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1

文图原创:高英



少年儿童时期见到中年人,总是误以为他们很老很老;年轻时见到中年人,仿佛自己与他们相隔的距离无比遥远。


中年,似乎就是成熟的果子,与青涩无关;中年,似乎就是深邃的海洋,与肤浅无关。


直到有一天,自己不知不觉就迈入中年的门槛,心不甘,情不愿。中年,就这样不可抗拒地来到了面前,随之而来的是镜中日益老去的容颜。


尽管,中年只是社会群体中划分出的一个特定年龄段,却依然给人带来不同以往的诸多体验。


周围曾经忽略的顽童悄然长成,立业成家,独自撑起了一片天;身边亲朋好友家的长辈陆续谢世,故人永别,熟悉的音容从此不见。


中年,蓦地平添了韶华易逝的惆怅,生出些许不明不白的苦涩感。


怀旧的情愫日渐浓厚,记忆经过了时光的一再过滤,往事经过了岁月的一再筛选,留下的尽是回味无穷的绵绵思念。



即使是艰苦的生活,因着时日久远,却也变得意味深厚,值得赞美。


那是因为曾经的艰苦已经一去不复返。


即使是走过的弯路,因着时日久远,却也变为成长资本,可供借鉴。


那是因为曾经的弯路再也不能回头走。


沉浸在往昔的回忆中,暂时忘却年龄增长的压力,不由心生满足感。无论过去的人生是苦是甜,都不会影响现在的一切,自己心里明白目前的处境很安全。


中年,难免喜欢怀旧,喜欢隔着无关痛痒的距离,细细地审视过去,然后事后诸葛亮地进行评点,宛如智者一般。


于是,跟幼小的孩子会优越地说起“我小时候啊”是怎样地有趣。


于是,跟年轻的人们会感慨地谈论“从前的时代”是怎样地陈旧。


小孩子或许会用向往的眼神看着你,好似在听天方夜谭一般;年轻人虽然洗耳恭听却毫不在意,因为,中年,离他们太遥远,正如自己曾经觉得中年离自己隔尽了万水千山,何等山高路远。



在年龄问题上,人们是平等的。正常情况下,大家都会一步步走过每一个必经的年龄段,谁也没比谁多了一次青春,谁也没比谁少了一次老年。却又何必妒忌别人的年轻,将别人的青春艳羡?


然而,不复返的青春实在令人留恋,步入中年,翻看旧日的历书难免有失落感。“人老心不老”,只是自我励志时爱说的宽心语言;种种美颜的手段,只是不甘于老去的一种遮掩。


日子一天天过去,季节一圈圈轮回,对于个人而言,时间的意义就是不停流逝,永远找不到一个在昨天和今天完全一样的自己。


生命的真相,慢慢呈现于中年。卖萌萌不出年轻的自己,扮酷酷不出不老的肌体。中年无需万般遮掩。


中年褪去青涩,苦味难免;中年日趋深沉,躁动难免。


前有去者,后有来者。中年,左顾右盼,瞻前顾后,时而心生不安,时而知足常乐,时而不满现状,时而固步自封。


中年试图突围却找不到敌人在哪里,中年妄想超越却不知可以飞到哪里去。


只因为中年肩上有副担子,挑累了却也挑得习惯,习惯成自然。


只因为中年上有老下有小,负荷沉重而无法悠闲,须勇往直前。


中年,只有苦中作乐,忙中偷闲。中年的滋味,本是虽苦犹甜。



于2015年6月16日、17日两天下午抽时间写成。非首发,作者为美篇签约作者。



 晚秋时节,与往事道别

中 年


作者:高英


在外常见生容颜,故人难得重相见。

曾经相对把心谈,而今远离总无言。

人生知己本稀罕,能有几人终生伴?

花开花谢不由我,云聚云散无牵连。

与人交往渐疏懒,不肯轻易动心弦。

淡然行走人群中,冷眼旁观悲与欢。


写于2017年8月15日,非首发。



 温饱无忧,岁月静好

本文系原创作品,侵权必究。高英的联系邮箱:2799286270@qq.com,欢迎关注公众号“高英的南山家园”。


 活着,就得接受不断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