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30

摄影 /张杰山

文字/闻道



10月28日仙游县老年大学摄影班组织学员到度尾八一柚子场进行柚林人像釆风活动。


  柚子垂华实,长在深山处。这个时节,度尾文旦柚已硕果累累,挂在枝头,藏在绿叶间。对于果农来讲,一年的辛苦终于换来收获的喜悦。对于度尾人而言,他们要带文旦柚去更远的地方。


曾是贡品的文旦柚



  “文旦柚”,光听名字就很雅致。相传,清道光年间,仙游县有位举人叫吴登青,他从浙江金华带回柚子苗种植,可长出的柚子口感差。

后来,他了解到同村有位戏班名旦叫吴接母,她种的柚子口感好,但果实很小。吴登青带着自己的柚子登门拜访。二人品尝完对方的柚子,觉得融合双方的优点,就能达到良好品质。

  于是,果匠把吴接母柚树上的柚穗剪下来,嫁接到吴登青的柚树上。经过精心管理,新嫁接的柚树结出的柚子口感极佳,成了柚中佳品。

吴举人与吴名旦用二人身份,取名“文旦柚”,文旦柚曾被清朝列为贡品。

/酸酸甜甜的人间滋味/

别看文旦柚个头不大,捧在手里却是沉甸甸。它储蓄了一年的阳光雨露,气味芳香,果肉柔嫩。

柚子的外表并不好看,凹凸不平又厚重的果皮,并不能阻止大家对她的喜爱。

  用力“脱下”黄中带绿的柚子皮,柚子皮惊得沁出汗水一样细密的鹅黄色汁液,同时,一股浓烈的香味四散开来。

  等剥完柚子皮,特别容易勾起一年没尝过文旦柚滋味的人的食欲。将整个柚子对半掰开,柚子瓣像一个个弯弯的月亮,像一把把姑娘用的梳子。

揭去一层薄薄的皮,柚肉就轻易露出,晶莹剔透,像美玉,像水晶,柔嫩嫩的,水汪汪的,让人舍不得吃;咬下一口时,汁水爆炸,酸甜可口,沁心润肺,欲罢不能。

很多不爱吃酸,果农便跟风种起蜜柚、红柚。文旦柚不同,甜中带酸,是度尾这片土地上酸甜有味的代表,是上苍赏给大家的人间滋味。

/度尾人的乡土记忆/

  沿着公路走,快到度尾镇时,就能感受舒服的山村气息。

  每年十月开始,小镇里找不到闲暇的人,从二十多岁到六十多岁,只要是身子骨硬朗,大家就到山上摘柚子。

  对于许多度尾人而言,有记忆的时候山上就种植柚子树,整个秋天的回忆里都弥漫着清爽沁甜的空气。

果农的时间年历是用柚子的生长成熟计算的。什么时间培土施肥,什么季节整形修枝,果农心里一清二楚。

10月中旬,柚子收获季节格外繁忙,柚子树种在山上,大多需靠人力肩挑下山。果农采摘很辛苦,心里却是甜蜜的。在一年的精心呵护下,文旦柚又迎来了大丰收。

  /让柚子到更远的地方/



吃柚子长大的度尾人,要带文旦柚去更远的地方。不久前,果园来了一群摄影家与美女来柚子果园采风,宣传度尾的文旦柚。美女靓、柚子香,果农一年又有盼头。

其实,度尾自古人杰地灵,它是南宋兵部侍郎陈谠、明代户部尚书郑纪、著名国画大师李耕的故里,还有“中国文旦柚之乡”的美誉。

度尾人以柚子展销为媒介,每年柚子飘香时,如期举办文旦柚文化旅游节。

文旦柚文化旅游节成了对外宣传的名片,并吸引四方游客、八方商贾来此观光、采摘、收购文旦柚,将对乡村旅游发展起到推动作用,带动度尾农民致富增收。

在这片瓜果飘香的山野中,柚子便是农民对生活的投射,他们就如柚子般,外表粗糙,但内心充实。

无论是人是山,是酸是甜,只要能给慰藉与滋味,对于淳朴的度尾人来说便是美好光景。

感谢仙游县摄影家协会对老年大学采风活动的大力支持和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