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亚新

文字:剑平

在地球的另一端,遥远的南太平洋上,有一个小小的岛国,名叫瓦努阿图。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浮出的海面,不知道多少年前开始有人在上面生活,大海环绕,阳光普照,椰林,草屋,皮肤黝黑,双眸澄澈的原住民,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完全不同的风貌,那应该就是世界最初的模样。

2016年岁末,我们跟随澳大利亚长城旅行社,乘坐游轮走进南太平洋瓦努阿图共和国,法属海外领地新科里多尼亚的Mare岛,Isle of Pines,Mystery Island 和 Noumea。

从墨尔本到达瓦努阿图需要四天的海上航行,与我们作伴的是红日,夕阳,海上的风和弥散在空气中的海的味道。城市离我们越来越远,生活中的琐碎,也随着船尾的一道水波渐行渐远。

(于永杰摄)

这些岛屿,离最近的陆地也要1600公里,茫茫大海让它们与世隔绝。

蓝天,碧海,天上的飞鸟,海里的游鱼,未经现代文明践踏的土地,未经开发的资源,一切似乎保留着最初的模样。

海天一色,明艳背景下的枯枝呈现出雕塑般的美。

海滨漫步

小小的岛屿隐藏在世界的角落,两百多年前一经发现,便成了古老富足的法兰西的“行宫”。没有大肆移民,没有过度建设和开发,没有饥饿和战争,有的只是造物主的馈赠。

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还有一位老船长……

这只海龟不知芳龄几百,是老船长的朋友,被他拖出来见见远方来客。

这里就是天堂,因为岛上孩子分明都是天使的模样。

天使的微笑是最美的语言,我们都懂。

纯净的双眸像岛上的夜空,不怖,不惧,不设防。

岛上贫瘠,但没有差别,均贫带来平和,隔绝带来满足,他们与天上的鸟,水里的鱼朝夕相处,造物主赋予他们同样的生命和同样的生机,追逐太阳,沐浴月光,看云的表演,听海的歌唱,生活如此丰富又如此简单。

人类最初的样子都是一样的

岛上的老者,每天主要的功课是晒太阳,一副根雕般充满故事的面孔。

他们从未离开过这个岛屿,没见过钢筋水泥,灯红酒绿,不知道互联网,不知道什么是霸权,战争,罪恶和金钱的诱惑,他们都是伊甸园里没有分别心的亚当和夏娃,明净的双眸看不到一丝污染,人类最初的模样真美。

来自文明世界的美和未经开化的美都令人陶醉

我们曾经都是母亲慈怀里的宝贝,造物主的美意。

身在五光十色,应有尽有,物质超级丰富世界里的我们,竟如此依恋这个小小的几乎一无所有的岛屿。

桌上有餐,不必过盛,头上有瓦,不必奢华,心里有神,时时护佑,足矣,要的再多,便生烦恼和事端。


再见,小小天使! 再见,瓦努阿图!我们必须回到文明世界,但我相信文明高度发展最终的结果终将是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