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顺/文图

这次到山西大阳一带拍古村落古民居,与以前拍得景观有所不同。以前到莽河、平顺等地拍过,那些古村庄已成空壳村,房舍全部是铁将军把门,锈迹斑驳。古屋任凭风吹雨打,无人修缮,一片残垣断壁,处于风烛残年之中,唯有村口那棵古树,古树上挂的古钟还显出一丝生气。


  这次到大阳区域看到的古村落,都有人居住,虽然老年人居多,但总是有人气,古村落也显得有生机了,并且保存良好。让人耳目一新,镜头也活泛起来。


  这里的人还保持着先民祖先的优良传统,善良友爱,热情好客,温良恭俭让。一般门都是虚掩着,你推门进去,院子里的主人看到,点头示意,任你拍照,毫无厌意。碰到饭点,还招呼你吃饭,仍是那句老话:吃了没有?这和河南人没有区别,因为都是洪洞大槐树下的人。


  这里的人,可不敢小觑,特别是老人,大都艺术细胞等身,文化底蕴深厚,绝活拿手,不愧为古民居先民的继承人。


我和彩虹老师偶遇,一块走进一座古院落,看到一位八、九十岁的老翁,鹤发童颜,仙风道骨。我说,给您老人家拍张照片吧,他一边点头一边走进屋里,我们以为他不让拍呢,片刻他走出来,俨然换了一个人,老人家专门换上了过大年才穿的大红的唐装,顿时是满院生辉,热烈喜庆,他端座椅子上,任我们拍照,后又听说,他书法了得,就让他挥毫泼墨,我们又拍照一番,对老人心生敬意。不由感叹,这古老的村子里的人果真不一般。


又走进一座古院落,这是被门口的一块介绍牌所吸引:院中有株五百年的腊梅树。我们正在欣赏古树,看到树下放着一台杨琴,就问房主会弹吗?房主指着一位老者说,他是杨琴大师的传人。老先生也不拿捏,叮叮咚咚,高山流水般弹奏起来。五百年腊梅树下,古宅百岁老人抚琴奏乐,令人惊叹不己,兴奋不已,快乐不已,太绝了!

满腹经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