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打算要走一遭南疆,一直没有机会。这次去喀什,完全是“意外事件”。

今年年初就和朋友相约南疆之行,寻找各种旅行社的单子、多次策划自由行。也没有一个合适的时间段和行程路线。那天,意外收到一条“四飞10日援疆包机摄影活动”的微信。时间合适:正是10月中旬的“扫黄季”。从写明的行程“科目”来看也还凑合,虽然是缺了沙漠、峡谷和边境村落,但爱国情怀被“援疆”两字激荡,毅然报名,并且还诱惑了几位同伙。

后来,航班有大变化,当然也影响到了行程。已经约了好几位朋友同行,只能在纠结中登机出行。在那里的行程中经历了阴天、大风、积雪、冰冻,道路结冰改行程,甚至遭遇摄影族群“手机党”和“单反党”冲突引发的极端无序,能拍摄到这“一峰两林三城三湖三湿地”,也算是意外收获了。

一峰:慕士塔格峰。

两林:泽普金湖杨胡杨林、巴楚胡杨林。

三城:喀什古城、高台民居、石头城。

三湖:白沙湖、红海湾、喀拉库勒湖。

三湿地:叶尔羌湿地、塔合曼湿地、阿拉尔金草滩湿地。

当然,还“零敲碎打”,摄取到了人文“花絮”。

我的喀什之行还有后续美篇。欲看者可点击以下链接: 新疆喀什环摄10日拾遗(图/文原创)

  慕士塔格峰

我们这天摸黑起床出发去拍日出,企图看到“日照金山”。等了好一会,只有一缕黄光,披在这座伟大的山脊。位于阿克陶县与塔什库尔干县交界处的慕士塔格峰,海拔7546米。我们在好几个景点都能眺望到他的雄姿。塔吉克族人称其为“冰山之父”,真正是名副其实。小盆友的印象中,一般父亲的形象是高大有余,但平时的“好脸色”都很少的。

  这是在石头城远眺慕士塔格峰。

  不知道是当地人民群众真实的传说,还是导游瞎编的。这里也有“公主与王子”俗套故事:慕士塔格峰上住着一位冰山公主,她与住在对面的海拔8611米的世界第二高峰乔格里峰上的雪山王子热恋,凶恶的天王知道后很不高兴,就用神棍劈开了这两座相连的山峰,拆散了冰山公主和雪山王子这一对真挚相爱的情人。冰山公主整天思念雪山王子,她的眼泪不停地涌出,最终流成了道道冰川。天晴时,白雪皑皑的山峰夹带着伸向雪线下的道道冰川,宛若冰川公主飘逸的白裙和长袖。

慕士塔格峰的确是有冰川的,终年不化。导游说可以近距离触摸到冰川。我们也去了慕士塔格峰冰川公园,但大门紧锁,据说是在维修中。我们只能在围墙的铁丝网缝隙中拍摄。我想把冰川拍得高大雄伟,贴着地面拍下这张,可是离得太远,地面的白花花的冰块很多,冰川还是不够高大。

  这是用长焦镜拍摄的冰川局部。看上去是有点像“公主的白裙”。

  胡杨,维吾尔语称“托克拉克”,意为最美丽的树。胡杨多生长在沙漠中,它耐寒、耐旱、耐盐碱、抗风沙,具有很强的生命力。据统计,全世界90%的胡杨林分布在我国,我国90%的胡杨林分布在新疆,新疆90%的胡杨林分布在塔里木盆地。塔里木盆地现保存有集中连片的胡杨林600多万亩,是现今世界上胡杨最集中的分布区之一,同时也是南疆地区绿洲外围的绿色天然屏障。(抄袭这段文字,是想以胡杨“小题大做”,提升爱国情怀,也抒发对喀什土地的热爱。)

泽普金湖杨胡杨林

所谓金湖杨国家森林公园,就是泽普县亚斯墩林场的一部分,占地面积4万亩,天然胡杨林面积多达2万亩。地理形态:坐落在叶尔羌河冲积扇上缘,三面环水。远处是巍巍昆仑山,脚下的叶尔羌河支流奔腾不息,从公园内穿越而过,雪域昆仑和叶尔羌共同孕育了这片神奇的土地。树木形态:大多是近几十年栽培的小胡杨树,也有其他各类杂树。这让我们看到当地人民群众的勤劳,以及“金山银山”。(当然,对于苛刻的摄影者来说,就是感到还很不满足啦!)

论历史渊源,这里曾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也曾是古战场。唐代时,属于阗国领土,盛行佛教,有较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公园内有古墓群系佛教传入新疆的早期文化遗址,属汉代时期古迹,是研究泽普、喀什乃至整个新疆汉唐时期历史的重要文物遗址。(这也是抄的资料,我们没敢往森林深处走,怕把自己走丢了。)

  与芦苇丛共生的胡杨林,也是别有情趣。这是沙漠胡杨所没有的景色。

  金湖杨的胡杨树大多是后来栽培的,所以树龄不大、植株偏小。这几棵可能是原来自然生长的胡杨树,应该属于“优秀员工”了。

  大部分的胡杨树已经符合“金胡杨”的标准,够“黄”啦!

  巴楚胡杨林

巴楚胡杨林是世界上保存最完整、连片面积规模最大的天然胡杨林,原始胡杨林面积达316万亩。现在已经开发的国家森林公园景区面积仅为22公顷,胡杨林主要分布在叶尔羌河两侧。河流纵横交错,小船悠闲摇曳;依水而生、环岛而长的全是枝繁叶茂的金色胡杨林,林中马车奔驰;水面上成片的芦苇荡随风飘晃,鸟群飞掠其中。这宛如“西域江南”,又似人间仙境,更是我们摄影者的天堂。

  巴楚胡杨林大多是自然原始的树木,要比泽普金胡杨高大很多。这是巴楚胡杨林入口处的胡杨树。树,特别高大。而人们的屋子就显得非常小了。与胡杨的生命力相比,是否人类也显得渺小脆弱?

  喀什老城

具有几百年历史的喀什老城位于新疆喀什市区中心,是喀什噶尔和维吾尔文化最经典的代表,也是喀什乃至新疆最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喀什老城那修复了的老城墙高高耸立,维吾尔特色风情的建筑和街道正是当地丰富的特色风情。那些黄色的土墙和砖墙,那些特有的围墙和门窗装饰图案,让人感觉身处神话世界。

  这是城墙的一角。

  这是老城边缘的小塔。为了拍到与飞鸽同框,消耗了我很多时间。当然,这张不是我最满意的。得意之作要放到另外的“花絮”美篇。

  塔的背影也还是漂亮的。

  沿街的漂亮民居。

  小巷深处。

  据导游介绍,这是新巴依老爷的豪宅。

  老城中央的艾提尕尔清真寺,是全国规模最大的清真寺之一。

  这是香妃墓。我们同行的韩老师一直在疑问,这么远的香妃是怎么会成为皇帝的妃子的?据导游介绍,香妃是他的哥哥“联姻”送进京城,奉献给乾隆皇帝的。是乾隆排名第三的宠妃。我们同行还疑问,香妃27岁这么大的年纪怎么还没有嫁人(当地习俗姑娘年纪很小就嫁人的)?是否专门养着送皇帝的?是否二婚?皇帝怎么会纳这么老的女人为妃?是乾隆“重口味”、“老司机”?还是《香妃攻略》?这把导游搞得哭笑不得。

其实,香妃只是个传说。历史上有容妃(1734年09月15日-1788年5月24日),霍卓氏(又作和卓氏),维吾尔族人。乾隆二十二年(1757),回部大、小和卓发动叛乱,清朝派兵入回疆平叛,伊帕尔汗的五叔额色尹、哥哥图尔都配合清军作战,立了战功,乾隆二十四年(1759)平叛之后,乾隆封额色尹为辅国公,封图尔都为一等台吉(仅次于辅国公的爵号),图尔都送妹妹伊帕尔罕氏入宫,以示联婚友好。后人编造野史,把容妃写成了香妃。

  高台民居

到喀什的游客必定要参观一下“高台民居”这座仅存的最古的城。这是位于喀什老城东面地势最高的一条长达数百米的高崖,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己存在。相传东汉名将班超、耿恭曾在此留下足迹。公元九世纪中期喀什拉汗王朝时,就把王宫建在这个高崖的北面。高崖的南面与北面原来都是连在一起的,后来被洪水冲断,分为南北两端。高台民居是保留下来最古老的维吾尔城区。泥土房子、跨街楼等都非常独特。前些年高台民居有居民603户,人口2450多人,全都是维吾尔族。现在,因民居都已成危房,居民全都迁出,整个高台区域正在进行全面改造。游客不得入内。我们只能在边缘拍拍。

  从网上的航拍照片来看,小巷很多、纵横交错、四通八达。巷内还有很多百年前的老宅住房。维吾尔族人世代聚居,家族人口增多,增建的房间占去院落的一部分,再沿墙体扩建加高一层甚至两层。房子顺着山势,室内外空间布置不受对称等概念的束缚,充分利用地形和空间,错落有致。后来又出现了巧妙的“过街楼”。除了最多见的“过街楼”外,还有占街面一半的“半街楼”。在小巷深处还有将楼房盖在小巷十字路口上的“悬空楼”。从远处望去就象立在小巷内的炮楼或是碉堡。这些未经规划、随意建造的楼上楼、楼外楼,又排列出幽深、四通八达、曲曲弯弯、忽上忽下的喀什高台民居小巷。

  这张照片是用长焦镜头拍的局部。

  沿着小巷内的任何一条小道走去,便可看到沿巷道修建的民居院落大门依墙外而开,门都是两扇的,一户挨着一户。房屋是用泥巴和杨木搭建而成的。木头去枝之后,没有刨削加工,直接用来架构和支撑屋顶、阁楼和阳台。有的还是二、三层简易楼房,楼梯多半没有护栏,甚至还有一些危房。我拍的只是一个角。

  这是在施工挖土建造整个高台的防护墙。

  石头城

新疆石头城位于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城北侧,是新疆境内古道上一个著名的古城遗址。城堡建在高丘上,形势极为险峻。城外建有多层或断或续的城垣,隔墙之之间石丘重叠,乱石成堆,构成独特的石头城风光。汉代时,这里是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蒲犁国的王城。唐朝统一西域后,这里设有葱岭守捉所。元朝初期,大兴土木扩建城廓,旧的石头城换了新颜。光绪28年,清庭在此建立蒲犁厅,对旧城堡进行了维修和增补。


  白沙湖

白沙湖岸边,是大面积高山丘陵和连绵起伏的高山。高山是沙山,沙山是银白色的,银白色的细沙洁白柔和,犹如白绸。10余座山岗组成的白沙山蜿蜒10多公里。远方的雪山雪光映照着白沙湖,白沙湖边的草植映衬着白沙山。

以前,白沙湖和白沙山是相依而生。春季雪山解冻将山上白沙冲入湖中,夏季积满湖水,冬季湖水干涸,狂风把湖底的白沙卷到山上。2014年,当地投入800亿,建成了方圆约50平方公里的大水库,又称喀克拉克湖。没有了自然的循环,或许以后就看不到白沙山了。

这是用超广角镜拍的主湖区全景。

  这是白沙湖的边缘区域。也是用超广角镜拍的。差点把边防哨所拍进框内。

  这是用长焦镜拍的白沙湖边的民居。

  白沙湖边《四色图》。蓝天、白沙山、绿色湖水、黄色湖滩。

  白沙湖湖面的风非常之大。大风荡起的每一条波浪,都为弧形的湖岸画出美丽的图案。

  白沙湖两侧遥遥矗立着公格尔九别峰。是帕米尔高原上的明珠。

  红海湾

红海湾实际上也是个大水库。位于喀什东部的巴楚县阿纳库勒乡14村,距离巴楚县城约12公里,景区依傍喀什河,是一处以河流湿地、胡杨林和水上乐园等为主的自然风景区。景区内自然风光优美,有芦苇荡和温婉的河水,众多茂盛的胡杨在水边遍布。在戈壁遍地的喀什地区十分少见,拍照观光非常不错。

我们这天又是摸黑(凌晨3点,喀什与上海的时差相差3个小时,实际上等于没有睡觉就起床了)起床出发,赶着去拍日出。云层很厚,肯定拍不到“咸蛋黄”了,很多人选择了放弃。我支着脚架,就是赖着不动。终于等到这张自我感觉良好的效果。在这里也只有这一张满意的。


  喀拉库勒湖

这个高原湖泊面积为10平方公里,水深30多米。东面有“冰川之父”慕士塔格峰宠幸,西面有逶迤不绝的萨尔阔勒山脉护卫,南面是一大片草原孕育。需要证明一下,网上许多人把此叫做“卡拉库里湖”,但在这里的石碑上刻的是“喀拉库勒湖”。所以,这里是大有必要“御驾亲征”的(据说公元前10世纪的周穆王曾到过此处,面对美景大加赞叹)。

需要亲临现场的另一个理由是,亲眼看一看这个湖的多变色彩。早就听说,因湖水深邃幽黯,故名“喀拉库勒”(柯尔克孜语意为黑湖)。湖水一天之中会不停地变幻各种颜色。平时,湖水洁净碧清,洁如明镜。但当乌云满天之时,湖水会神奇般地变成黑色,象灌进了铅一样,黑亮黑亮的,成为名副其实的黑水湖。每当清晨日出时,这浮光潋滟的湖水,又象舞台上的天幕一样,不断变幻着:时而湛蓝,时而淡黄,时而桔红,给人以置身仙境的感觉。

对于喀拉库勒湖的变色,民间传说是湖中有水怪作祟,且这一传说已有一千多年,晋代高僧法显和北魏时期的高僧宋云称其为“毒龙池”,是谓湖中有毒龙作怪,唐代高僧玄奘取经从此路过时,称这里为有巨蛟出没的“大龙池”。

这天,我们在现场零下8度的严寒一个多小时,没有见到传说中的毒龙,但亲眼目睹奇幻的色彩。非常值得!

这是用鱼眼镜拍的大湖左面全景。近处是结冰的湖面。


  这是第一张湖面。深邃的蓝。

  这是第二张湖面,在阳光的照射下,白和黄出现。

  在逆光角度,黑色湖面上的鸟。

  在顺光角度,蓝色湖面上的鸟。

  叶尔羌湿地

叶尔羌河国家湿地公园。2013年被列入国家级湿地公园行列。这里确实是个公园,就和内地的一些湿地公园差不多,地势比较平坦,植被不够丰富。为此,公园里搭起了绵长的栈道和一座30多米高的铁架观景台。有许多同行者不堪无聊,坐驴车转了一圈,不到半小时就出园了。

这个位于古勒巴格乡和依玛乡片区、规划总面积2050公顷的公园,湿地率高达98.8%,是我国西部干旱区罕见的河滩芦苇沼泽湿地,水源、野生动植物资源丰富,是当地的“绿色水库”。是塔克拉玛干沙漠西边稀缺的湿地资源,是维持荒漠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保护人类生存环境的绿色屏障。

  这片湿地最多的是芦苇,一望无际。因此,也是各种飞鸟的最好的栖息基地。

  湖鸥起飞。

  野鸭游弋。

  这是我在高塔上拍的湖面。

  塔合曼湿地

我们拍这个湿地是意外获得的。是在拍慕士塔格峰日出时看到。塔合曼高原湿地四面环山,无数山泉汇聚于此,形成塔什库尔干县最大的草场基地。山顶白雪皑皑,中间是一块巨大的盆地和湿地,面积达8000多亩,海拔为3050米,是塔什库尔干县最大的盆地和湿地,每当夏季来临,湿地溪流纵横,鲜花四野,草地茵茵,还有大片芦苇,成为高原上禽鸟的乐园,加上塔吉克族神山和草原的神话传说,塔合曼高原湿地又被称为“神花繁衍”的高原湿地。每当夏季来临,湿地溪流纵横,鲜花四野,绿草茵茵,芦苇丛丛,苑如人间仙境。


  阿拉尔金草滩湿地

阿拉尔国家湿地公园位于塔什库尔干县城东侧,石头城下,是帕米尔高原上的一片湿地。塔什库尔干河流经这里,公园内水草丰美,牛羊遍地,和远处的雪山白云蓝天交融在一起,风光优美。每当夕阳西下,碧绿的草地染成一片金黄色,非常美丽,因此也有“阿拉尔金草滩”之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