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最美.我被醉在秋意里


原创/隐居山林


我们都经历了炽热的夏季,高温的热风拂面而来汗流夹背中前行。我们喟叹夏季光阴的缓慢,煎熬着昼长夜短的梦,浮燥不安的心总被夏季编织的梦套住短暂而落寞的灵魂一动不动,生命里的季节在不断的轮回中翻滚。

往事在头脑中随意不时摆动,岁月残酷泯灭了天真无邪的面孔,也刻意增粗皮肤感受的霜风,几丝银发追赶着年轮,亘古不变永不带回时光在睡梦恍然了逝去的芳华。

  十月金秋的福州,感觉不到一丝丝秋的凉意,相隔整整二十六年的相聚,我们互相认识,那一份无法解释的缘份,还不如是一份摸不到的天意,在每个战友心里刻下不可抹掉的情感,芳华即逝的年纪,一辈子拥有多少个二十六年,我记得离别时也在深秋,秋天在我的骨髓里都是诗,并且是最美的诗,那些秋的诗意在不经意间己弥漫在每个战友的心底,心里最深处早己按捺不住枫红的喜悦,特别是女兵们从少女到少妇再到有韵味年妇的脱变,她们最值得我们去尊敬,她们深藏着夏季的微熏,初霜越过使她们显得绚丽夺目,秋季的妩媚在不经意间奋发丰韵,男兵女兵都经历了不同的风雨洗礼,在艰辛的人生道路上磨砺了坚强意志,老诚身影浮现在聚会照片里,使福州这次聚会增加了一道迷人的风景线。

  第二天一早我踏上漳州的火车,熟悉的地名又一次勾起我国二十六年前落后情景,卫生间挤满了人群,绿皮的火车在呐喊祖国九十年初的贫穷,它托住我们这个七十年代的灵魂向神州大地拥动,我们随着改革步伐前湧,我们这代人的付出了不可估量的成绩和功劳,十一点多到了久违的漳州,漳州战友穿起枫红的外衣迎接我们,使我由衷的感动,热情款待使我内心涌出情感至高无尚,新民夫妇,淑红,闽英,成喜老大哥等,还有几个叫不出名字向我们敬来了相逢之杯,每杯白酒从喉咙穿过感觉人生不易,时光不再回首的涩味中,从内心深处体现相遇,相知,相识是一种来至不易的缘份,也许真是前世的情缘,我浅醉在没有秋景的程溪倒桥的红楼里。

  傍晚我们坐着出租车来到厦门,路两旁树木没一片叶的掉落,感觉不到一丁点秋景,一路疲累,在飞越狭窄出租车里,我鼾声如雷,似乎想要震落几片落叶妆扮秋色,渐行渐远在轻忧的歌声中来到厦门几位战友早己准备餐厅里,我感觉到优雅灯光的秋色,建新夫妇,荣琴,惠萍,太平老战友热情款待我们,二十六年未见面让我们瞬间酒从杯出,把我带进了繁华似绵春天里,每杯红酒下肚都如感情燃烧了旧梦,我们调侃着每杯喝下的理由,快乐干杯着,使我顽强挺拨不服输的个性中撩倒,我何以不醉,我醉了,真醉了,醉在没有秋意的厦门,其实醉在二十六年相逢的秋梦里。

  在此感谢漳州,厦门的战友热情款待,希望我们下次还相逢在秋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