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刺客,不免让人想到侠客。从事这种职业的人大都身怀绝技。高来高去,飞檐走壁,来无踪去无影,不可捉摸很是神秘。贾岛有诗云:“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他们的天性,行侠仗义是他们的信条。无独有偶,大诗人李白《侠客行》中也曾赞曰“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所以一来二去刺客身上都或多或少沾染了不少侠气。 关于这一神秘的职业,传世文册,经史子集提及的不多,唯一让人眼前一亮的还得算是《史记》。这部号称“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纪传体通史,写的最为精彩的篇章应该算是《刺客列传》。列传里面专诸刺僚,荆轲刺秦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但是说到心细胆大,最为悲壮的刺杀,还得首推聂政刺侠累。

春秋战国时期的刺客行动基本都是属于个人私怨,韩国的大夫严仲子跟宰相侠累很不对眼,最后矛盾激化居然升高到要你死我活的地步。严仲子干不过侠累,恐怕被诛杀,只好脚底抹油走为上策。逃跑归逃跑,严仲子心下不甘啊,于是一路逃亡一路寻找能够刺杀侠累的勇士。逃亡到齐国后才打听到因杀人躲避在此的聂政。 当时严仲子的官位很显赫,就这么屈尊到杀狗为生的聂政家拜访已经算是超规格了。严仲子多次往返聂政家,制备了宴席亲自斟酒给聂政的母亲祝寿,并且出手阔绰一下子就赏赐给聂政一百金。春秋战国时期的一百金可是一笔巨款,搁到现在估计北上广买几套洋房都花不完。 但是聂政很有性格,竟然视金如土没鸟他这一壶。至于后来严仲子提到的刺杀计划,聂政更是一口回绝。理由很充分,家母在,不远游,不敢对别人以身相许。严仲子尽管游说不成,但是仍然视聂政为知己,尽到了宾主该做的礼节。

若干年后,聂政的母亲亡故,守孝期满后聂政想到了之前严仲子对自己的礼遇,于是安排好自己的姐姐后动身前往严仲子的府邸。严仲子见到聂政喜出望外,就告诉了自己要刺杀的目标是韩相侠累。但是侠累数年来已成惊弓之鸟,戒备森严。严仲子要给聂政配备车马助手,结果让聂政一一谢绝了。聂政说一个人目标小,即便刺杀不成也不会殃及无辜,更不会把整个国家牵连进去。 《史记.刺客列传》关于这场刺杀的描述其实着墨不多,只有寥寥几笔: “杖剑至韩,韩相侠累方坐府上。持兵戟而卫侍者甚众。聂政直入,上阶刺杀侠累,左右大乱。聂政大呼,所击杀者数十人。因自皮面决眼,自屠出肠,遂以死”

聂政的出场不同寻常,一下子就惊呆了众人。刺客玩刺杀大都是藏身隐形伺机而动,但是聂政反其道而行之,一下子就给侠累杀了个措手不及。场面有点像关二爷的斩颜良诛文丑,万马千军取人首级如同探囊取物一般。韩相侠累门前盔明钾亮虎视眈眈的卫队旅,让聂政杀了个溃不成军,纷纷作鸟兽散。然后聂政一人一剑就这么不可思议的闯进了侠累的宅院。接下来的桥段大家都心知肚明了,堂堂一国宰相就这么在侍卫眼皮底下让聂政白虹贯日一剑穿心绝气而亡,可见聂政的武力值有多么的不一般。 更骇人听闻的还在后面,眼看着大功告成无法事了拂衣去的聂政接下来玩起了自残,他在水泄不通的围追堵截中戳瞎了双眼,割破了面皮,砍杀数人之后从容不迫地剖腹自尽了。韩国国君大为震怒,把聂政暴尸街头悬赏千金寻人认领,想看看吃了熊心豹子胆的这位刺客到底是哪路神仙。

   远在异国他乡的姐姐聂荣听说了这个消息,想起了几年前严仲子的屈尊家访,顿时想到了刺客就是自己的弟弟聂政。于是聂荣众目睽睽之下认领了弟弟,并且向大家说出了聂政刺杀后毁容的原因是担心自己丧命之后牵连到姐姐聂荣。聂政一己之力刺杀侠累,声名远扬。他的姐姐聂荣同样令人刮目相看,聂荣最后哭天三声死在了聂政的身旁,她用自己的死成就了弟弟聂政的一世英名。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聂政刺侠累尽管是私人恩怨所导致的刺杀,但是这等士为知己者死的从容不迫,刺杀前后深思熟虑的谋划,真的是刺客里面独一无二的高手。

郑重声明:美篇呈现的一系列文字皆为本作者原创,零散发表于天涯论坛,今日头条,企鹅号,百度百家和大鱼号等媒体平台。其他媒体或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