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年岁的增长开始喜欢雨,可能是觉得无眠的夜太漫长,需要一些点缀,城市的生活太恬噪

我喜欢雨季,更甚明朗月夜,或者星光灿烂。 雨夜给我更多的生命感受,我喜欢晚上出门,在大街小巷漫游,看街灯次第 开放,熄灭,看霓虹灯闪烁,车流滚滚。有时打一把伞去郊野,听虫明唧唧,蛙 声如鼓,感知生命的意趣。 我不耐寂寞,却只能在寂寞里追寻。我有自己的信念,不会为了驱除孤独和 寂寞,刻意的去太阳底下给自己找个影子,或去月下找朵花倾诉。我像一摊焦躁 的地衣,在雨夜得以新生,虽然雨夜把夜鸟都赶回了家,把所有的浪漫都赶回了 窗帘后面,把所有本该发生的故事提前结束,打上一串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省略 号。 雨夜抹在脸上,那种感觉非常美妙,清如醍醐灌顶。朦胧灯下的雨帘,是造化织 就的一副最副诗情画意的图画,那种绵绵不绝如喃喃情话的雨声,是我听过的最 美妙的乐音。雨,也许“润物细无声”,可天一两,眼前山青了,水涨了, 花艳了,人呢?更清爽了。 雨夜,总会有点愁吧,淡不会很浓,很沉,让人压抑,林黛玉的秋风秋雨愁 煞人,我没那种感觉。愁什么呢?花信固然够短,可电话线长着呢。窗外或许秋 风瑟瑟,秋雨绵绵,可电话线那头的盈盈的笑意,就是太阳,就是鸟鸣,就是融 融的春日丽景。 雨,不仅仅是背景,披着夜色,羞涩的走进我宁静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