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問師曰】 弟子愚鈍,常常遇事不解。 幸有恩師,不厭其煩,時時賜教。 幸甚至哉。

弟問:邑城新近出土明朝古墓葬,一青花盤、一水晶璧,吾師知否? 師曰:知。 弟問:二者之間,可有高下? 師曰:尤喜水晶之璧。 弟問:盤大而璧小,大可盛佳餚美食,小只盈寸;吾師何棄大物偏愛小玩? 師曰:盤雖大亦完整,青花白底,奪人眼球;然,尋常物也。璧雖小,盈寸耳,玲瓏剔透;妙物也哉。 弟問:弟視水晶,若玻璃,何故吾師偏愛之? 師曰:非也!璧之包漿,古澤豐也! 弟又問:邑城之投龍玉璧,師知否? 師復曰:投龍之璧,貴在載文錄事,若無文、陋甚。 弟乃服。

弟問:何謂大道素簡? 師曰:無華之美,自然之態。 弟問:安至器皿、安至畫作、安至詩詞歌賦,等諸般技藝可通假乎? 師曰:然也,道通天地。 弟問:深山松子落,古井聽波聲。何處自在? 師曰:知之,不知;知之樂,不知兀。 弟服。

弟說:某某詩刊,九成之上皆垃圾。 師云:(時吾師,頭如霜,一怔之後,目露神光,語自無奈,惟點頭)亦是。 弟說:文乃心中騷數,曲自天成,胡說八道。 師云:神思皆疲,如泥壘牆。 弟說:名頭響亮,不如文章獨到。 師云:古有:語不驚人死不休。 弟說:千古江山惟一嘆,萬千紅塵不足論。 師云:合。

弟問:盛名無數、盜名無數、謀名無數,塵世何以致脫? 師曰:紅樓之首、水滸之末、唐詩之壓卷,作如是觀。 弟問:名利場何處來,何處去? 師曰:有器盛之,無器何如。 弟問:日無所求,何得樂? 師曰:樂無事,為致樂。

弟問:名重幾何? 師曰:無價。 弟問:何謂無價? 師曰:清無價、濁亦無價。 弟問:請吾師釋之。 師曰:上清者得名,上清者自清,無須名。 流濁者得名,天下其惡。 弟問:上清之名稀罕、流濁之名累累,為何? 師曰:名如泉水,在山清出山濁。 弟問:聽泉洗心。 師曰:真水無香。


弟問:名有毒? 師曰:人間至毒。 弟問:欺世盜名之輩,其心可誅? 師曰:可誅。 弟問:世事無常,人心叵測,何能揚清除濁? 師曰:人間煙火,千年一夢,尚在夢鄉。 弟問:名利場。 師曰:欲窟窿。

弟問:誠信難、赤心難? 師曰:皆難。 弟問:名利二字,何處參? 師曰:面前人後。 弟問:千古奇書是人心? 師曰:不可讀。 弟問:何處可修? 師曰:無物。 弟問:心為無常。 師曰:一念天堂。 弟服。

〈前四图,来自网络〉

一日,九峰梅林。

弟問:傻貳之雜文,可得三十分?

師曰:八十。


弟突然耳熱臉赤白首低,久久復歸於平望。吾師鼓勵之苦心,隨梅馨沁入心田。

弟問:何為朋友?

師曰:彼此之間,相互映襯,是朋也。


弟問:交以心、惜以義、關乎情、守以節,如是可乎?

師曰:善。


弟問:互欣賞、同聲氣、相提攜、意乃稠,可為友乎?

師曰:義為先、知乎禮、行有規,幸甚。


弟復問:朋友二字,銘動腑內,易得乎?

師曰:一諾千金,人間至誠,緣寡也。


弟默然不語。


臨風獨醉樓 《筆尖亂彈》系列文叢之四十六 圖文 傻貳 公元貳零壹捌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