山,号曰清凉。

——释迦牟尼

五台山,便是释迦牟尼佛在印度讲的东方清凉圣境地。是中国唯一拥有青(汉传)黄(藏传)两庙的佛山,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在此融融相处。

能来五台山,

起码要修七辈子的福报。

——梦参和尚

五台山是文殊菩萨道场,世界五大佛教圣地之一,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首。纵然你是返生于兜率的人,也不如一日去五台山,钻过五台山佛母洞的人,不会失掉人身,徒步大朝台一次,相当于五百年的修行。

=*=*=*=*=*=*=*=*=*=

  故事的开头,只因挺长时间没出去徒步,简单,纯粹,不为焚香,不为拜佛,只为在旷野上行走,在自然中呼吸。

  朝台最痛苦的就是早晨,凌晨四点从五台山站旁的小旅馆出发,带着淡淡的痛!对于枕头的依恋被无情的扼杀,且寒风刺骨,好在漫天繁星清晰可见,才不至于对自己过于怨恨。

  从鸿门岩出发攀登东台顶是行程的起点,也是行程的第一个挑战。虽然登顶只要30分钟的时间,但是凛冽寒风和黑暗恐惧带来的未知却是不得不面对的难关。短时间海拔的快速上升以及三十五度角的攀升,使得呼吸急促,在寒风中显得格外刺耳。蜿蜒的车道由于长度的问题被大多数人嫌弃,所以右侧的小路成了识途人的最佳选择,即使不远处就是陡峭的悬崖。头灯照射的只有眼前不足数尺的方寸,白雪反射着光线,映着前人的足迹,在荒草上,在雪地中。

  登到东台顶,远处的天边已泛起了鱼肚白。早到的人们穿着军大衣,不甘寂寞的在一处房顶上凹着造型,在寒风中舒展着动人的身躯。此时一轮弯月挂在头顶,远处山峦和天空交接的地方,初阳的红色浮现。

随着红色的浓重,一团火焰从天地尽头升起。短短几分钟,满洒着的金辉驱赶了黑暗,也带走了些许寒意,天地间仿佛变幻了色彩,久违而又不识。

如果说五台山大朝台是一种修行的话,那么北台绝对是修行中最难逾越的一道屏障。海拔3058米的叶斗峰是华北地区的最高点,华北屋脊的美誉彰显着神圣,也意味着困难。

从鸿门岩到北台顶的路程是整个行程中最长的,也是最艰苦的。四到五个小时的路程对于每一个行走在其间的人都是一种挑战和磨砺。

  漫漫北台路,是每一个往来者喜欢又痛恨的!前半程的悠闲潇洒与后半程的急喘疲惫遥相呼应,相得益彰。

前半程的路途只有小幅度的攀升,更多的时候是绕山而行。虽寒冷得滴水成冰,但背风处的温暖足以让人神清气爽,辽阔的视野,起伏的山峦,行走在天地间的感觉,让人大呼痛快。未融的积雪遍布山野,行走在上面软软的,不时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一脚下去有时能没到膝盖的积雪给行走带来了一定的难度,但同时也带给人童年时的乐趣。躺在雪地里撒个欢,用登山杖在雪地里做个画,跨越了年龄的乐趣让人忘记了行走的痛楚,开心的发挥着自己的天性。

再翻越了几个山头后,登北台后半程的行程开始了。持续将近两个小时的连续攀升让人尽显疲态。此时已经不见北台顶的庙宇,眼前只有蓝天和一个又一个翻越的山头。低头行走是这一段标志性的姿势,这也是五台山朝台中最难的一段旅程。

  在北台没有逗留太长时间,紧接着向中台迸发。尽管已经开始有些疲累,但想想,人生本就是一场修行,前行是一种本能。在这条朝台路上,你的字典里没有“累”,只有“加油”。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走是心的践行。而行走的意义也在于,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秒将被怎样的风景所惊艳到。

一路八级侧风,尽管已经被捂得很严实,但狂妄的大风吹来,夹杂着碎碎的雪粒吹打脸庞,冰凉刺骨的寒意随即侵袭着身体。亦终于明白,大鳌穿越线上为什么装备齐全还会被冻死,因为根本就找不到可以避风的地儿,根本就无法拿出包里的避寒衣物穿上。

近中午一点到澡浴池,一粥一饮偕来自十方,回向十方,感恩,随喜。

冬天的五台山,才是人间真正的天堂。冬天的五台山,少了些浮躁,多了份清净。冬天的五台山,有往日不曾见过的宁静。

行走于冬日的五台山,不需要过于奔忙。可以细听冰雪的禅音,带着欢喜的面容,绵软细语。它的气氛完全不需要夸大的言词去烘托,只需踏上这片圣境,哪怕只是行走,也能懂得五台山的美。

大概下午3点,才抵达中台,休息,补充体能。

冬天,五台山的一切都变得纯净美好。雪让五台山呈现出的是另一个不一样的面貌,最能迎合心境。穿梭在红白圣境里,每一步都会伴着梵音漫步,那些膜拜的身影无不为邂逅这方净土而沉醉。

从中台到西台一路下坡,狂风加剧,生平第一次感受到要被风吹飞。

西台挂月峰,海拔2773米,有寺名曰法雷,主供狮子文殊,拜之可使人勇敢。虽未拜,却总感觉西台文殊已赐予我一份勇敢的力量,助我一路前行。

此时的朝台路上,似乎也只看到其它的身影。路过吉祥寺时,它依然安静、祥和。继续行走于通往狮子窝和金阁寺的土路上。

  经过狮子窝时,天色已黑,漫天闪烁着亮晶晶的繁星。此时,五台山上的星空似乎在述说着千年的故事,斗转星移,圣地却亘古不变。

晚上的八点半,到达金阁寺的农家小旅馆。卸下所有的身心疲惫,在热炕上美美地熟睡。

为不影响周一上班,第二天还是凌晨4点开始向南台迸发。

走过长长的水泥路,穿过一块古树林,天已亮,阳光已照进树林。穿梭在密布的古松之间,一路拔高。脚下踩着厚厚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嘎吱嘎吱地发出响声。脚底穿过雪层踏在软绵的松针上,极为舒适。

望着自己身后那一排排深浅不一的脚印,心里顿觉亲切踏实。“人生路,要一步一个脚印。”这样才会有底气去憧憬未来。

这样一条朝台之路,既是身心的朝圣,亦是真正自我的找寻。

耀眼的暖阳透过松枝,照射在洁净的白雪上,斑驳痕痕,就像是岁月剥离的影子,易让人恍惚,不知此时为何时,亦不知此地为何地,懵懂于万物间。

横切一片又一片的古松林,就像是穿越一个又一个的岁月轮回,恍然如隔世。当走在最后一段的朝台古道,才知将要到达南台台顶。

最后的陡坡,走的很缓慢,不是因为走不动,是极为留恋这一份久违的岁月穿梭感。

  冬日里的五台山,渐离了以往的人潮汹涌,带着一种心暖雪舞的虔诚,谱写出了对世间万物的感恩。

执之失度,必入邪路。

放之自然,体无去住。

应该去体会生活中的平常心、平常事、平常道,体会放之自然的妙处。

悟得清净,

便是修行,

平常心即是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