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一挥间,知青下乡已四十年了,为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当年的老知青们相聚兴庆公园,共同缅怀那些难忘的岁月。

又是一个秋天,公园里的树叶变的五颜六色的,恰似一幅油画般的令人陶醉。

菊花开了,色彩斑斓千姿百态的绽放着,不由想起黄巢的那首《菊花》,“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兴庆公园里人头攒动,近千的白发老人聚集在一起,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纪念40年前的蹉跎岁月,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 一 知识青年。

这是纪念知识青年上山下乡40周年的主会场。

四十年前的小伙儿姑娘们,现已都白发苍苍,脸上刻满了岁月的沧桑。

只看背影,就知道他们这代人老了。

虽说都是70多岁的人了,但还像在校时一样,勾肩搭背的说笑着。

顾不得多说,先来一张集体照。

同风共雨蹉跎路,刻骨铭心知青情。

一副对联道尽了这代人的苍桑岁月。

一位老者满脸的焦急和失望,他在四处寻找着,寻找着熟习的面孔,或许是少时的同窗。

老同学见面了,格外激动,"你还认识我吗?"

那年代,年轻的知青们,英姿飒爽,朝气蓬勃。

脸庞稚嫩的小知青,头缠白毛巾,向往做个的延安人。

同时下乡的三姐妹。

妈妈的小棉袄骄傲的说,"我会挑水了"。

什么也不想说,看文字便好。

看着那已经远去了的故友的照片,百感交集,黯然伤心。

泛黄的老照片上有他们青春的记忆,如今虽已眼花,依旧认真的寻找着,寻找着……

在母校的校旗上,郑重的签下了自已的名字。

四十四中的校旗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人名。

一曲知青之歌,让多少人热泪盈眶。

也勾起了多少往事的回忆。

猛然回首,昔日的靓男俊女都已两鬓染白,眼角布满了皱纹,但心还年轻,激情犹在。

找呀找呀找同学,熟悉的面容不在有,日日思念的那个她,你在哪里?

是她吗?她可曾是你的小芳?

"一起下乡的女同学,就剩我们几个了"

想起往事,想起老同学,不禁百感交集泣不成声。

该告别了,难分难舍的放不开手,互道珍重,来年再见。

一位面色苍白而浮肿的老人,坐在轮椅上也来到了现场,他在寻找当年一起插队的队友们,寻找曾吃一锅饭,睡一个炕的兄弟们,寻找那个年代挥洒了一地的青春印记。

快看,前面那位好像也是咱们班的。

见到了四十年前一起他挿队的老同学,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找到了,这个就是当初的你啊!

四十年弹指一挥间,当初的小伙已老年,花甲之后百病缠,珍惜当下度晚年。


相互留下手机号码,以后多联系啊!

扫一扫,加个微信吧,老同学们相互留下了联系的方式。

一群人从身边走过,就听一个人问,五十年的纪念活动咱们还能参加上吗?另一个人说,哪能想那么远啊,再过十年说不定大家都尘埃落地了,听着有些心酸,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感慨万分,一个伟人曾说过,一个人的命运总是和这个国家的命运紧紧相连,是啊,知识青年是时代的产物,那时的他们响应国家的号召怀抱理想,满腔热血,义不容辞的离开了父母,离开了温暖的家,用他们稚嫩的双肩去完成历史的使命,饥饿过的他们,下过岗,失过业,一生坎坷却无怨无悔,应该说他们的一生对得起祖国对的起党。如今四十年过去了,这些被时代遗忘的知青们再聚首,共同缅怀逝去的年华。千万青春流沃土,一泓碧水存山岳,在此,祝愿老三届的知青们,晚年幸福,夕阳更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