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良公园里的红叶。


我对日本秋季枫叶的最初印象,是从鲁迅先生的一首诗开始的。

“扶桑正是秋光好,枫叶如丹照嫩寒。却折垂杨送归客,心随东棹忆华年。”

1931年12月2日,时年已知天命的鲁迅先生在这首《送增田涉君归国》的诗中,用一句“枫叶如丹照嫩寒”,写出了日本深秋时节的风光,并由此怀念他青年时代在日本度过的那段“华年”(1902年~1909年)。

能给鲁迅先生留下这么深刻印象的日本秋季好风光,我也一直想去看看,今年秋天,机会终于来了。

空中眺望香港。


2018年11月1日,我和妻子乘坐全日空NH876航班,从香港起飞经过将近四个小时的飞行,到达日本名古屋中部机场,并在那里和来自北京的团友汇合,开始了为期七天的日本赏枫之旅。

一出名古屋中部机场旅客出口,就看到了这幅张贴在出口一侧墙上的广告。说起这个真由美,现在的年轻人不一定知道她,但是45岁以上的中国人估计都知道,这个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风靡中国的日本电影《追捕》里由中野良子扮演的女主角,与扮演男主角杜丘的高仓健一道,成了当时中国青年的男女偶像。

酒店门口的巨大金属雕塑,看上去像一头犀牛。


名古屋中部机场建在一个人工填海而成的岛上。由于到达时天已经黑了,我们就入住在这个人工岛上一家航空港酒店。第二天一早,我们从这里出发,前往奈良。

名古屋港一瞥


名古屋市是日本中部爱知县的首府,也是日本三大都市圈(东京大都市圈,京阪神大都市圈,名古屋大都市圈)之一的中心城市。作为重要的港口城市,名古屋港也是日本的五大国际贸易港之一。中国在名古屋市设立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名古屋总领事馆。

名古屋港一瞥


名古屋市历史上是日本战国文化的重要发祥地,日本战国三杰都出身于以名古屋市为中心的爱知县内。另外,名古屋大都市圈集合了日本大量的制造业企业和著名高校,形成了日本国内工业出货额第二位的中京工业核心地带。又因为它是日本中部地区的商业、工业、教育和交通的中心,而且位于东京和京都的中间,所以又被称作“中京”。

名古屋港一瞥


全球著名的丰田汽车总部就在名古屋。

名古屋游乐场。

春日大社是世界文化遗产,建于公元8世纪,距今已有1300年历史。


奈良自公元710年至794年(相当于中国唐朝唐玄宗李隆基~唐德宗李适在位时期)曾是日本的首都,作为古老的文化城市,拥有众多的古寺神社和历史文物,享有“社寺之都”的称号,被日本国民视为“精神故乡”。

因为时间有限,我们只能游览春日大社和东大寺所在地的奈良公园。

从进入春日大社第一道“鸟居”开始,就可以看见在道路两侧排列的不同时代制作的是石灯,据说这样的石灯以及吊灯有3000多个。

很多石灯由于年代久远,上面已经长满了厚厚的青苔。

春日大社里的吊灯。

春日大社里的石灯,据说没有两个是完全一样的。

春日大社所在的奈良公园里,据说有1200多头鹿。因为相传殿内祭奉的神祗鹿岛大明神骑了一年的鹿来到了奈良,所以鹿也从此以“神的使者”的身份,在神社附近繁衍生息上千年。

这些温顺的鹿随意在公园各处走动,游人可以买来“鹿饼”喂它们。

无处不在的鹿。

无处不在的鹿。

无处不在的鹿。

无处不在的鹿。

春日大社社殿。

一个盛装日本女孩。


我们到达春日大社时,正赶上“七五三”这个日本独特的一个节祭日即将到来,所谓“七五三”的传统节日,就是每年11月15日,三岁(男女)、五岁(男孩)、七岁(女孩),都要举行祝贺仪式,保佑孩子健康成长。

我在春日大社转了转,拍了几张照片就离开了。因为在乘车来经过东大寺附近时,我看到那里的红叶比较多,我准备到那里去看看,不过这要走一段比较长的路,为了在限定的时间赶回停车场,我必须抓紧时间。

东大寺附近路边的红叶。


大约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我来到了东大寺附近。这里的人很多,中间一大块草场上,有一群一群来欣赏红叶的学生。

草场周围的红叶。

草场周围的红叶。


虽然这些树的叶子都红了,但它们都不是枫树。

草场周围的红叶。



我在网上搜了一下,发现枫、栌、乌桕、桦、黄连木、水杉、漆树、槭树、桷树等树叶在秋天都会变红。

树叶变红则主要是由花青素所导致的,这种色素通常在秋季到来时才由树叶产生。

大部分枫树叶子还没有完全红。其实我们来的时间还是早了一些,据说到11月末和12月初的时候,才会见到满山红叶如丹的景色。

这才真正是枫叶如丹。

鹿在这里也是随处可见。

喂鹿的小女孩。

躺在休闲椅上读书的外国游客。

隐没在红叶中的东大寺。

集体出行赏枫的日本孩子。

我们的导游是来一个来自大连的中国人,姓严,据他自己说,他在日本举行的外籍导游评选中曾得到过第一名。

我见过的中外导游也不少了,的确,他是我见过的最敬业的导游。一路上,他的嘴几乎没有停过。除了对景点的介绍外,从日本的立国之本到日本没有街道清扫工这个职业,他向我们这些游客介绍的范围十分广泛。我也因此对日本这个国家和大和民族了解得更多了一些。

比如说,他讲到了日元上印的人物,就是我原来没有注意到的。

钱币,是一个国家的名片。世界上各个国家通用的纸币上,大都印有人物头像,而且他们几乎都是政治家。

但是日元上却没有印政治家,目前市面上流行的2004版日元,最大面额1万日元上印的人物肖像是教育家、思想家“福泽谕吉”、5千日元是作家“樋口一叶”、1千日元是医生“野口英世”。

福泽谕吉是日本明治维新前后一位西方近代文明的启蒙者和伟大的教育家。他毕生从事著述和教育活动,形成了富有启蒙意义的教育思想,对传播西方资本主义文明,对日本资本主义的发展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因而被日本称为“日本近代教育之父”、“明治时期教育的伟大功臣”。1984年以来,日币经历了很多个版本,但是一万面值的纸币上始终都印着福泽谕吉。同时,他也是日本著名私立大学庆应义塾大学的创立者。

樋口夏子,出生于日本东京都,日本小说家、也是日本近代批判现实主义文学早期开拓者之一。她的代表作品有《大年夜》、《浊流》、《青梅竹马》、《岔路》、《十三夜》等。她是日本纸币史上第一位出现在正面的女性肖像人物。

野口英世被誉为“国宝”的日本细菌学家、生物学家。他是最先从据信因患梅毒而出现麻痹症状的患者的中枢神经系统中分离出梅毒病原体的科学家,完善了瓦色曼氏反应的技术和理论;改进了检验梅毒的瓦色曼式皮肤试验。他还培养出奥罗亚热的病原体;另设计出培养过去从未在试管中生长的微生物的方法,成功地培养了梅毒螺旋体;还研究过脊髓灰质炎、沙眼以及黄热病疫苗和抗血清。

心斋桥是大阪最著名的一条商业街,云集了大型百货、连锁药妆店、老品牌店和小铺。

和商业街垂直交叉的街道上空,乱拉的各种电线和深圳的农民村里的街道上空有一比。

趁其他团友去购物的机会,我在这条商业街上转了转,发现这条商业街的历史很悠久。

商业街的街道一段墙上,张贴着这条商业街300年来各个阶段的历史照片。

这条商业街中人头汹涌。

这条商业街很长,在导游给大家的购物时间里,我根本来不及走个来回。

街拍。

在大阪的最后一个旅游项目是游览大阪城公园和位于公园中的天守阁。

我们到达大阪城公园已经下午4点半了,这里5点半天就黑了,因此游览的时间只有60分钟。

位于大阪城公园内的大阪城为大阪名胜之一,和名古屋城、熊本城并列日本历史上的三名名城之一,由丰臣秀吉建造,是丰臣氏的本家所在。

城墙外有宽阔的护城河。

护城河和角楼。

古建筑与现代建筑相映成趣。

这次到日本我才知道,樱花树的叶子到秋天也会变得色彩斑斓。

天守阁是日本战国时期修建的大型城堡,在军事上有关楼和瞭望塔的作用。同时,它也是城主的居住之地,始建于1583年,后曾多次毁于战火和天灾。

现在的天守阁是1931年仿造的。

和部分团员也是老朋友合影。

进入大阪城的正门。

猜一猜迎面这块巨石有多重?

上面说重约108吨。

公园里有一座丰臣秀吉的塑像。丰臣秀吉(1537年3月17日-1598年9月18日),是日本战国时代著名政治家,继室町幕府之后,首次以天下人的称号统一日本的战国三杰之一。

离开这里前,我特意登高拍了一张天守阁的全景照。

天守阁附近的高层建筑。

晚霞倒映在护城河中。

暮色中的大阪城。

大阪城中的一棵巨树。

在苍茫暮色中,我们离开了大阪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