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素心绿叶 图|来自网络 有的人一颗童心如初,一生青春少年。 比如雪小禅,少年时短发,穿裤子,在院子里就着月光看书,也骑着自行车从城东到城西乱转。而今,她仍然是短发,穿白球鞋,在她的禅圆里看书,听戏。 一开始我只是喜欢她的文字,后来喜欢上她的人和她的生活方式,活得越发青春少年,一颗童心如初。 我知道,哪怕老了她也是那个老少年,光阴拿走的只是年龄,再无其它。 年少时,我总想着快快长大,殊不知长大后又会怀念少年时光。而今,我只想守住一颗童心,单纯地去过自己的生活,眼中看得到细微处的美好,心底存有最初的善意。 “他从未长大,但他从未停止成长”,这是最著名的科幻小说家阿瑟·克拉克墓志铭。我非常喜欢这句话,我希望我的童心如初,从未长大。

看到一花一叶仍有一探究竟的心,却更懂得不随手采摘,不随脚践踏。对大自然中的生命有所敬畏,用纯真的心去守护,踩踏了花叶,它们会痛,弄丢了小动物,它们的妈妈会伤心。公园里的小石人淋了雨,一个小女孩把自己瓶子里的糖果取出来一颗,喂到了小石人的嘴巴里,我看到时心底满满的感动,为小女孩这份善意的童心蜜意而感动。 我仍记得少年时的无忧无虑。遇到下坡的路时,张开双臂迎着风奔跑而下,根本不看脚底下的路,也有被石子绊倒的时候,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继续往前跑。儿时也曾被自家猪圈里跑出来的猪追着满院子跑,那时是真怕,现在想起来只会笑出声。 那时像个追风少年,总是迎着风奔跑。我喜欢在风里的感觉,从小就是,而今亦是。坐公交车必定选择靠窗的位置,开一半留一半,让风肆意溜进来,每一根头发丝都在和风打招呼,风吹来,我心儿荡,风散去,我心儿静。

一个人的夜晚,看一本书,写几行字,与旧时光里扎马尾的小女孩打声招呼,“嗨,你好啊!”其实,我心里的那个小女孩一直都在,她扎着马尾,眼眸清澈,一脸纯真地奔跑在田埂上。旧时光和旧照片一样珍贵,轻易就能触发人的泪腺,我与那个小女孩双双入梦。 秋日的午后,一身棉麻素衣,一双白球鞋,迎着风闻着桂香行走,有流浪狗横穿马路,心里一紧,替它捏了一把汗。想起儿时用肥皂水吹出好多泡泡,追赶着泡泡玩儿,可当泡泡突然消失不见又会难过起来。 秋,一日比一日更凉了,我也一天比一天更怀旧。还记得曾羡慕极了一头披肩发,却被父亲带去理发馆剪了学生头,看着落在地上的头发和镜子里酷似男孩的我,眼泪也随之掉下来。那一头短发被同学笑话了许久,而我却越看越喜欢,此后我不用在头发上浪费一分一秒,也不用纠结每天梳什么发型,省时又省力。而今,我仍然对短发保留了好感,干练、清爽、洒脱。亦如我喜欢的生活方式,简单、纯粹、单纯。

一颗童心如初,便会不觉间保留少年时的一些特性。陌生人跟前我依旧少言少语,甚至会有些不自在。喜欢独处,看书也好,写文也罢,就算是涂鸦练字亦是知足自乐。 越来越喜欢向内活,如麦子长到一定程度必会垂下麦穗,我想人也是如此,向内活,自省自悟。少年时,拔尖地向上长,到了一定年纪便会往里收。会愛上纯音乐,禅音流水般从心湖划过,听的人心无波无澜。银杏树的叶子将秋推向了更深处,叶片纷纷落下诉说着告别。山坡上的格桑花仍固执地开着,为萧条的秋增添了一副繁盛的花海。迎着一路繁花行走,快乐如孩童。 因为童心如初,所以会更容易感到快乐,一朵花,一片叶,欢喜便如藤蔓在心里蔓延开。看花叶,看草木,自是清欢无限。 一颗童心如初,一生青春少年。画几朵白云,读几首诗经,借岁月的白纸种一朵花,养在字里行间。

下一篇文章: 【同学情】老同学,虽然不常联系,但是从未忘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