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尔干对人们的吸引源于重要地理位置和跌宕起伏沉重的历史,以及特有自然和人文景观。塞尔维亚、波黑、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之行,虽然是巴尔干一小部分,也可以说是“小巴尔干”,但这里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足以震荡和影响世界,是巴尔干以“欧洲火药桶”而闻名的缩影。历史虽已过往,但山河依旧,而且根深蒂固的民族、宗教等矛盾进一步深化,如有兴趣与我一起回忆走过的旅程。

我们乘坐大巴从匈牙利入境塞尔维亚,进入巴尔干。

导游刘伟在贝尔格莱德上了我们的车,他从居住的维也纳赶过来,负责巴尔干行程的解说。刘伟天津人,双硕士,来欧洲已18年,做导游多年。虽然巴尔干旅游线仅开二三年,但他对这个地区情况比较熟悉。

贝尔格莱德座落在萨瓦河与多瑙河交汇处,当我们来到卡莱梅格丹城堡,站在高处俯瞰,看到了两河交汇口,萨瓦河并入多瑙河浩荡向前奔流。这里植被茂密,风光秀美。

卡莱梅格丹城堡,意为“战地城堡”,由巨大石块建造,自2300年前的凯尔特人统治时期就是军事重地,从中世纪不断扩建,是欧洲最古老的城堡之一,它见证了贝尔格莱德的历史。

城堡分为上城和下城,从大片遗址和厚重的墻壁可以看出其规模庞大和坚固程度。城堡上高大胜利纪念碑上的保护神,一手持剑,一手持和平鸽,表明塞尔维亚自古以来是不畏强权,珍惜和平的国家。

卡莱梅格丹城堡附近的圣沙华大教室,是世界十大正东教敎堂之一,已动工建造百余年,至今没完工,据说里面装修富丽堂皇,可惜那天没开放,不能入内观看。


原南斯拉夫中,塞尔维亚、黑山、马其顿等信仰东正教,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信仰天主教,波黑信仰东正教、天主教和伊斯兰教,科索沃信仰伊斯兰教。这个地区战乱频发,宗教多样与民族复杂是重要原因之一。波黑战争就是信仰三个不同宗教的塞、克、穆之间的战争。

到贝尔格莱德的游客,必定要去铁托墓。铁托是原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最高领导人。


他去世后,人们遵照其遗愿没有专门建造陵墓,而是把他葬在他所喜欢的花房中,白色灰纹大理石的棺椁写着“约瑟普.布罗兹.铁托 1892一1980”几个金色大字,没有任何装饰和平价,显得简洁朴素庄重。

南斯拉夫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产物,二战中铁托组织人民顽强抵抗法西斯入侵,赢得国家独立。


战后在东西冷战铁幕中,推行不结盟运动,反对苏联干涉,反对霸权主义,独立自主发展社会主义,取得辉煌成绩,成为仅次于苏联的东欧强国,在国际上具有举足轻重地位,铁托被称为二十世纪最杰出领导人之一。毛泽东主席曾评价:铁托是块铁。


全世界有126个国家派出208个代表团参加他的葬礼,东西方大国的主要领导人几乎都来了,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其在世界影响可见一斑。


在铁托墓室墙上挂着反映其葬礼的巨幅照片上,可以看到当时我国最高领导人华国锋,与世界各国政要站在葬礼台上。

铁托墓正门前的喷泉。

南斯拉夫只存在了70多年,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更是短暂到40多年。从1991年到2006年,南斯拉夫分离为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马其顿、波黑、黑山、塞尔维亚等6个国家,2008年塞尔维亚两个自治省中的科索沃也宣布独立,并已得到100多个国家承认。


南斯拉夫解体折射出大国对这个地区的争夺和控制,以及民族复杂,宗教多样尖锐矛盾。历史好像又回到原点,但这不是简单的回归,解体过程的连年战乱,民族相互残杀,给这个地区的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


原南斯拉夫解体后各国地图。

人们普遍认为,南斯拉夫的解体,铁托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是对主体民族塞尔维亚族的打压。国家稳固,主体民族必须强大。铁托出生在克罗地亚,推行对塞尔维亚族压制政策,执政几十年,塞尔维亚人口由45%下降的35%,为国家解体埋下隐患。


二是实行轮流总统制度。铁托自己当总统几十年,但为了维护克罗地亚等利益,在死前向地方放权,并搞了个总统轮流制度,即总统由6个加盟共和国的总统轮流当,这是南斯拉夫解体的关键因素。


可以说铁托缔造了南斯拉夫,也葬送南斯拉夫。当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希望巴尔干有个强大的南斯拉夫,他们推波助澜肢解,也是南斯拉夫解体重要原因。


铁托墓花园内伫立着一尊铁托身穿军装,低头沉思的雕塑铜像。他不会想到由他缔造的在世界享有很高地位的,在南斯拉夫地区历史上最强盛的国家在他去世后,仅十余年即分崩离析。

离铁托墓不远处的雕塑,意为南斯拉夫分离为6个国家,第7个也将呼之欲出,这是塞尔维亚很难抹去的痛。

我们来到被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旧址。1991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因科索沃战争,轰炸贝尔格莱德,炸毁我国大使馆,当场炸死中国三名记者邵云环、许杏虎和朱颖。纪念牌下摆放着人们敬献的鲜花。


2016年习近平主席访问塞尔维亚,第一站就来这里凭吊。共和国和人民不会忘记为国捐躯的烈士。历史不容忘记,和平永远珍惜。

纪念牌用中塞两国文字刻着:

谨此感谢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塞尔维亚人民共和国人民最困难的时刻给予的支持和友谊

并谨此缅怀罹难的烈士

现在大使馆遗址已成为工地,由山东高速集团公司投资建设的,高10层的“中国文化中心大厦”正拔地而起,这里将承担新的使命,成为西巴尔干地区首家中国文化中心。

贝尔格莱德市市长马利在大厦奠基仪式上宣布,中国文化中心大厦外面的街道命名为“孔子大街”、广场命名为“中塞友谊广场”。

中国文化中心大厦工地旁边竖立一尊孔子铜塑像,将立于贝尔格莱德“孔子大街”上,供人们瞻仰。


不过这尊孔子铜像与在国内见到所有孔子像大相径庭,传统的孔子的大脑壳没有了,好像因为大脑壳才称“孔丘”,头上还加戴了一顶帽子。世界在变,孔子像也在变。

从贝尔格莱德去波黑首都萨拉热窝,没有高速,大山连绵不断,大巴在弯弯曲曲狭窄公路上艰难行进,有的路段险峻,一边是悬崖峭壁,让人胆战心惊。近300公里路程走了六七个小时。

开车师傅是捷克人,自布拉格机场拉上我们,他开着大巴无论是高速,还是城市小巷,或是山路,行车、会车、倒车稳妥到位,双手操作的方向盘行云流水,运用自如,恰到好处。他高超驾车技术常引起我们不由自主的热烈鼓掌。


他敬业,车擦的一尘不染。给游客装卸行李,装车时行李总是排列的很整齐。他也注意仪表,穿戴整齐,打着领带,皮鞋铮亮。虽然语言不通,我们交流很少,但他给大家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车沿着萨瓦河行走,风景如画。


刘导在不断讲解,介绍巴尔干各国历史现状、风土人情,地形地貌。他多次说,巴尔干旅行要有忍耐性,因为行程有许多不确定性。如堵车、就餐、恶劣天气等,他常根据实际情况调整行程。


开辟巴尔干旅游线是近二三年事,还有待完善,巴尔干一路上很少见到中国团。我们运气不错,既没有堵车,天气也不错,多数天艳阳高照,偶尔飘来零星雨点,或晚上下雨,第二天开晴。巴尔干之行是令人愉快的。

刘导说,只有在巴尔干才能见到这种云状。

沿途刘导多次讲到波黑战争和科索沃战争对人民带来的灾难,各族人民流离失所,饥寒交迫,现在就业难,收入低,富裕的南斯拉夫被战争摧毁。他对各民族也都有较多评说,如说塞尔维亚人厚道重交,知恩图报,对中国友好。


讲到科索沃战争,刘导说战争是由阿族挑起。一个独立国家,如地方政府组织武装力量搞分离分裂,中央政府当然当仁不让给予坚决镇压,过去美国南北战争,俄罗斯的车臣战争都是这样。但当南联盟的自治省科索沃组织武装力量,搞分裂,南联盟出兵维护国家统一,却遭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反对,并且以此为由,北约对南联盟进行长达78天的精确轰炸,这是地地道道的强盗逻辑和双重标准。


科索沃仅有1万平方公里,却被塞尔维亚人视为发源地。自从信仰伊斯兰教的阿尔巴尼亚人进入后,改变了该地区的人口结构,塞族人被阿族人挤出了这片土地。塞族人不会放弃这块“祖宗之地”,只要有导火索这里就可能引爆战争。


看到沿途塞尔维亚乡镇住房都不错,多数是两层砖瓦房,这可能是社会主义时期的积累。

途中一个休息点,我们看到用这种方法烤全羊,水推木轮,一个木轮带动4只羊转动,在炭火上烤,既省力,又烤的均匀。

在寒风中来到群山环抱的萨拉热窝。中国人对萨拉热窝的了解,是上世纪80年代引进南斯拉夫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我们这一代曾看过多次,深受感染。

漫步在古老的大街小巷,寻觅“瓦尔特”战斗的踪迹。

“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在这条大街上曾发生过枪战。

电影里的清真寺。

这个钟楼应该很熟悉,这里发生过激烈的战斗。

电影里的“铁匠街”

饰演工匠演员的儿子,把铁匠辅开成工艺品商店,吸引了不少游客。

他愿抱着他父亲在电影中表演的形象与游客拍照。

这里也是萨拉热窝最别具风情,五光十色的集市中心。

琳琅满目的商品,以手工打造闻名。

萨拉热窝的拉丁桥是一座普通的四拱两孔石桥,它非常出名,是因为这里的两声枪响,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1914年6月28日上午10时,塞尔维亚19岁青年普林西普,在拉丁桥北头的大街上,向奥匈帝国斐迪南大公夫妇射出两颗子弹,大公夫妇旋即毙命。以此为由,一个月后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宣战,仅几天德、英、俄、法等几个大国都卷入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刘导指着桥北这条正在行车的街的位置说,普林西普就在这个位置开的枪。


一战从这里弥漫扩张,二战同样是残酷的战场。不到半个世纪后,这里再起战乱。1992年4月6日波黑战争爆发,战争进行了近4年,是二战后欧洲最大的一次局部战争。波黑三个主要民族进行领土争夺战,并伴随着惨烈的“种族清洗”式的驱赶和杀戮。同时,塞族武装对萨拉热窝围城长达三年半,是现代最长时间的围城战,超过斯大林格勒和列宁格勒的围城战。虽然萨拉热窝没攻下,但成为一座死城。

偶尔看到一个资料,介绍波黑战争起由,是由一位青年穆斯林闯进正东教堂,向正在举行婚礼的塞尔维亚一对新人射击,当场打死新郎的父亲,引发战争。这只能是战争导火索,当时为波黑向何处去,三族的各种手段都用了,就差战争的导火索了。


清真寺一位面壁而立的女性,是在祈祷永久和平吗?

刘导专门带我们看了“萨拉热窝玫瑰”,这是战争的痕迹,人们把路面迫击炮弹孔用红色树脂填平,显示出的图案。这是个美好浪漫的名字,但战争却是无情的,波黑400多万人口,有200多万成为难民,死亡20多万。

波黑正式名称为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战争让其碎片化,一个国家三个民族成为两个实体。即由波什尼亚克族(铁托时期为压制塞族,发明的穆斯林族,也称为穆族)和克罗地亚族组成的波黑联邦;塞族组成的塞尔维亚共和国。波黑两个实体经济完全独立,并各有一套行政机构,有各自的总统、海关、邮政甚至警察部队。刘导说波黑各级机构办事效率低,腐败盛行。


波黑中央机构为主席团,设3名成员,分别来自波什尼亚克族、塞尔维亚族和克罗地亚族。3人轮流担任主席行使国家元首职责,8个月一轮换。有人说波黑有3个总统,轮流坐庄。

有的媒体说,现代代议制的所有缺点,都可以在波黑找到。


波黑地图,黄色为塞族,绿色为穆旋,蓝色为克族。三族同床异梦,对国家缺乏认同感,这是波黑长期处于分裂的隐患。

在波黑沿途不断看到路旁竖立大幅男女照片,刘导说,这不是明星,而是竞选宣传图片,波黑正在进行4年一次的大选。最近看到一则消息,波黑塞尔维亚共和国选出女总统热莉卡.茨维亚诺维奇。


战争已经渐行渐远,波黑步入正常的生活。但战争给人们造成的创伤难以抹平,民族和宗教矛盾依旧深刻,南斯拉夫的解体进一步加剧了这个地区的矛盾,巴尔干“火药桶”的形态并没有改变。


下图是新当选的波黑塞尔维亚共和国女总统热莉卡.茨维亚诺维奇(选自网络)

从萨拉热窝出发,行200余公里,大巴进入克罗地亚,走一段平原,再沿海岸线走,全是很不错的的高速公路,这是加入欧盟带来的实惠,克罗地亚也成为北约成员国,完全脱胎换骨,进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行列。


2018年值得克罗地亚骄傲是足球,这个仅400多万人口的欧洲小国,前不久在莫斯科强手如林的世界杯赛中,竞然进入决赛,获亚军,举国欢腾。

克罗地亚国土5万多平方公里,海岸线长达1770多公里。从地图可以看出,长长的亚得里亚海东海岸几乎都是克罗地亚海岸线,狭窄的国土紧紧抱裹着波黑,波黑仅有20公里左右海岸,还被克罗地亚几个岛屿堵在前面,波黑显得尴尬窝囊。这个地区战争不断,应常划分国界,不知为什么波黑没弄点海域。


我们沿着克罗地亚海岸线去杜布罗夫尼克市,竟然还要经过波黑的塞尔维亚共和国,要折腾办理进关出关的手续,原来这个城市是块飞地。太不可思议了,明明应是波黑塞族的地盘,却出现克罗地亚城市。可见克罗地亚人自古以来就重视出海口和商品交易。


下图拉大,可以看到我用红色圈起的杜布罗夫尼克。

杜布罗夫尼克,是克罗地亚东南部港口城市,最大旅游中心和疗养胜地,建于7世纪,是世界文化遗产。大巴通过狭窄小路直接开到杜市古城堡。

古城堡依山傍海而建,雄伟壮观。

古城堡用花岗岩砌墙,厚5米,高22米,长2公里,外面有护城河环绕。

城墙上建有楼塔,东南西北各有城门。

在欧洲见过许多古城堡,与其它不同的是这座古城堡仍然发挥着城市的作用。罗马风格、哥特风格、文艺复兴凤格和巴罗克风格的教堂、修道院、市政厅、钟楼、旅馆等都在各司其职,是欧洲中世纪保存较完整的古城堡。大街小巷排满商铺,市民和游人熙熙攘攘,一片繁华。

这个城堡的规模、建筑档次,显示了当地在古代那种落后生产力下的雄厚物质基础。当地导游说,在古代这里主要靠制盐、造船,特别是制盐,在古代是斤盐斤金,同时这里的港口极大方便了与外贸易。

市政厅,里面还设有监狱。

富丽堂皇的教堂里正在做礼拜。

教堂前即将上演一场交响音乐,看上去乐队比较上档次。

街头饮食休闲的人们,多数应是当地市民。

城堡依山而建,这种小巷有多条。

城堡东门外就是港口。

人们说杜布罗夫尼克是亚得里亚海的一颗明珠,没有到过这里,就没有完成克罗地亚之旅。

在去往十六湖的路上,刘导指着大片荒芜土地和一些废弃房屋说,这是克罗地亚族杀戮和驱赶塞尔维亚族留下的。克罗地亚境内20万塞族人有多少人被杀害,多少人流离失所,没有人能说清楚。看来战后以西方主导的国际审判,只针对塞族人有失公允。


不可思议的同宗同源于斯拉夫的克罗地亚族与塞尔维亚族好像有世仇,二战初,克罗地亚如同被法西斯同化,屠杀了很多塞族共产党。有人说二战期间南斯拉夫死亡人数,一半是两族的互相残杀。

十六湖是克罗地亚最大国家公园,面积19400多公顷,在狭长的10公里山谷中,有相连十六个湖泊,故称十六湖国家公园。

无论是景色还是地质成因,都与我国九寨沟极为相似,因此在中国人们又称十六湖国家公园为“欧洲的九寨沟”。

九寨沟与十六湖谁更胜一筹,智者仁者。我感到从景点宽阔度、湖泊变幻、瀑布气势,九寨沟要强与十六湖。

十六湖最大瀑布,不难看出,其落差和宽度都逊于九寨沟。这里瀑布被人们称道的是密度、绚丽和多样性。据介绍,十六湖的瀑布被评为世界最漂亮的十大瀑布之一。

十六湖被列为世界自然遗产比九寨沟早了13年,但九寨沟早已蜚声世界,十六湖直到克罗地亚独立后,才慢慢被人们所知。

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是受人喜欢的旅游胜地,中世级老城区,也称为上城让人流连忘返。

圣马克教堂位于上城中心地带,吸引人的是教堂的独具匠心设计的屋顶,彩色图案显示的是萨格勒布和克罗地亚的徽章,白墙和蓝天将其衬托的光彩夺目。所处广场与教堂同名。

圣马克教堂左边是市政厅,右边为议会,但多数人被教堂吸引。

广场旁穿戴整齐的4位老人乐队正准备演奏。

这位老人在不停的弹琴,发挥艺术特长的乞讨,让人感到这种谋生手段的尊严。

圣母升天大教堂是萨格勒布市最高的建筑,教堂顶的双尖塔主宰着萨格勒布的天际线。

教堂上面装饰很多雕塑人物,栩栩如生,每个人都有不凡的故事,因为他们已脱离凡尘。

教堂对面高高的石柱上站立着金灿灿的圣母,圣母是耶稣的生母。圣经中,处女之身的玛利雅受圣灵感孕,生下耶稣。西方人尊她为“天主之母”。

国家戏剧院,欧洲最故老剧院之一。

国家戏剧院与圣凯瑟琳教堂合影。欧洲各地教堂很多,并且建筑气派豪华,宗教在欧洲人的生活中占有相当重要地位。

这条街布满博物馆、艺术馆、图书馆等,特别是萨格勒布大学是欧洲最早大学之一,有350多年的历史了。

耶拉西奇广场也称共和国广场,这里人山人海,正在举行文艺演出,这些老年人演唱都很卖力,个个精神饱满,很活泼。这是一座充满生气的城市。

广场中的青铜雕塑是民族英雄耶拉西奇,1848年他率领人民战胜外来侵略者,赢得了国家独立,为了纪念他,1866年建立了这个广场。


萨格勒布有抵抗外来侵略的传统,铁托的故乡库姆罗韦茨村距这里只有60余公里。铁托早期从事革命活动就是在萨格勒布市。

巴尔干最后一站是卢布尔雅那市,是斯洛文尼亚首都。斯洛文尼亚200多万人口的小国,似乎一切都显得小,城市小,不大的中心广场上的市政厅,以及巴洛克式的卡尼鄂拉喷泉,都是地标。当然这些建筑的历史也有300年左右,留有文艺复兴的印迹。

高处的古城堡显出其历史悠久。


斯洛文尼亚是第一个闹独立的前南斯拉夫加盟共和国,虽然与南联盟进行了被称为“12日战争”的战争,但没有真打,南联盟即撤军,所以其独立基本没受战争损害。斯洛文尼亚的独立,促使南斯拉夫解体,使西方大国控制了巴尔干,也彻底把俄罗斯势力逐出了这个地区。

这个桥称为“三桥”,比较有规模,也有档次。

三桥头上,有个黑人在敲鼓,他敲打的有力也很有节奏,常有游人把硬币投到他面前的小筒里。

刘导把我们带到这面旗帜下说,这是“马尔他骑士团”的大使馆。让我们知道了这个世界最著名的微型国家。


让我们惊异的是这个国家没有领土,没有警察和军队,但拥有自已国旗、货币和邮票,居然还与104个国家建立外交关系。在罗马租用1.2万平米大厦,称为“马尔他宫”。国家最高领导是大教长,下面有事务大臣、外务大臣、医务大臣、财务大臣等。


马尔他骑士团是1000多年前十字军东征的产物,它是历史上著名的三大骑士团之一,是十字军东征时期最具战斗力的一个组织。


这个国家非常富,收入主要靠慈善捐款和收取会员费,此外还卖骑士爵位。目前世界各国共有12000多名骑士,这些骑士大多是各国显贵。

马尔他骑士团的旗帜展开是这样的,是别具一格的十字图案。

在卢布尔雅那的这条街上,刘导最后的解说,为我们巴尔干之行划上了句号。

巴尔干之行虽然紧张,但大家都很有兴趣,很振奋,很愉快。特别是全程无自费项目,保证行程按计划,张弛有序进行。刘导业务熟,很负责,带队滕女士说我们运气好,天气不错,还碰到了大牌导游。可以说巴尔干之行是尽善尽美!

感谢亲朋好友的转发、评论和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