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宝山矿区小学二年三班同学赏秋掠影

秋颂
秋天的美,美在一份明澈。 有人的眸子像秋,有人的风神像秋。 代表秋天的枫树之美,并不仅在那经霜的素红;而更在那临风的飒爽。 当叶子逐渐萧疏,秋林显出了它们的秀逸,那是一份不需任何点缀的洒脱与不在意俗世繁华的孤傲。 最动人是秋林映着落日。那酡红如醉,衬托着天边加深的暮色。晚风带着清澈的凉意,随着暮色浸染,那是一种十分艳丽的凄楚之美,让你想流几行感怀身世之泪,却又被那逐渐淡去的醉红所慑住,而情愿把奔放的情感凝结。 曾有一位画家画过一幅霜染枫林的《秋院》。高高的枫树,静静掩住一园幽寂,树后重门深掩,看不尽的寂寥,好像我曾生活其中,品尝过秋之清寂。而我仍想悄悄步入画里,问讯那深掩的重门,看其中有多少灰尘,封存着多少生活的足迹。 最耐寻味的秋日天宇的闲云。那么淡淡然、悠悠然,悄悄远离尘间,对俗世悲欢扰攘,不再有动于衷。 秋天的风不带一点修饰,是最纯净的风。那么爽利地轻轻掠过园林,对萧萧落叶不必有所眷顾——季节就是季节,代谢就是代谢,生死就是生死,悲欢就是悲欢。无需参预,不必留连。 秋水和风一样的明澈。“点秋江,白鹭沙鸥”,就画出了这份明澈。没有什么可忧心、可紧张、可执著。“傲杀人间万户侯,不识字烟波钓叟。”秋就是如此的一尘不染。 “闲云野鹤”是秋的题目,只有秋日明净的天宇间,那一抹白云,当得起一个“闲”字野鹤的美,澹如秋水,远如秋山,无法捉摸的那么一份飘潇,当得起一个“逸”字。“闲”与“逸”,正是秋的本色。 也有某些人,具有这份秋之美。也必须是这样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美。这样的美来自内在,他拥有一切,却并不想拥有任何。那是由极深的认知与感悟所形成的一种透澈与洒脱。 秋是成熟的季节,是收获的季节,是充实的季节,却是澹泊的季节。它饱经了春之蓬勃与夏之繁盛,不再以受赞美、被宠爱为荣。它把一切的赞美与宠爱都隔离在澹澹的秋光外,而只愿做一个闲闲的、远远的、可望而不可即的,秋。

深秋时节,枝头黄叶被一夜秋风吹尽,遍地都是,好像铺了一条黄色的地毯。

秋叶 衰草一线, 落木无边, 听风雨色变, 闻霜雪胆寒。 黄了脸, 赤了眼, 短了手脚, 瘦了身段。 闹纷纷, 抛亲别友, 尽洒泪斑。

三分秋色, 一分流水, 一分云霞间, 赴土犹可怜。 天地自多情, 使雷霆手段, 狂涂斑斓。 回首岸, 万象源, 徒然换人间!


走进秋天
秋天带着一身金黄,迈着轻盈的脚步,悄然来到人间。她诱惑着我们,走进了秋的校园。 顺着小路走去,便看见了“梧桐们”换上了秋装,满地的梧桐叶,像是一块块金砖铺在地上。踢一脚,便卷起一股金浪。同学们见此美景,纷纷拾起一片树叶,我也捡了一片,可它是与众不同的——黄中透着一点绿,似乎在告诉我:“春天,我将是朝气蓬勃。” 沿着小路我们来到了枫树林。 这里像一片火海,枫叶似火星,一簇簇聚到一起,就形成了一个大火球。在它的下方,黄菊吐艳。为了不忘记这片殷红的土地,我采了一片红叶。 在我们到终点之前,我们先来到了一个银杏树叶堆。 同学们像看到了金子一样扑了上去,每个同学都抓一把,奋力向上洒去。那叶子在天空中,就如长了羽翼一般的金蝴蝶,与风作伴,翩翩起舞。 直到大家手酸了,我们才随着大部队,伴着秋之奏鸣曲,驶向终点。 这里是一个秋的广场,那里有更多的枫叶堆,同学们似乎忘记了刚刚的疲惫,立刻投入进来——蹲下,捧起一大把,找准目标,扔向那里。我也插了进来,捞起一把就扔向我认准的同学,她们似乎“记仇”,不停地向我攻击。我不甘示弱,捧起一堆,用胳膊夹住,谁要是攻击我,她就惨了:我会洒在她的衣服上、头上、脸…… 我们在金色的海洋里,杨帆把舵,奋勇拼搏。在这美景的渲染下,使我创造出一首简易的小诗: 秋叶雨 金秋时节叶纷纷, 雨叶如绵未断绝。 如梦似影孩未醒, 叶梦雨来不用顶。 只有真正走进秋天,才能真正体会到秋天给我们带来的五彩缤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