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D罩杯今天相安无事。 傍晚,公交站台,稀疏的乘客面无表情的木然的伫立着,身着校服的一对男女旁若无人的在站台的广告牌下起腻。 宽大的校服包裹着两个略显瘦弱单薄的身体,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地进行着唾液交流的运动,二人头部和身体的延长线呈六十度角交叉。 女孩媚眼紧闭,马尾辫随着头部的运动,上下小幅度的摇摆,男孩偶尔的停下嘴上动作,女孩低头莞尔一笑,又窃笑歪头紧贴上去,其二人动作宛若我啃酱猪蹄时的饥饿状一样酣畅淋漓。路人的目光,完全影响不了这对小情侣的啃食的兴致。他们一定是饿了吧,没钱吃晚饭。 他们这叫“相濡以沫” 旁边,一手握拐棍的花白头发的老爷子搀扶着一同样花白头发的带眼镜的老太太,老太发如雪,凌乱的飞舞着,老爷子缺失了牙齿的脸庞有些凹陷,他咂巴着嘴瞥着那对交流体液的男女。 老太太顺着老头的目光望过去,老爷子收回了视线,脸上露出了浅浅的微笑对着老太太说道:“哎,老婆子,咱俩也来一个”。说完撅起干瘪的嘴带着点坏样的冲老太太努了努嘴,欲言又止的。 老太太笑了,笑的灿烂,伸手扶了扶眼镜,顺手打了老头肩膀一下,仰头笑骂道:“你个老不正经的,死老头子。”老头见状,乐的脸上的肉直抖,笑声底气十足。 风中老太太搂紧了老头的左胳膊,深情的望着他的满脸褶子,突然老头忽然像被什么扎到似得,浑身一个激灵,左手预从老太怀中抽出来,嘴里叫到:“疼疼疼,轻点轻点轻点,死老婆子,下手还是那么不知轻重”,老头一脸哭笑不得的神色埋怨着老太太,一手揉着被掐的地方。 老太如雪的白发下刀刻的皱纹里是满满的得意神色,挑着眉眼望向老爷子,眼神的对视中,两人相视而笑,寒风乱了头发,吹皱了眉眼。 公交来了,老爷子嘿嘿直乐弯着腰搀扶着老太说,小妞,您先请。 我看着直乐,好温馨。 这也是相濡以沫。 公交远去,留下我还在站台傻笑。我忽然发现,刚才来的那辆车就是我要坐的,卧槽。 天边的夕阳红漫天了, 像按捺不住的杜鹃花全部爆放开,如一腔鲜血,放肆的喷将了出来,铺将开来,路面都是红颤颤的…… 南京


个人微信公众号:肆巴, 微信搜索donglang48 煲流氓鸡汤,写男欢女爱,说男盗女娼,释仁义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