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兄国斌,(逸翁)1962年生于安源,现居深圳。骨骼清奇,自幼聪慧。授业于上海美院,后断续游学东欧多年,更如登绝顶,霍然开朗。

先生常谓其弟子,天分第一,多见次之,墨守一家,终少变化。品格要高,勿落俗套。多学富文,才能胸罗万象,书卷之气自然流于纸上也。古之大家皆如此,胸无点墨而能超轶绝伦者,未之有闻也。

先生说: 艺术须以民族性为根,服务大众,艺术才有意义,继往开来,艺术才具生命力。

先生曰:国画创作离不开哲学原理,从似画家,到非画家,依靠哲学才能振拔,画到穷尽处,需有新修为才能从顿悟,才能更上层楼。日省乎吾身,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无众生相,性灵才能驾驭笔墨,所学所想才能充分表达。

先生道,比譬如画兰,若仅为兰则无意思。不能为画而画。艺术是由多种条件所综合表现的,先有思想,再是表现形式,即谓个人风格。若只论像与不像,则内外兼失也。。

先生言,于学问中培养意境,须于性灵中修养功夫。笔墨技法为次,光讲技法就空了。仅有意境,无学问培养也是空话,缺乏性灵也会落空,有学问有性灵才能达巅峰。

思想不能融于天地万物,则不能称为大家。吾非圣人,然非圣人吾不学也,书画便是德行的外见。

古谓之书画:神品、妙品和能品。所谓神品,即是变化多端,高度概括,极度神似而非形似。若要超出,则非常人所能及。必走出艺术的程式,不受外物之羁绊也。加深修为,,融入万物,方能解放自我、解放作品,更具感染力。

  吾观其笔风迥特,独步画坛。如清泉一弘,沁人心田。又如先生所酷爱杯中之物,令人陶醉。其视生活为艺术,将事业当享受,儒雅而庄重。名山大川,采其精华,性情自然而空灵。所谓专精艺术,延及哲学、历史,以书画娱心会友,以授后学为已任而已矣。

神怡務閑

紙墨相發

時和氣潤

偶然欲書

紙墨不称

風燥日炎

觀於象外,得之环中

無言外之味,弦外之响,終不能與於第一流之作者也。

筆墨積微,真思卓然,不贵五彩

復歸於其根,復歸於無極。

道法自然

削盡冗繁留清瘦,

觀於象外,得之环中。

外師造化,中得心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