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内人眼里饱含着泪水告诉我一个不幸的消息,"狗儿被汽车撞死了",要我随她一起去现场收尸,好好安葬。
  到了现场,朵朵确实死了,牠一动不动地躺在路边的花台上,两只眼睛睁着,任你如何处理,就是不闭。这或许是一种冤屈抑或是一种心有不甘,路面上还留下很多殷红的血。生命无常,一个鲜活乖巧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我真不知道那驾驶车辆的对此该做何的感想,他是否接受牠心里迸发出来的诅咒!至于我和我的内人,心情肯定是沉重的、悲伤的,因为,朵朵是我们家庭中的一员,我们一直视牠为親人,而绝非一般宠物。

 用箱子安放朵朵,双手抱着牠,心里的感觉自然是多了许多沉重。故此,我和她一路寡言。我心寻思着,朵朵的离去,我是绝对不能责怪她的,她有什么错呢?更何况,她一直都是那样深情地爱护牠,无怨无悔,至今不改。
   在自家墙外的坡角,找了一块平顺的土地,这里山花烂漫,绿草茵茵,后面还有可依的靠山。为朵朵挖了墓穴,又从邻近的工地找来了六块铺切街面的石板,规则地砌放于墓穴的四边。入穴之后,再用两块石板于上边合上,这样,朵朵安眠会有一个舒缓的空间。安放朵朵的灵魂,我们彼此只有一墙的距离,更何况这进院的大门随时都开着。如果有一天,朵朵你想回家,你就回来吧!在门口,只要你习惯地叫唤几声,我们都会为你敞开大门,哪怕是在寒冷的深夜。诚然,朵朵安眠于此,我也有另外一种担心,我怕她睹物思念,心生千结,她放得下牠吗?于此,我心里纠结难解,然而,我能有什么办法,只能随遇。

 朵朵是条公狗,毛色黄白相间,身体匀称健壮,比较漂亮,招人怜爱。更为重要的是,牠忠诚主人,尤以内人以及儿子为甚,彼此之间,挌外亲切。牠会掐时,而且很准,每天内人下班且是离家不遠时,牠便会坐在阳台上或是靠蓝球场的落地窗边,向外张望,确认信息以后,牠便来到我身边不停地哼哼、摇尾乞求,我只好为牠开门。门一打开,牠便迅速跑下楼去,直奔單位的大门并在那里耐心等候。内人出差在外,牠懂得焦急昐望,按牠的时间坐在大门边,一坐便是好久。儿子异地工作,逢周末回家,一见面的那个亲热的劲头,好难形容,有激动的声音,有激情相伴的肢体语言,场面感人,让我忍不往潸然含泪,感概活着并不是那么轻松自如。朵朵善解人意,十分乖巧,特别是在牠成年以后,能逐渐听懂主人的言语,清楚其中的意思,虽说是有时候心有情绪,但还是克己遵循,几乎是完全彻底地通了人性。此外,朵朵自有一套严格的标准,用来辨识登门的访客,有爱有恨,爱憎分明。在看家护院的处理上,更是昼夜用心,认真负责,这点实在是让人敬佩,为此,受到过邻里的夸赞。呜呼!我们相处五年之余后,到今日尘缘尽了。不错!社会关系总是在互动中变迁,相处好坏,冷暖自知。这一点,人与动物其实没有什么根本区别。所以,我们善待牠,而牠同样也用深情和扎实的爱来回报我们,总是那么灵性,总是那么乖巧。聪明加上智慧,牠给我们带来了许多的欢乐。因此,由衷地道一声谢谢!岁月深重,终究是要远行的,细想朵朵应该是有资格进入天堂的,一路走好,欣然地接受下一个轮回,朵朵安生。

 行文至此,外面虽是艳阳高照,秋高气爽,然而,我心深处似乎有绵绵的阴雨不绝,满是深沉萧索的意味。朵朵终究还是离开我们去了,可能就是在那个预示了的梦里。我当然知道凡事都有定数,凡人不可以强求。于是,我于悲伤之中,用悲伤的情绪写下了这些伤痛的文字。因为朵朵,也因为自已,权作是一种久点的纪念。

二O一八年十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