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早先少年时
说一句,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蒸汽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摘自木心《从前慢》


木心先生说:人与人之间慢了,感情就真了,人也便不会时常孤独了。即使在快的日子里也仍有那些慢的快乐,因为人与人之间铸就了一把精致的钥匙,不同于开锁匠人的技术,恰到好处地打开了心灵,恰到好处地开启了快乐。

  我出生在一个西部小城,在那样一个跳皮筋、跳方格、踢毽子、打陀螺的时代,天天盼着自己快快长大。那时候上学放学都是走路,到了秋天最喜欢听踩碎落在地上枯叶的声音,便一路蹦蹦跳跳的踩树叶。那时候的街道两边都是只刷了白墙的平房,家家户户都有院子,守护院子的黄毛和小黑总是懒洋洋的趴在地上晒太阳。那时候的零食是一毛两毛的,九分钱一包的可可粉可以嗦上一个下午。那时候不知道什么是山珍海味、饮料蛋糕,新衣服要等到过年才穿,一百响的小红炮可以放一百次,一大群孩子打沙包、躲猫猫,咿咿呀呀总是闹个不停。 那时候的日子很慢,天黑了就该睡觉了,天亮了就该做事了。清晨是宁静的,我总是趴在课桌上看着天上变化的云朵开小差,想象自己是一个放云朵的牧童。那时候的时间很慢,总是有时间去做很多很多的事情,去很多很多的地方,日子是鲜活的,生活是有滋味的,人心是敞亮的。 岁月匆匆,不知不觉人也匆匆,生活也匆匆。方格、陀螺渐渐消失,上下班开车,上学放学坐车,快马加鞭的生活,却再也没有踩树叶的乐趣了。街道旁不再是白墙,高高的楼房把天空变成了街道,玻璃和瓷砖的墙面照着行人匆匆的样子。新衣服不再留给过年,过年也就不再那样新鲜。 时间不再缓慢,日子褪去了慵懒。做什么都赶,做什么都快,慢被生活淘汰,日子却变得乏味,人心变得孤独。 木心先生说: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人与人之间慢了,感情就真了;心慢了,生活就回来了。 慢下来,去邂逅一隅风景,想想那些清浅的时光,和往日的青葱岁月……

   腾冲的慢在银杏村,走在村里朴实的街道上,感受到的是悠闲和宁静。田间的老牛自由自在的觅食,街边的老婆婆正一片一片捡拾起银杏叶编织漂亮的花环,仿佛听不见周围的嘈杂。花伞玉米腊肉勾勒出村民们鲜活的日子,连银杏叶也成了装点门面的饰物。这个古老的村落仿佛世外桃源,与世无争。上百年的银杏树像历经千帆的老者,从不被外界纷扰所惑,从容而淡定的守护着村里的宁静。

  在午后的阳光下,坐在摇椅上,喝茶聊天看书,一起慢慢变老......

      腾冲的慢在和顺古镇。

      "远山茫苍苍,近水河悠扬,万家坡坨下,绝胜小苏杭。"---民国元老李根源先生曾在诗中如此赞赏和顺。世人只道苏杭美景堪比天堂,却不知和顺古镇也如此风光。清溪绕村,山清水秀,垂柳拂案,绿影婆娑。

      这里曾是马帮重镇、古"西南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各种外来文化在此交融,但即便如此,和顺至今仍然保持着其古朴的风格不曾改变。走进和顺就仿佛穿越到了明清时代,古老的水车、湛蓝的湖水、保存完好的祠堂、活化石般的古代建筑……讲述着一个又一个和顺的故事。

      这里封闭、传统、安定祥和,古树群如绿色华盖,遮天蔽日;洗衣亭古朴典雅,矗立水边;双虹桥似彩虹卧波,造型精美;和顺龙潭碧波荡漾,游鱼可数;元龙古阁临潭而建,倒映潭中,如诗如画;图书馆古籍珍贵,藏书万册。

      和顺古镇内和外顺,缓慢与古老的气息弥漫在每一个角落。即使游人如织,热闹喧嚣,这里依然小河潺潺、群鸦戏水、村妇捣衣、田园水乡。即使时光如梭,这里依然静谧避世,远离俗尘。

      我静静地走在古镇的街道上,慢慢地品味脚下的青石板和那些清浅的时光。这里如此缓慢的生活节奏,传统的生活方式,古朴的生活理念,遥远又亲近,熟悉又陌生。漫步街头抬头看着天上的云,如此舒缓、散漫、懒洋洋,真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看夕阳流水,看四季变化,犹如这古镇守护着一份宁静,待青丝染霜,慢慢变老……

图片:EMMA

文字:EM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