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溫宿到和田,穿越了四百六十公里的塔克拉瑪幹沙漠。相比去年穿越的輪臺到民豐的那條沙漠公路,這條沙漠公路更像一個無人照料的孩子。但其實能讓這條公路保持暢通多年,而不被漫漫沙海淹沒,無疑是多少人心智和精心打理的結果。在看似平淡的與平安的背後,必有無數人辛勤的汗水和智慧。一望無際的世界第二大沙漠,看似荒涼,卻有無處不在的生命痕跡。野生動物的痕跡時常看到。路邊被狼吃光的有蹄類動物的屍骨也不知一次看到。胡楊正是最燦爛的季節,秋日無垠的沙漠裏,一片金黃。在別人眼裏那是艱辛,對那些生命而言,那是家園。

  從和田出來,前往葉城。我們打開導航,有三條路供我們選擇。中間一條路程最少,於是我們毫不猶豫的選擇中間的那條路。於是我們走上了一條完全是坑坑窪窪的“土路”,說是路,其實就是有車經過壓出的車痕。還經常出現“斷頭路”,路上問了無數人,几经波折,看到有人有車在路上向我們招手。結果是一群和我們一樣選擇的最近而迷路的人。最後終於上了正道時,金胡楊給了我們一分滿意的結果。 生活有時就這樣,你越想抄近路,你越會遇到坎坷。有時候正道好像遠一些,但結果卻可能是最快到達的那條。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