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水墨秋言

图/电影网络

  鼓起勇气,今天我再次把《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看了一遍。 尽管我已经很熟悉这部电影的剧情,知道松子的选择会让她沦落到更加不堪的境地,但是作为一个旁观者而言,你却只能看着事情就这样发生,无能为力。

  电影用童话故事一样的方式,来给我们讲述了松子坎坷曲折的一生。整部影片充斥着大量的歌舞,以及用电影特效描绘出来的梦幻场景,每当观众因为松子的遭遇而伤感之时,随即画风一转,陡然间将曲调变得欢快了起来,这仿佛就是松子的内心,遇到困难,伤感过了,松子并不会一直沉浸在悲伤的牢狱里怨天尤人,她会用积极乐观的心态去面对下一段人生,这就是松子。

  松子生活在一个普通家庭里,不苟言笑的父亲,体弱多病的妹妹和憨厚老实的弟弟。妹妹身体不好,常年在家养病,不能出门,所以父亲几乎把所有的父爱倾注到了妹妹身上,而得不到父爱的松子,为了引起父亲的注意,学会了扮鬼脸逗父亲笑,常年如此,以至于当她遇到困难时也会不自觉地扮起鬼脸。

  毕业后的松子成了一名中学音乐老师,她年轻漂亮,很受同学们的欢迎,但是因为被诬陷偷钱,她被学校开除了。也许这里你会怪松子处理不好,活受罪,可想一想,这都是她的独特个性造成的,也就可以理解了,她宁愿自己出面说是自己偷的钱,只是想早点事息宁人,她只希望周围的一切也是一副快快乐乐和和气气的样子。

  而相比松子,龙很渣,人渣就是人渣,龙可以做出偷钱也不承认还诬陷松子的事,那十几年后他们相遇,虽然口上说着喜欢松子,要一辈子在一起,但,他依旧对松子拳打脚踢,两次毁灭了松子的生活,自己也过上牢狱生活。 如果是个正常人,那么思维不应该是,出去以后一定要好好补偿松子,不在让她受苦,就算她不喜欢自己了,也要默默在她附近守护着她,如此之类的吗? 然而,龙刑满释放的那天,松子穿雪白大衣,手捧红玫瑰,去迎接龙,她满眼笑意,深情地说“欢迎回家”,换来的却是被龙打倒在地,他第三次毁了她。这也最终打倒了松子,让她一蹶不振。

  这是追求的一生,只要生命里有一丝光芒,松子就不会放弃希望。 作家男朋友死后,她成了男友对手的情妇,她边唱边跳走着七彩的路,头顶上的太阳样貌也变成了那个男人的样子。之后,松子落入风尘,在风俗店工作,在很短的时间内边成为了头牌,她却又因为杀人而入狱,狱中的人们大多数都是浑浑噩噩地度日,但是,松子不一样,她每天都很有精神,甚至还感染了其他狱友,为了那个生活在一起不超过两个月的理发师,松子在牢里也努力地学习理发。她是个永不放弃希望的人。

  理所当然,我们都希望自己的一切都将是美好的,但更多的时候,困苦、迷茫和遗憾,将一直会陪伴我们终老。 作家男友的对手并不是真的爱松子,只是出于对作家的嫉妒才和松子在一起。清纯的松子刚开始被风俗店的龟公拒绝,因为她太青涩,而后来松子性感成熟了,开始流行的却是清纯风了,生活总是充满不确定的迷茫。松子在狱中努力生活、努力学习理发技巧,只盼望着出狱后可以和理发师团聚,即使他一次都没有来看过自己,而等她出狱后看到的是理发师已经结婚,甚至孩子都已经好几岁了,她只能默默地在窗外看着他们幸福的一家三口,嘴里小声说了一句“我回来了”,然后满是遗憾地黯然离去。

  整部电影让我喜欢的是故事最后的那个长镜头:已53岁的松子,体态肥胖,蓬头垢面,全身邋遢,她倒在象征着家乡的河川草地上,手里捏着好友给她的名片,那代表的是希望,但是她却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一只蝴蝶牵引着镜头逐渐拉远,飞掠过湖面,用倒叙的方式向我们闪现了松子的一生。在家乡的湖面,一艘船上,松子正在教学生们唱歌,放学后回到家里,仿佛是回到了曾经的家中,父亲会对自己微笑,弟弟正满脸笑意地忙碌着什么,楼上传来了妹妹的声音“姐姐,欢迎回家”,那站在楼梯口的正是曾经的松子。

  电影里松子的侄子这样说:“我对上帝一无所知,也没有想过,但是,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上帝存在的话,像姑姑一样,惹人欢笑,给人打气,爱别人,但是自己却总是伤痕累累,总是孤独,这样一个傻得彻底的人。如果上帝是像姑姑那样,那我倒是愿意信仰她。” 松子的爱,太耀眼了。

  其实,松子比我们大多数人都要坚强,遇到各种挫折,打击,都没有将她打倒。她渴望爱人与被爱,一生都在寻求,最终渴望的不过是有一个温馨的家庭,一个能相伴终老的人。

  无论现实如何,只要活着,我们便总是会想努力地把生活过好,虽然不如意的事情常常会有,但我们也坚持着不让自己堕落,不让自己迷失,我们就像野外的藤草,虽然疾风骤雨会摧残我们的枝叶,但只要根系还在,我们就会野蛮生长,像个无所畏惧的战士一样。

(2018年10月13日,浙江湖州德清,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