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6

  • 文/园中风雨
  • 图/园中风雨

    

    今天下午,遇到这样一幕,让我的心软了一下,便陷入一个只有自己的世界里,看着听着,再觉之,便所有都平和了许多。


    不知是时代变了,还是人心变了,抑或是自己变了。


    那些旧时的苦乐,都随风似的,差不多都忘了,只有偶然被什么挑起,才觉得失去的过去那么清净。


    在这个高楼矗立的城市,超市、商店随处可见,竟然还有这样的叫卖:一只竹扁担,两头各一只竹篓,里面放着不知是什么的手工食物,一位大约30几岁的男子,边走着边敲着手中的木梆子,“咚咚咚咚……”的响声,在车水马龙的路上,不那么响亮,动听,却让我惊醒。

      这样的时代,还存在着这样的买卖吗,它能卖得出去吗,有几人会来买呢,它继续的日子还有多久呢?


    而今的时代,步行远一点都觉得累的人们,还会听见声音走出家门吗?


    这让我想起我的小时候,有卖酱油的人好似与大人们约好的一样,每到固定的日子里停在路边,也是敲起了梆子,一声响,听见的人都懂了,周围十几家邻居都拿着自家的瓶子出来,有的打一两,有的要二两,谈着天,笑着脸。


    这是我怎样都不能忘怀的事情,每次我都跟着出去,看着有容量计数的小缸子,一下沉入酱油或醋的大容器里,捞出汇入各家的瓶子里。一下一下,沉进去,打出来,那时候的我满怀好奇,并异常欢喜。现在想来应该是花钱的快乐吧,这种以钱换物的方式,是最纯粹的,也最物有所值。


    总感觉那时的质量真好呀,买一次就可以吃好久好久,忽然想到,那时对星期和个月的时间概念是模糊的,只对季度和年岁相当敏感。


    它们存着也不会担心放坏,时间越久,越觉得它更香醇了,如今,爸爸还会说起那些老醋老酱油,现在方便买回来的,已经不是那种味道了。

     看到这样一句话,为什么现在的大人不挑食了,是因为他买的都是自己爱吃的。


    忽然心里有个地方被击破了个洞,在自己身上不是更好的证明吗,小时候讨厌洋葱,讨厌西瓜皮炒的菜,埋怨妈妈做得不好吃。


    而今长大了,有了自己的生活,自己也开始做饭了,可以大把地买自己爱吃的,可以接连几次吃相同的食物,再没人管,也不用有所顾虑,以至于那时觉得无比贪念的东西,已变得普通了。


    但总在某一时刻,一想起妈妈做得那个味道,便心酸眼眶湿润。


    家常菜的魅力恐怕就是旧时的缓慢情绪吧!


    困苦的岁月,抱着一点期待便开了花,不是目的,是希望。


    而今早已泯灭的纯真盼望,只剩下目的性,在这个越来越快的人间里,慢慢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