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01
曾晓柔和程明昊是高中同学,在那所位于城乡结合部的高中,学生大多来自附近的农村,因此父母都是知识分子的明昊在人群里就显得气质格外出众。


曾晓柔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程明昊的,喜欢写日记的她把对明昊的点点滴滴的好感都记在日记本里。


本来写写日记也没什么,哪个少年没有过一些学生时代单恋或暗恋的事,只是不巧的是晓柔的妈妈发现了女儿的这个秘密,出于对家人的信任,晓柔的日记本没有上锁。


晓柔妈妈先是气冲冲地去了明昊家,明昊妈妈知道有女生喜欢自家孩子,而且还是个品貌、家世都还不错的女生,就宽慰晓柔妈妈说,马上就高三了,先安抚好孩子的情绪,等到他俩都考上了大学,就随他们去,哪怕一毕业就结婚我们也不反对。


接着晓柔妈妈又去找了校长,明昊和晓柔可都是学校里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校长也不敢含糊,于是高三开学的第一个学期就把晓柔给转到另一个班级去了。


转了班级的晓柔在新班级里一个朋友也没有,再加上同学们私底下对她转班原因的各种版本的议论,晓柔突然有了四面楚歌的感觉。


高三的下学期,作为走读生的晓柔每晩下了晚自习回家,别的女生都成群结伴,有说有笑,只有晓柔独自一人,形单只影。


学业的压力,情感的失落,晓柔盼着快点高考,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那年的高考晓柔发挥得有些失常,只考上了本市的一所财经类大专,倒是明昊如愿以偿考上了省城的一所重点院校。


在情感上有些迟钝的明昊起初并不知道晓柔的心意,同学们玩笑开得多了,明昊这才发现晓柔这么文静温柔的女孩子,他其实也是不乏好感的。


假期里一大堆高中同学约着一起出去玩,其间他也单独约晓柔出去过几次,虽然没有表白和承诺,两颗年轻的心,还是越贴越近了。

02

大学最后一学期的一个长假里,明昊约了晓柔一起去衡山,晓柔觉得两个人有些不好意思,就又叫上了雨婷,雨婷是她的好朋友,也是他们共同的高中同学。


从衡山游玩回来,正赶上明昊的生日,晓柔和雨婷就精心挑选了一个紫色的风铃作为送给明昊的生日礼物。


待到明昊返校,晓柔回到了家,晓柔妈妈就忍不住问晓柔:“你们经常三个人一起出去玩,那程明昊这是在追求你呢,还是在追求雨婷呢?”


晓柔心下不安,回到学校里就给明昊写了一封信,大意就是雨婷是她的好朋友,如果明昊喜欢的是雨婷,她也会祝福他们之类。


那一次明昊的回信来得很快,仿佛一收到她的信,立刻就回信了,一分钟也没有耽搁似的。


明昊在信里说,“晓柔,你送我的紫色风铃挂在我的床头,有风无风的日子都让我想起你,我喜欢的是你,不是她。”


这算是明昊对她的第一次告白吗?收到信的那天,晓柔从教室一路哼着小曲回了宿舍。


她心下欢喜,把信来来回回地读了好几遍,一个字都不曾漏下,然后夹在了枕头边的日记本里。


那段时间晓柔忙着学校里公关课程的结业考试,演讲、礼仪、交谊舞,每一项都要考试过关,中间几次提笔没想到该怎么回复明昊,一拖再拖地,再后来他们就毕业了。

03

临毕业前,晓柔的父母为了她的毕业去向问题起了一次争执。


晓柔爸爸的老上级在H市下属某县的银行系统工作,答应让晓柔去县里的农业银行,可晓柔妈妈认为明昊家在H市,不能让两个孩子分开。


晓柔的父母在H市一个说的上话的朋友也没有,她选择留在H市的结果,就是最后去了一个濒临破产的国企。 


赶上国企改制的大潮,晓柔所在的工厂在改革的浪潮里风雨飘摇,大部分时间停产,工资发得有一茬没一茬的。


最关键的是,晓柔兜兜转转了近一年,实习过好几个部门,最终也没能进入财务部。


本来就亏损的企业,一个会计都闲得慌,现在还各种关系户占着好几个财务编制,哪里还有晓柔的容身之处。


那边明昊毕业,却分配进了H市某局,前途正好,晓柔有时想明昊如果在自己局里找一个女朋友,应该会比找她这么一个工作朝不保夕的女孩强得多吧。


她本来就敏感脆弱,心里又有了自卑感,之后就极少主动联系明昊。


偏偏明昊又是个粗枝大叶的男孩,他哪里想到女孩子这些细腻的小心思;再加上刚刚进入新单位,正是积极表现的时候,各种事情忙起来,也很少找她,两个人眼见就越来越疏远了。

04

这天晓柔在单位走廊里碰见比她早两年分配来的学长,学长告诉晓柔,他已经办好了停薪留职的手续,准备去广东了。


“学长,我削尖脑袋都钻不进财务部,你放着好好的财务主管不干,去广东干嘛?”晓柔诧异地问。


“晓柔,你不了解情况,就咱们工厂现在这样,撑不过明年,现在整个H市的国企工厂都一团糟,我好几个在工厂里的同学都去广东了。”


“广东那边借着改变开放的东风,经济飞速发展,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我几个同学在那边混得风生水起的。”


“你看我现在一个月工资几百块钱,吃不饱也饿不死,连个女朋友也找不到,人捂在这里久了会发霉的,现在出去,兴许还能混出个人样来。”


学长越说就越慷慨激昂了,见晓柔怔怔地不说话,学长又补上一句,“晓柔,干脆你也走吧!”


不是晓柔不了解情况,确实她好几个分配在工厂里的同学,都陆陆续续停薪留职去了深圳;可是她不一样,她在这个城市里还有牵挂的人啊。她心里一动,就拨通了明昊的电话。


晓柔的姑妈一家人前些日子去了北京,在H市空出来一套两居室来,让她搬过去住。一方面是帮忙看家,另一方面总比晓柔住在集体宿舍里舒适些。


晓柔打电话让明昊这周末来帮她搬家,明昊爽快的答应了。


转眼到了周末,晓柔姑妈家在七楼,又是没有电梯的老公房,这天明昊跑上跑下,来来回回搬了好几趟,累得满头大汗。


晓柔已经好些天没见明昊了,心里惦念他,想留他洗把脸,喝口水,也和他聊聊单位里的近况,还有同学都去广东了的事。如果明昊有心留下她在H市,不让她走,那是再好不过了。


可是明昊那天单位还有急事,连水也没有喝一口就急忙下楼走了。晓柔就追到楼梯口说,过几天上我这来吃饭吧,算是帮我搬家的感谢。


晓柔没有想到的是,过了几天,她没有等到心心念念的明昊,却等来了瑶哥;更没有想到的是,瑶哥的到来,引起的一番误会,竟然彻底改变了她和明昊后来的人生轨迹。

时光匆匆独白,

将颠沛磨成卡带,

已枯倦的情怀,

辗转去不到 对的站台。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未完,待续)


 原创小说——如果爱情有天意(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