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达之外,没有边际

莲叶何田田

<h3>  有时候我就想啊,一个人总是牺牲自己,去迁就,去关照,去帮助他人,如何能做得到?一个人面对着年龄参差不齐、地位性格各异的人,始终热情如一,如何能做得到?</h3><h3> 生活中,大多数的人都是自己过自己的日子,比方说我,就是如此。我吝啬于关心他人,热衷于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自得其乐。热情大方,这一点,时至今日,我仍然做不到,大约是我为人做事的修为不足吧,真是惭愧得紧。</h3><h3> 可是,在他的世界里,似乎不存在这个问题。<br></h3><h3><br></h3> <h3>  他是我高中时期就认识的为数不多的男同学之一,那个时候的他,清秀俊朗,身材瘦削,自有一种风流气韵。加之他天庭饱满,单凭相貌上就可看出其聪慧,也的确如此,当时的他,成绩优异,是神一样的存在。</h3><h3> 我一向仰慕智慧之人,自然成为他众多仰慕者之一。为此,我甚至还悄悄查字典,查看他那极少见的姓氏读音及起源,虢,音国,源于姬姓,真正的高贵姓氏。</h3><h3> 只是少女时期的我,太过于自闭,太过于怯于与男生打交道,我从未和他说过一句话,只是听说过他家境贫寒,听说过他家经历过一场火劫,听说过他如何克服种种困难努力学习。记忆中,我似乎还曾为他写过一篇日记,那时,我已转入文科班,一次偶然,我在同学处看到他与两位男同学的合影,高大的他站在中间,穿着一身绿军装,英姿勃发,神采四溢。那天午后,我一个人坐在教室里,将自己的小心思记下来,害怕旁人看到,就用象征,用暗喻,写自己看到了三棵树,中间的那棵松如何挺拔,如何苍翠。</h3><h3> 现在想来,不禁暗暗发笑,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就知道如此委婉含蓄地表情达意,日后又怎可能不会娴熟地运用象征、比喻,运用景物描写来抒情议论?</h3><h3> 我把这段情愫视为好感,好感,就是赞美与认同,它不同于爱,不同于后来与我的丈夫之间的感情。不过,世间一切,皆是缘分,说不清,道不明。我无法去解释,为何我高中时期有过好感的两个男生,后来又都出现在我身旁,对危困中的我及时伸出了援助之手,如果这不是天意,又能是什么?<br></h3><h3><br></h3> <h3>  好在,我一直没有忘记。我愿把人生路上的所有美好,都一一收存,就像我总喜欢在书中夹上一片叶,一朵花,我把这些花与叶,藏在其中,某天翻开书本,这些陈年的花叶,就会出现在我眼前,尽管早已被时光风干,尽管鲜艳不再,但它们依然保持着春日的模样,依然留存当年的记忆。</h3><h3> 再次遇到他,是前年。这些年,我独隅一处,极少与人联系,没料想,某天我被拉进了同学群。进群后,他亲热地唤我“师敏”,一声“师敏”即刻拉近我与他的距离,把我叫得眼眶都有些湿润,因为,我的家人总是这样叫我,我仿佛听到遥远之地的亲人在呼唤我。</h3><h3> 再漠然处世的人,面对热情,面对友善,而毫不动情的应该是极少的。我被同学,被他的热情感染,很快把同学视为家人,只是,我仍然不愿过多地参与其中,我想做一个旁观者,他人的欢乐,也是自己的欢乐,不是吗?</h3><h3> 每每同学聚会,我总是找种种借口推辞,这是个性使然,在热闹与宁静中,我宁可选择宁静。在我过去的生活经验里,人群里的热闹多不真实,大家喝下成分不明的饮品,说些真假参半的话,不知为何举杯,但看到他人举杯,自己也同样举起酒杯。再热闹的场面,在我心里也是冷冷清清。</h3><h3> 当然,这并不代表我不会热闹,所以,当我在群里说我个性孤僻时,与我同学六年的好友意兰说:“你外向得很,哪有一丝孤僻?”其实,所谓外向与内向,并不指外在的呈现,而是内心的需求。不是有一种人,被称为“外向孤独症”吗?我应该属于此类人。<br></h3><h3><br></h3> <h3>  只是孤僻者也有求人之时,也有主动从蜗牛壳里伸出触角的时候。</h3><h3> 一次,我主动打电话给他了,因为我的一个朋友回乡探亲,在元旦那天出了车祸,半夜撞坏了去蒲纺路上的一处公共设施,同学委托我找熟人,我想他应该认识交警大队领导,便要他帮忙关照。没料想,他原则得要命,一口一个按规矩办事,没有任何回旋余地。</h3><h3> 要说我没有不高兴,那是假的。我挂了电话,嘀咕了一句“假正经”。这当然是误解,知道这些是我的误解,还是后来对他进一步的了解。这里,我不想过多地去回忆去年一再麻烦他的情景,尽管,这些是我最应该大书特书的地方。人对自己经历的痛苦,自然会去选-择遗忘,哪怕在痛苦中曾感受到过种种温暖。我只需要铭记他对我的帮助便可,那些温暖,如同暗夜中的一丝光亮,曾经照亮过我的黑暗。</h3><h3> 他的那种无所欲求的关心,深透着人性良善的芳息,让我懂得,不论人生的底色如何凄凉,如何黯淡,总会有某种东西,亮着。</h3><h3> 此后,我便活跃在群里,我既没有幽默的智慧,亦没有能歌善舞的特长,我所能做的,只是偶尔在群里发一些呓语般的文字,或者趁空闲之时,关注一下群里的动态。<br></h3><h3><br></h3> <h3>  而他,绝对是群里的活跃者,是活跃气氛的高手。他对每一个同学,他都大加赞赏,总能从他人身上找到闪光点,然后无限放大。在他的口里,会唱歌的都是刘德华,会朗诵的都是董卿,会写诗的都是李白。人,都是需要被鼓励,被认可的,被尊重的需求被马斯洛归为终极心理需求,他无疑满足了众人的这一心理需求。</h3><h3> 他对人的赞美,并不是虚假的恭维,完全看不出丝毫的勉强。估计,他在夸赞他人的过程中,也在享受着一种快乐,因为,让周围的人快乐,也会让他产生一种成就感。</h3><h3> 实际上,他的这种热情大方,并不仅仅体现在言语上。乐善好施,应该是他最大的特点。每天发红包,常常自掏腰包请客,自不多说,更多是的他对困难同学的接济。在他身上,有着大丈夫的豪气,不是富豪,却也能慷慨解囊,我常常感到困惑,为何在他身上找不到人性中最常见的自私之心?我曾私下问过他此问题,他轻描淡写了一番,说自己小时候家境贫寒,但是自己的母亲遇到有困难的亲朋,宁可自己少吃一口,也要接济他们,他说,是他母亲用自己的言行教育了他如何做人。</h3><h3> 一个人的家教,的确会影响人的一生,一个乐善好施的母亲,何愁子女自私狭隘?<br></h3><h3><br></h3> <h3> 为了同学三十周年聚会,他花费了大量的精力,从开始策划,到聚会的每一点滴细节,直至聚会后的种种未尽事宜,都不遗余力。他每天忙忙碌碌,日程被排得满满当当,难以想象,他在工作上兢兢业业,对儿子也能细心照顾,如何还有精力来做这些事?只能把他比作太阳了,也只有太阳,才能如此精力充沛地温暖到每一个人。</h3><h3> 诚如我一开始所言,他是一个聪慧之人。聪慧的人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只要他做什么,就能做得像模像样。他敢于表现自己,也喜欢表现自己,行事洒脱,高兴起来手舞之,足蹈之。说他多才多艺,也应该是恰如其分的,本是理科生,可他偏偏有一颗文艺的心,常常写诗,填词,尽管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但也能自成一格,令我这个专事语文教学的人汗颜,不能不佩服,不能不赞叹。</h3><h3> 诗词,都是用来言志的,我从他的诗词中,也读出了一丝傲岸与愁绪,而这些,如果单从表面来看,不易察觉,因为,他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永远是乐观豁达。<br></h3><h3><br></h3> <h3>  记得木心先生说过,谦而不傲的人,不知他在谦虚什么;傲而不谦的人,也傲不到哪里去。所以,有才之人,骄傲一点,并不是什么坏事情。</h3><h3> 他就是这样,既自负又谦逊。写到“自负而谦逊”,我想起了梁实秋笔下的启超先生,真的很巧,是一个与他同名的大师,而且和他一样,有着一个宽阔的大脑门。梁实秋如此描写梁启超的演讲开场白:启超没有什么学问,可是也是有一点的啰。</h3><h3> 一不留神,写了这么多字,如果继续写,估计还能写上不少,就好像鸟儿在天上飞,一直飞啊飞,飞到哪里,就能唱到哪里。</h3><h3> 还是就此搁笔吧,去群里热闹一下去。 </h3><h3><br></h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