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The Kingdom of the Netherlands),全称是荷兰王国,位于欧洲西北部,国土总面积为41864平方公里,濒临北海,与德国、比利时接壤。该国以海堤、风车和宽容的社会风气而闻名。首都设在阿姆斯特丹,中央政府在海牙。荷兰还是世界著名的低地国家,四分之一国土海拔约一米左右、四分之一国土在海拔以下。我们在鹿特丹下榻的酒店位置是全国海拔最低点,负6.7米。

  鹿特丹的名字来自于在市中心注入纽乌·马斯河的小河鹿特河和荷兰词Dam(坝)。鹿特丹是荷兰第二大城市,有着世界最大的港口。它连接欧、美、亚、非、澳五大洲的重要港口,素有“欧洲门户”之称。

 

  鹿特丹的历史也不算短,但在二战期间,这座城市几乎被夷为平地,所以现在摆在面前的这个鹿特丹市可以说是崭新的。于是,脑洞大开的荷兰人将自己的创造力倾注于这座城市之中,成就了鹿特丹许多新颖、甚至是奇葩的建筑,立方体房子(Cube Houses)就是其中之一。


  立方体的设计理念源于“生活在城市的屋檐下”,它利用两座过街天桥,在没有占用其他空间的情况下,建造了38个相同大小的立方体方块。倾斜的方块只有一点安置在柱子上,三面向着地面,另外三面向着天空,每一户都代表一棵树,所有的屋顶连起来就是一片森林。


荷兰人生活节奏不快,日子过得看似很安逸。

  

  不知怎的?在荷兰会让我想起祖国的宝岛台湾。除了这两地有不少相像的建筑,尤其看到正宗荷兰人的头发颜色,就会联想到淡水著名的“红毛城”。大概因为台湾淡水曾经是荷兰的殖民地,所以当地人根据荷兰人最主要的特征给荷兰人聚集地起这个形象的地名吧。

  作为联合国教科文收录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安然恬静的小孩堤坝景区,是荷兰风车最经典的景点。相传荷兰人希望筑起堤坝保护所有的孩子。这里的19座风车均在1740年左右建造。

别以为荷兰人的木鞋子只是艺术品,还真有人穿着它干农活呢!

在夏天用红外摄影拍摄的风车场景,有着秋天的韵味。不是吗?

阿姆斯特丹(Amster dam)位于艾瑟尔湖西南岸,是荷兰王国的首都。

  阿姆斯特丹运河是西欧最繁忙的运河之一,有4道水闸,全长72公里,大小条人工开凿或修整的运河道有160多条,纵横交错,有1000多座各式桥架在河道上,所以阿姆斯特丹被称为“北方威尼斯”也是有道理的。 阿姆斯特丹运河两岸,分布着很多独具特色的欧式老建筑,所以沿着运河步行,不带任何目的,反而是对阿姆斯特丹这个城市历史和建筑全面了解的好机会。 无论日夜,或是一年四季,都有船游运河。

船上的小贩和岸上顾客的互动很另类,也许是我们这些外国人少见多怪了。

  三个黑色的“X”是阿姆斯特丹的城徽,代表了这座城市曾经的遭遇:水患、火灾、黑死病。 曾有人戏称,阿姆斯特丹是三个叉守护下的“罪恶”之城,也有人把这三个X解读为同性恋、大麻、性。因为在荷兰同性恋、吸大麻、性交易都是公开、合法的。

  因为不允许有“老鸨”,在荷兰开妓院为违法。只允许性工作者个体私营。图为橱窗女郎招揽顾客的“工作室”。

  阿姆斯特丹没有城管,一些在中国由城管干的活,到了荷兰都让警察干了。这不,几位演奏正欢的街头艺人遭到警察“蜀黍”👮的驱离。

“自拍”也引领着荷兰的时尚潮流。

  “自行车王国”果然名不虚传。在荷兰,公路上几乎都设有专门的、暗红色的自行车道。立体式的自行车库到处可见。

坐在街心花园的长椅上尝试跟踪拍摄骑车人,很有意思。


  在自行车王国里警察骑自行车巡街很正常。但让我不解的是,警察对骑车违章的情况很宽容,甚至视而不见。或许,在我们看来的一些骑车违章行为,在荷兰根本就不是个事。

看,这种带人骑车法,在中国够罚50元人民币了吧!

看,并排骑车的这两位,边骑车边抓纸包里的东西吃,四只手只有一只扶在车把上。水平不是一点点哦。

骑车听手机、玩手机的,那就多了去了。

俊男的“桃子头”和靓女的深紫色嘴唇是不是很潮啊?

阿姆斯特丹的观光马车比起比利时的更加“高大上”。

荷兰的有轨电车也很漂亮、气派。

  海牙(荷兰语:Den Haag)意指“伯爵家的树篱”,是荷兰第三大城市,排在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之后。虽然海牙并不是荷兰的首都,因荷兰宪法规定首都是阿姆斯特丹,但它是荷兰中央政府所在地,而且碧翠斯女王居住在海牙并于此办公。所有的政府机关与外国使馆都位于此。

  荷兰的国会大概是世界上守备最不森严了吧,完全感觉不到肃穆和紧张,广场上只有卖冰激凌的和拍着照的游客,倒是更像一个悠闲的景点。据说首相也会偶尔出来,在旁边的咖啡馆喝杯咖啡。

从内庭穿出来,外面是漂亮的霍夫菲法湖,湖岸旁边插着荷兰各个州的州旗。

  实拍的海牙国际法庭外景。越权挑战中国南海主权的“南海仲裁庭”设在这里。最近海牙国际法庭在伊朗被制裁问题上又和美国干上了。总算正义了一回!

著名的席凡宁根海滩。(手机片)

(手机片)

  Steigenberger Kurhaus Hotel位于席凡宁根海滩附近。酒店之所以又被称为“李鸿章大酒店”是因为在1896年7月5日到8日期间,李鸿章在探访欧洲和美洲之旅之中是第一个访问荷兰的中国外交官。当时他就在这酒店下榻留宿,并在这里的留言板上留下了痕迹。我们在这个号称五星级的酒店住了一晚,感觉一般般。

    脚踩在惬意的席凡宁根海滩的细沙上,往前看是美丽的夕阳,往后看就是金碧辉煌的李鸿章大酒店。

海滩边的雕塑造型各异。(手机片)

(手机片)

(手机片)

这样规模的街头乐队,在荷兰并不多见。

  见到街头艺人的击打乐器-钢鼓,让我回想起曾在台湾淡水街头听过钢鼓击打发出的美妙声音,有些兴奋。

  在水中嬉戏的“白骨顶”(水鸡的一种)和岸边休憩人们构成生态环境的和谐画面,很是受用。

  乌特勒支(utrecht)是荷兰交通系统上相当重要的枢纽,有近二千年的建城历史,因此虽名列荷兰地四大城市,但旧城区仍保留了历史风貌,处处弥漫着幽静沉稳的气息。

当然也有这样的现代风格独特建筑。

城市雕塑承载着历史积淀,遍布于荷兰的每一座城市。

  羊角村(Giethoorn)距今已有700多年历史,至今仍然保留一派童话的景象,这里没有汽车、没有公路,只有纵横密布的运河和176座连接着家家户户的小木桥。有人赋予它“荷兰威尼斯“的美誉,在这里人与自然交融,没有喧闹和嘈杂,多了几分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的幽静和闲适。羊角村的一切都犹如画卷里描绘的一般,岸上绿树摇曳,水中倒影荡漾,桥的尽头是花团锦簇的小木屋。很多房子都被植物包围着,主人把门前的空地建成了花园,非常诗意。

结束语:9月9日离开比利时的通厄伦小镇到荷兰只需几小时,过境无需办理手续,几乎打个盹就到了。四个主要城市、四天的游玩时间虽有些匆忙,但留下的这段经历非常美好。个人觉得做个美篇,留个念想,比买个纪念品更有价值。一个半月后才完成此美篇制作有点拖,但结果比过程更重要,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