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5

文|深海梦影



01


要不是突然有人在死寂了很多年的小学群里求赞拉票,想必他也不会重新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没有备注,仅凭着屏幕上显示的添加来源,我已猜出他是谁。我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


"好久不见啊,看照片你变样子了,差点没认出来" ,他说。


我点开他的头像,放大,看了又看。


还是熟悉的眉眼,镀上了一层被时光染过的成熟。这么多年不曾相见,记忆里的他还是少年时的模样。


脑海里画面匆匆闪过,十年时间已经过去。好像那些珍藏的记忆都发生在昨天,又似乎被尘封已久,此刻有点不真实了。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我赶快回应。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们会再重逢。


初一那年,他退了学,到社会上打拼奋斗,我继续读书,从此我们各自开启了一段不一样的人生。


也是自那以后,他就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所有的联系方式都随着他的离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些年来,我遇见过很多人,偏偏时常想起他,想起那张年少的脸。在某个空寂的黄昏,在某个下冷雨的夜晚。

02


他是鹿平,我的初恋。那是小学六年级,还不到情窦初开的年纪。懵懂青涩的喜欢,让我记了这么多年。


很多时候我会有这样的感触:总有一些看似平淡无奇的事,能够刻骨铭心。


还记得小学第一次分班是在六年级,他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宁静且美好,是那个夏天的主旋律。


那个年纪的我们,不再像三四年级一样,成天和男生一起手拉手围着圈做游戏,开始渐渐学会和异性保持距离。


很令人费解,他是个例外。


他总会猝不及防出现在我眼前,吓得我惊魂未定之时,扮个鬼脸笑嘻嘻逃开;他会跟在我的身后,起各种外号,冲着我喊;我藏在书包里的辣条也总不翼而飞。


我总会装出一副冷酷的样子从他身边经过,用余光扫到他闭紧的双唇和涨红了的脸。


我心里偷偷作乐,这样讨喜的男孩子怎么也令我讨厌不起来。甚至还会偷掉家里的五毛钱,多买一包辣条。


时隔这么多年,那些外号竟一个都想不起了。但我记得清楚,当时我坐在靠墙第一排的位置,他在靠窗第二排。


有天,语文课。


黑板反射出的光太过强烈,我看不清老师写的字。搬着凳子坐到靠窗的地方,他默默腾出一块桌子给我,我的脚步偏偏沉重,挨着一个女孩,背对着他坐下来。


那节课,我的内心一直忐忑不安,似乎被什么东西吸引了去,背后好像有另一方新的神秘天地等着我,那是不曾有过的一种体验。


自那以后,我经常隔着好远的距离,不知缘故地望向窗外。


每次在半路撞上他慌乱避开的视线后,又迅速收回。悄悄感受着内心跳动的召唤,脸颊也开始有了温度。


那时,我还分不清什么是喜欢。看似不经意的对视,如同拂过一缕轻柔又温热的风,驻足在我的心田。


有天放学,我留下来值日,他也没离开,坐在座位上在沉思些什么,脸冲着我座位所在的方向,泛起笑意。


扫完地,组员都回家去了,我在教室后面浇花,故意将时间拖得很长。教室只有我们两个人,空气安静地可怕,直到我一不小心将花瓶碰翻,才弄出声响。庆幸瓶没有破碎。


我扶起花瓶,定定看着它发呆。不知什么时候,有人出现在我身后,塞给我一个小小的纸团,又留下一抹仓皇而逃的背影,真的是他。


我知道这小小的纸团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我将它从地上捡起,像是小心翼翼守护那只花瓶一样。紧紧握在手心,怕给人看见。


心跳骤升,呼吸急促,我还能感觉到塞进兜里的手在颤抖。回到位置上坐下来,内心不能平复,握在手里的东西渐渐有了灼烧的分量。


窗外,天完全黑了下来,楼道里没有了人,同学们都回家去了。


我躲进洗手间,找到一个安全的角落,打开掌心,怀着好奇心一层层去展开那个纸团。


双手捧着,眼睛凑近,不敢再多停留一眼。确认那行字刻进脑海之后,将它撕了个粉碎,扔进垃圾桶,心安理得离开。


我忘了那天我是怎么走出校园的,也忘了怎样迎上爸爸焦急的脸。我一直记得纸条上的那句话:


你的左手旁边是我的右手。


为回应表白,第二天我偷拿了爸爸的一笔 "巨款",买了一对情侣笔,分给他一半,另一半我用纸包着,藏进笔袋底层。


就以这样的方式确定了一段关系。


自那以后,我不敢去面对他了。不敢注视他,不敢跟他说话,看见他也要躲到好远。


不管我什么时候回过头去看他,他都在注视我的脸,他不再闪躲,我还是做不到。


一次,班上组织一场名为小熊找朋友的游戏。班主任特意选我参加,台下很多人高高举手,老师偏偏选择了他。原来还是逃不过老师的法眼。


我们并肩站在讲台上,包不住的爱恋气息散发开来,公布于众。羞涩的感觉,回忆起来,我至今历历在目。


我忘记了这段爱恋从何结束,就像不曾确切记得从何开始一样,还是无疾而终。


只是第一次心跳,第一次悸动,第一次收到男孩的情书,第一次纯纯的喜欢,都发生在那个阳光的夏天,让我回味很多年。

03


这些年,我时常忆起他。


想起那抹清瘦模糊的背影,那身宽大不修身的校服,那张和煦阳光的脸。


想起那时不掺任何杂质的纯纯的喜欢,那份可以让时间静下来的淡淡的爱恋,那些悄悄留在心底暗自发酵的心事。


没有牵过手,没有拥抱过,甚至不曾并肩走过一段漫长的夜路。只有两颗彼此渴望靠近的心,偷偷对视也是另一种情。


当然,我也时常猜测他现在在哪里,在做些什么,现在生活得好不好。


是否还记得那段单纯又美好的时光。会不会和我一样,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像我想他一样想起我。


唯独不曾想过,我们重逢了。


重造了美好的幻境,打破了未知的臆想,分不清虚幻与现实的界线。恍如隔世,却有种如梦初醒的感觉。


我不免问自己,从此以后用什么去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