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年8月开始至1941年1月结束的百团大战,是抗日战争期间八路军参加兵力最多、规模最大、时间最长、战果最丰富的一次战役。恢弘壮阔的百团大战,提高了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队的声威,也给国民党制造所谓八路军“游而不击”的谣言严重打脸。但这场被日军称为“挖心战”的大胜仗,却成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上最受争议的一场战役,对它的评价也大起大落,作为这场战役总指挥的彭德怀,也为此蒙受了几十年不白之冤。在就百团大战对彭德怀的长期批判中,最严重的一条就是指责彭德怀搞“独立王国”、事先没有向中央军委报告就“擅自发动百团大战”。这个罪名,在1959年夏季的“庐山会议”之后,愈来愈大,到了“文革”期间,简直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定性为“反党罪行”了。

(八路军攻克涞源东田堡)


我军建设的一个根本原则,就是“党指挥枪”,这是在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长期革命斗争实践中确立和逐步完善起来的。八路军当然也不例外,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必须报中央军委批准。但彭德怀发起的这场八路军战史上规模最大的战役,却仅有八路军正副总司令朱德、彭德怀和副参谋长左权联合签署,没有中央军委的命令。难道彭德怀真的没有上报中央军委?

(1939年,彭德怀和毛泽东、朱德、叶剑英在延安)


关于“正太路战役”的作战预案在八路军总部做出决定后,彭德怀于1940年7月22日在给部队下达《战役预备命令》的同时,也上报了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那么,为什么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对这封电报没有批复呢?这在相当长时期里成为了一个不解之谜,使彭德怀被指责为搞“独立王国”、背着毛泽东主席“擅自发动百团大战”的罪名达几十年之久。这个谜底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揭开。“文革”之后,人们在中央档案馆里,查到了《战役预备命令》通过无线电发到延安后的收文原件,证明它当天就被抄呈给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副主席朱德、王稼祥及张闻天、王明、康生等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领导人。

(百团大战战役部署略图)


当时的中央军委副主席、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同志,在党的“七大”期间,曾就此事做过说明。王稼祥同志当时正在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那时毛泽东主席正在医院养病,彭德怀的电报是王稼祥接收的,由于朱德总司令刚从前方回到延安,王稼祥与朱德正在交接工作,是王稼祥忙得疏忽了,没有将彭德怀的电报转呈给毛泽东,自然毛泽东就没有对这封电报进行批复。


(抗战时期的王稼祥同志) 彭德怀和左权于1940年8月22日下午发出的那份为“百团大战”定名的电报也上报了中央军委。这些电报都保存在中央档案中,有案可查。

这些档案与王稼祥同志的解释说明,“百团大战”的作战方案确实上报了中央军委,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没有对这封电报进行批复,是由于王稼祥同志工作疏忽,没有将彭德怀的电报转呈给毛泽东造成的,与彭德怀无关。

(八路军在娘子关破坏铁路)


有“天下第九关”美誉的“三晋门户”娘子关,战略地位极其重要,1937年日军进攻山西,发起了娘子关战役。日军攻陷娘子关后,日军第20师团司令部一度设在娘子关。由于长期未受攻击,1940年,这里只驻有日军一个中队级的守备队。在百团大战中,娘子关成为八路军首轮攻击的主要目标。8月21日中午,八路军将士把军旗骄傲地插到了娘子关上。这一图片与消息在各报刊出,全国军民大受鼓舞。


(作者在娘子关考察)


但是,最终下达“百团大战”命令时,彭德怀的确没有得到中央军委的批准。对此,彭德怀这样申述:“为防止敌人发觉、保障各地同时突然袭击,以便给敌伪更大的震动,大概比预定的时间提早了十天,故未等到军委批准便提早发起了战斗。”在彭德怀看来,像破袭正太路这样的作战行动是游击战争中常采取的作战行动,不涉及战略问题,中央军委是不会反对的。

(作者在井陉县洪河槽村考察时,拜访义务守护聂荣臻百团大战指挥部旧址14年的李化璟老人)


前面提到,对于“百团大战”,党中央开始是持支持态度的,召开了庆祝大会,中共中央书记处和毛泽东主席都发电祝贺。

(毛泽东在中共“七大”讲话)


但是,当1941-1942年日军大扫荡导致八路军极端困难后,对百团大战的评价就变了风向。1944年4月,毛泽东在《学习和时局》的讲演中说,一九四零年底以前这个阶段,我党一部分同志犯了一种错误,就是轻视日本帝国主义,因此不注意战争的长期性和残酷性,主张以大兵团的运动战为主,而轻视游击战争。这一批评虽然没有点名,但谁都看得出来,批评的是彭德怀和百团大战。接着,1945年5月10日,时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的陆定一,在中共“七大”发言中说:抗战时期,在华北一般地说是执行了中央路线的,但是有两次严重的错误:一次是十二月会议以后;一次是百团大战,是很大的错误。同一天,刘伯承发言批评百团大战是“原则的战略错误”。

(中共“七大”会场)


在1945年的“华北座谈会”上,面对猛烈的批评,彭德怀被迫对百团大战做了检讨。检讨虽然做了,但彭德怀心里始终不服。他在“文革”期间写的《自述》中,承认百团大战中有对日军进攻方向判断上的失误,但对于“百团大战暴露实力”的批评仍不肯接受。彭德怀说:“文化大革命中,有些人恶意攻击百团大战。他们说,皖南事变是因为百团大战暴露了力量,引起了蒋介石的进攻。消灭新四军八九千人,这个罪责应该由彭德怀负。好家伙,这些人是站在哪个阶级说话,真令人怀疑,他们根本不懂得历史。……我认为百团大战在军事上是打得好的,特别是在打了反摩擦战役之后,必须打反日的百团大战,表示我们是为了抗日才反摩擦的。这才能争取广大的中坚力量。””

那么,到底是不是百团大战暴露了八路军的实力,才召来日寇的大举扫荡?以及造成了蒋介石对共产党实力的警觉,给后来的“皖南事变”埋下了隐患?

(八路军准备向敌人发起进攻)


首先,对八路军和抗日根据地的大扫荡,是日寇侵略和残暴的本性所使然的。日寇从东北到华南,从东南沿海到晋西北和大西南,侵占了中国大片领土,你暴露了军事实力的地方它要打,没有暴露军事实力的地方它也去占领,占领之后为了“强化治安”,肯定要清除当地的抗日武装力量。这是它们侵略和残暴的本性所使然的。说百团大战暴露了八路军实力而召来了日寇进攻,其实在百团大战前的1938年,日寇就对我华北抗日根据地发动过“九路围攻”,那次日寇出动了三万多人,兵力规模比后来的还大,试问那又是谁暴露了实力?而围剿八路军,一直是日寇在华北的重要作战任务,在百团大战之前,日军就已经出笼了专门针对八路军的“囚笼政策”。所以,不管八路军搞不搞“百团大战”,只要八路军坚持抗日,日寇都会扫荡、围剿八路军和抗日根据地的。

(日寇“扫荡”后我乡村成为一片焦土)


1940年初,日本华北方面军在制定年度“肃正建设基本方针”时,专门分析了华北形势,认为:在华北占领区内,重庆系统军队(注:指国民党军),由于日军的讨伐,一部分投降,被日军改编为伪军,一部分向后撤退,势力不断缩小。共军(注:指我八路军)则巧妙地乘隙渗透其势力,或以武力迅速扩大地盘。共军无论在数量上、质量上均已成为抗日游击战争的主力。因此日军认为:“占领区内治安肃正的主要对象自然是中共势力。方面军(注:日本华北方面军)对中共的活动应予以深切的注意。”“如不及早采取对策,华北将成为中共的天下。”据此,日本华北方面军在其制定的1940年度肃正建设基本方针中提出:“将各项工作有机地统一于剿灭共军的前提之下,实施高度分散部署兵力,积极进行讨伐。”特别强调“讨伐重点在于消灭共军。”(注:以上资料均引自日本防卫厅战史室《华北治安战》)

(日军坦克进犯我乡村)


随后,日本华北方面军即开始对我华北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扫荡”战。日寇实施残酷的“三光政策”由此可见,早在“百团大战”开始前的1940年初,日军就已经把八路军当做主要作战对象,进行大规模重点“扫荡”了。因此,把百团大战“暴露八路军实力”的帽子强加给彭德怀是极其不公正的,绝对是一桩大冤案!


抗日军民拆毁日军碉堡)


第二,发起“皖南事变”,是国民党顽固派根深蒂固的反共本性所决定的。在1939年1月至1940年3月,国民党顽固派就向我根据地发动了第一次反共高潮,向晋西南、晋西北、晋东南、太行山南部和冀南等地的八路军发起了大规模的军事进攻。而发动“皖南事变”,其实是国民党顽固派在反共道路上的又一个步骤,不管有没有“百团大战”,他们迟早都会这么干的。所以,说“百团大战”引起了蒋介石对共产党实力的警觉,给“皖南事变”埋下了隐患真是无稽之谈!

百团大战前的华北态势图)


“百团大战”不仅没有造成国共摩擦,还起到了扼制国民党顽固派发起反共高潮的作用。1940年底前的12 月22日,毛泽东和朱德在给彭德怀的电报中强调:“百团大战对外不要宣告结束,蒋介石正发动反共高潮,我们尚须利用百团大战的声势去反对他。”这足以说明,百团大战对扼制国民党顽固派发动反共高潮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毛泽东与朱德)


百团大战的胜利,是在抗日战争处于战略相持阶段、妥协投降危机空前严重的形势下取得的,因此具有重大的军事和政治意义。对于这段国民政府与日本侵略者私下媾和的历史,国民党始终讳莫如深。而日本防卫厅战史室编写的《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则可以给我们提供证明。当提到八路军发动“百团大战”时书中写到:“在1940年6月中旬以后约1个月的时间,曾经是事变行将解决,日、中两国最接近的一刹那。……中共察觉到日中进行和平谈判的危机,突然发动了百团大战。”由此可见,百团大战对于遏制当时国民党政府出现的妥协投降暗流,争取全国局势向坚持抗战方向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不可替代的历史作用。

(日本防卫厅战史室编写的《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彭德怀元帅把毕生的精力都奉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事业,他在“百团大战”中所做出的伟大历史贡献,虽然曾经被掩埋了几十年,但殊勋茂绩,遗芳余烈,他的功绩必将光耀千秋,彪炳史册,会永远记载在中华民族伟大功臣的荣誉簿上!

(山西省阳泉市狮脑山百团大战纪念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