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8日,来自全国各地50年前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五七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下放到青山垦殖场的知识青年,今天回娘家了。

来到了思念已久的第二故乡。

故地重游,青山场变化真大呀!

50年前的知青。

来到青山场,老知青受到了场领导和场职工们热烈欢迎,多年未见面的战友更是亲切的握手,拥抱,合影,高兴极了。

难忘的1968年, 那是我们学生身份的终点。 尽管我们并不情愿, 尽管初中的课程还没有学完, 尽管未来目标是高等学府, 我们的人生道路却发生了逆转! 我们真的很留恋, 留恋那书声琅琅的校园。 在那珍贵的豆蔻流年, 每人都像是贪婪吸允知识的海绵。 虽然憧憬着将来要当科学家, 我们却不得不辍学离开了校园! 难忘的1968年, 我们有的下乡,有的上山, 告别父母亲人, 去靠近贫穷、愚昧、落后和僻偏! 我们进入到最初级的产业, 离科学和文明越来越远。 我们操作最落后的耕作方式, 面朝黄土背朝天! 本来就缺少知识的青年, 去接受更没知识人的教传。 还没接受完中等教育的我们, 个人才智的路径遭突然截断。 我们被锤炼了筋骨, 同时却空虚了“脑干”! 六个年级的学生, 全部都废学去种田, 社会的科学人才, 已然出现断层和塌陷。 多了低层次的农民, 少了高层次的科研人员! 我一直不能理解: 我们还没来得及学习知识, 怎么成了“知识”青年? 难忘的1968年, 那是我们走向社会的起点。 难忘的1968年, 我们的青春刚开始扬帆! 没有清洁的饮水, 没有照明的灯电, 喝的是大水坑里的混水, 先挑到缸里,再用明矾“沉淀”。 没有现成的熟地, 全靠开荒种田。 插秧时茌硬的土地和残留的苇根, 磨秃了女孩子稚嫩的指尖。 难忘的1968年, 我们一生只有一次的豆蔻华年。 我们走得曲折, 我们走得蹒跚。 酸里拌着辣, 苦里拌着咸! 从1968,到2018年, 光阴似箭, 弹指一挥间。 一眨眼, 已经过去了五十年! 当年是“羊尾小辫儿” 现在已两鬓斑斑! 我们的青春去了哪里? 每个人最最珍贵的一段! 留恋啊,留恋, 我们真的留恋! 前些天, 去寻找饭店, 家家都是预定满满, 似乎“全社会”都在“吃饭”? 没有规定,没有文件, 没有号召,没有串连, 只有心灵在召唤: 我们需要追忆, 我们想要见面! 整个金秋九月, 知青聚会成为了“主旋”。 难道仅仅是一次见面? 难道仅仅是一次会餐? 为了这次聚首, 我们整整 酝酿了五十年, 准备了五十年, 等待了五十年, 积淀了五十年! 名义上是联谊, 本质上是祭奠! 祭奠自己逝去的青春, 而不是那个“事件”! 留恋的不是吃过的苦, 也不是遇到的难。 留恋的是自己的青春, 是那一去不再回的珍贵华年! 为了补回被耽误的学业, 回城后, 我们上班、补课、家庭、孩子四任一肩! 电大、夜大、成人高考, 下课后,还要到单位再去加班。 我们承受着家人的报怨, 也曾因上课请假被领导所不满, 没有时间把孩子陪伴, 牺牲了多少自己的睡眠? 早晨骑自行车上班, 嘴里背英语单词反复叨念, 连车上驮负的孩子都记住了, 自己却还是没能记全。 只得再翻开小本儿------- 一遍又一遍,如此往返! 看到今天的大学生们, 能集中精力地学习在------ 全日制的大学校园。 我们何曾有这样的机会? 真的是羡慕,真的是眼馋! 五十年啊五十年, 大家都在纪念五十年! 五十年已是人生的大部, 一辈子会有几个五十年? 不要光说无悔, 不要光说历练, 不要光说承担, 不要光说奉献! 我们也有委屈, 我们也有遗憾! 我们并不怕苦, 稚嫩的双手曾经磨出老茧。 我们没有沉沦, 路虽崎岖,咬紧牙关。 我们回城后仍在做出牺牲, 被“下崗”时也没给国家添乱! 有人说, 耽误你们的, 不就只是那几年? 君不见, 那是我们人生的哪个阶段? 我们尚未学会知识, 我们正在需要充电, 那是我们青春的起点, 那是我们关键的起跑线! 我们也曾拼搏, 我们也曾苦干, 但我们在社会中, 是属于哪一个层面? 国家的科技屡屡被人封锁, 包括被拤脖子的“芯片”。 但我们的这茬人里, 有几个能参与到高端科研? “一星两弹”, 和我们这茬人又有多大关联? 不是我们不想, 是心有余,却技不从愿! 心不甘啊心不甘, 真的心有不甘! 昨天,今天和明天。 “五十年”, 几乎是我们的全部“昨天”!, 聚会桌上, 大家都在祈祷健康, 都在祝福明天。 其实每人心里都有没说出来的话: 我们今天是在“谢幕”, 这是我们对全社会的最后一次呼喊! 尽管,我们曾经“斗地”, 尽管,我们曾经“战天”, 但,那全都是在昨天! 我们不再是家庭的支柱, 我们不再是社会的中坚。 我们即将退出“舞台”, 不管我们情愿不情愿! 人生只有单程的路, 时光之河只能奔流向前。 青春如此“短暂”, “芳华”已去不再复还。 我们经历的是怎样的青春? 有人说,是蹉跎, 有人说,是历练, 有人说,是彷徨, 有人说,是蹒跚, 有人说,是抗争, 要我说,是酸甜苦辣咸! 大家都在尝试写诗, 人人都在努力留言。 我们不愿被忘却, 希望史册中记有我们的一篇。 我们不愿作昙花, 害怕被历史的河流所湮! 真的值得回忆, 真的值得祭奠! 为了我们逝去的青春啊, 为了我们珍贵的五十年!                      

字幕墙滚动播出;青山人民热烈欢迎知青亲人回娘家! 庐山青山场知青上山下乡五十周年联谊会

青山场领导曾场长讲话,对知青50年后回娘家表示热烈欢迎!并对知青们对场里贡献表示感谢!希望大家有时间多回娘家看看。

知青们为答谢青山场领导和职工热情接待,上台演唱了由刘华国政委亲自作词,作曲的;是我们心中的花,歌颂青山人民。

知青们为联谊会献歌

赵国芳团长为联谊会献歌。

王文为联谊会献歌。

刘华国政委为联谊会献歌。

刘华国,王文,李文远清唱京剧沙家浜选段;斗智

老知青为联谊会小提琴独奏。

知青们为联谊会献歌。

大家快乐交谈,干杯。

大家快乐交谈,敬酒。

拍照留念。

   聚会有感 雨文 知青欢聚青山鉴, 记念下放五十年, 久别重逢笑带泪, 双手紧握肩靠肩, 知心话儿说不完, 热情拥抱脸貼脸! 会前人人翘首盼, 会中激情尽绽放, 歌舞演讲多精彩, 会后依依惜别伤, 兄弟情满鄱湖水, 战友谊贯大青山! 一幅聚会精装版, 留作纪念永珍藏, 新的思念与期待, 陪伴夕阳好时光, 我为参会多自豪! 再为聚会点个赞!

  难忘一九六八, 作者,魏,春,明 知青命运开端的一九六八, 令人感奋悲摧的一九六八。 终身难忘还是那一九六八, 五十年前依依不舍离开家。 告别中学告别校园朵朵花, 师生分别从此运道转弯啦! 那天爸妈送我上车去乡下, 妈妈叮嘱我要照顾好自己, 说着说着泪流满面满際诧, 爸爸无语默默看着我和妈, 俨然屹立气氛形似高气压, 锣鼓声中呜呜咽咽送行啦! 生平初次乍出远门离别家, 乳溴未干就入社会摸滾爬, 不会游泳也被抛进大海吧, 家中亲人怎能放心不牵挂! 好在上山下乡近在青山场, 来的大多都是本地知青娃; 然而日常生活确实艰难啊, 十几元钱月薪本就不夠花; 食堂用餐必须自购饭菜票, 买米买油自炊要凭粮油卡; 物资匮乏生活定量多凭票, 忍饥挨饿干活时觉骨散架; 既要革命斗私批修说套话, 又要生产双抢开荒又种茶; 接受教育忆苦思甜不忘本, 胸怀世界支援革命亚非拉; 五七指示干部知青一块下, 插队落户強纠窝在老乡家; 五七大军组建文艺宣传队, 苦中作乐自行愉悦你我他; 谈情说爱借着房舖便成家, 勉为其难互相照应避风沙。 文革后期乡镇企业风涌起, 场办工厂打工方有工资拿; 砂轮齿轮电镀丝攻连番发, 寒暑表扇服装钢球忙开打; 吃力不讨好南风吹北风刮, 缘无定力人才四散去自发; 一口老井吊桶水供几十家, 树倒猴散能者背井走天涯! 文革收场知青返城笑哈哈, 务工打杂顶职父母终回家; 可是不久下岗下海处境差, 为了活命谋生想方又设法; 终于熬掉青春酷暑到秋下, 蓦然回首夕阳西落遍晚霞。 捶胸顿足知青命运怎么啦? 呼天呛地感慨万千难作答! 有人说来响应号召为国家, 有人说到伤心之地留后怕, 也有说是前世作孽今世罚, 还有说是命中注定认命吧! 实则青春拋撒一地是芳华, 青山无意青春无悔是真话; 不论命运国家还是亚非拉, 怨天怨地不怨自已成佳话! 知青佬们带个手机游天下, 皇上未知现代生活啥模样; 老了真好活着就有养金拿, 许多未老先夭说没就没啦; 活着最好微信温暖亿万家, 神仙哪知微信上网是个啥! 知青朋友白头谐老不焗油, 知青精神不失自我顶呱呱; 精神独立顺心之年活潇洒, 思想自由我是我来他是他。 五十年前还是莘莘知青娃, 五十年后变成老爸老妈妈; 五十年滋味酸甜苦咸涩辣, 五十年光景翻天复地变化! 终身难忘还是那一九六八, 知青命运开端的一九六八! (为庆祝知青上山下乡五十周年而作 魏春明 2018.10)

欢聚

知青和当年妇女主任,职工合影留念。

拍照留念

拍照留念。

拍照留念。

知青们为联谊会献歌。

拍照留念。

拍照留念。

拍照留念。

拍照留念。

拍照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