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過天山,穿越漫漫沙漠。在崑崙山脈腳下,有一個充滿異域風情的城市。那就是喀什。在那裏,最喜歡做得的事,就是漫無目標的在古城裏閑逛。

喀什葛爾古城,像一個巨大的遊戲迷宮玩。裏面的房屋、裏面的人,都是“遊戲”最有意思的元素。古城里房屋都是最簡單的材料卻在每個細處用心打理而成。若大的古城,每個角落都打掃的幹幹凈凈。陽光散在每條小巷,走在裏面,和好客的孩子們打打招呼,你會覺得歲月在這裏蹉跎,不是虛度,而是值得。

  除了那些乾淨、迷人的小巷,就是那些小巷里生活的喀什人。他們可以全神貫注的做自己的手工活,在老茶館裏,老人自己旁若無人的吹拉彈唱, 一首接一首。與他們來說是一段愉快的時光,於做客而言,是一段難忘的記憶。

  從喀什沿著中巴公路,一路向西南,就進入帕米爾高原了。這曾經也是東西文化交匯的地方。這裏海拔升高,雪域高原的景色撲面而來。

大自然孕育了每一種文明和文華。而雪山和冰川則是源頭。所以,每次走近雪山和冰川,總有一種從心底湧動的贊嘆與敬畏。每次帕米爾高原,總有新的感勤。

這次偶遇阿依拉尼什雪山(6684米),一路上景色奇麗,雪山腳下綠草與森林,仿佛身入畫中。這麽美的景,還有國內少有的低緯其克拉孜冰川(2804米),更是醉人。面對這美景,我居然把廣角相機忘在山下車上😂😂😂。只能用長焦拍攝,正可謂“失之桑榆收之東隅”,

長焦給了我“近距離”觀察細節的視角。而後面一路的美景和好天氣,都是一種補償。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