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转过身来,面向敞露的风景, 听到了风景深处的呢喃和呼唤 如同迷路的小鸟儿来到一座新森林: 云杉、红松、花楸、刺柏的迷宫 从枝头到枝头,跳跃,张望, 又突然展翅,飞向一片光芒领地。 它的脖子酸了,心儿满了 心与物的交换,人与景的相处 这古老的坦途、伟大的姻缘, 在喀纳斯开辟了新的秘径: 瞧啊,被风景放逐的人归来了 植物之神看护的家园依然葱茏 他们的影子, 走进石头 影子的影子, 吹送湖面 不是去葬送、祭献 而是一场真正白日梦的漫游……”


——————沈苇《喀纳斯颂》


不到新疆,不知祖国之大。不进喀纳斯,不懂秋色之华美。

生平第一次遗憾自己的拍照水平与词穷,生怕自己无法准确描摹眼前这一切。

此行选在九月中旬开始,国庆人群大军杀进之前结束。幸运的是今年天气凉的很早,所以色彩斑澜很美很美……


荷尔德林说:“如果人群使你怯步,不妨请教大自然。”

且随我一路慢慢走……

(一)禾木村小住


在车上睡的东倒西歪的时候,同伴将我唤醒,说:要上山了。 我迷迷瞪瞪的向窗外望去,蓝天白云,牛羊草场。 便感慨:内蒙的天空就是清透。在伙伴嗔怪的眼神中,才真正清醒过来, 这里不是呼伦贝尔,这里是新疆。 我们在魔鬼城到禾木的路上。 车子沿着盘山道开始上山,我也打起一百二十分精神盯着窗外,舍不得眨眼。 禾木的风景这些年看过太多精彩的照片, 此去也只是为了验证。 意外的是沿途这一路,更加直击人心。 山下是蓝天白云,沿着陡峭的盘山路上山后,开始下雨。 细雨迷蒙,给山涧深谷披上一层神秘的外衣。 如烟如雾,笼罩在山中浓烈的色彩上,仙境一般。 快到山顶时,雪姑娘纷飞而至…… 雪姑娘以她非凡的神力拥抱眼前世界。 远处的山,近处的树木,牛羊草场都在以我们肉眼所见的速度被她一一抱在怀中。


车子盘旋而下,到达禾木。 豁然开朗,碧空如洗。 我们无疑是幸运的,因下过雨雪的原因,天更蓝,云更低,雪山顶就在眼前。 小木屋入住后,上山看日落。

也许是白天刚刚下过雨,

也许是月亮🌙的光被遮挡,

也许是一切来的刚刚好…

凌晨三点半,禾木的星空使人迷醉。

临行前夜海老师建议我要带相机,心里其实不是很以为然。总觉得碍手碍脚,我带着双眼足够了……

可待到第二天,我手舞足蹈的与人分享这一夜的星空,才发现有时照片才更直观。

图片是微单所拍,不及所见万分之一。



当晚的随笔记录如下:

2018年9月19日 凌晨四点 禾木村星空下


“这个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心灵感到深深的震撼: 一是我们头上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法则。”—康德

凌晨三点半PK 半夜十二点; 禾木星空🆚赛里木湖星空,前者完胜! 今夜看见了流星,忘了许愿。原来见到那一刹那的流光的时侯,人脑的最直接反应是空白一片。 一闪一闪亮晶晶,这句也是真的。繁星是闪烁的,在流动,挂在似乎手可以摘到的地方……


在禾木村住了两天,村头到村尾走了几遍。根据地的羊肉与大乌苏也赞叹了几回。


看日出、看日落、看星空、看炊烟升起、看烟云缭绕、看霜打白桦林,看人群蜂拥而来,呼啸而去……


(二)美丽峰徒步


2018年9月19日 徒步十六公里 跨过小溪、爬上山坡、绕过荆棘,穿过草原,草原深处有人家。 这个只有几户人家的哈萨克人的小村落,就是美丽峰。美丽峰原来不是山峰,是这个小村庄的名字。

阳光灿烂的照在在这片高山草原上,几头牛回应着乌鸦的叫声,静谧安详。

雪山、草地、森林,演绎一部传奇。

这是一处还未完全开发的地方,几乎没有其他的游客在。 在一户人家吃了午餐,午餐是奶茶、坚果与布尔萨克(哈萨克的一种小点心)。

午餐后,坐在门前,一头阿勒泰地区特有的白脸牛懒洋洋的趴在对面。 阳光正好,打在远处的雪山顶上, 几只乌鸦掠过,用它嘶哑的叫声回复着远处的牛群。 薰然欲睡。

(三)图瓦人家做客


图瓦人是我国一支古老的民族,聪明、勇敢、强悍,能歌善舞,一个下午对这一点产生强烈的认知。 原木垒起的木屋散布村中、图瓦语哈萨克语伴着呼麦声起,古朴神秘。 面对一支图瓦人组成的旱獭乐队,我占据屋内最好的位置, 征询意见后,兴致勃勃的准备录上两段。 一首《思念母亲》响起, 眼泪刷的便流了下来。 最好的位置秒变最尴尬的位置。

(四)喀纳斯穿越


“需要一扇窗子

一扇面向喀纳斯的窗子 只是为了完成一次 平常的眺望   在那个瞬间 风景的浩荡倒映水中 湖光山色的变幻 正合我心意……”—沈苇《喀纳斯颂》

下午到达一直被称颂的喀纳斯, 为了光线更好,只爬了观鱼亭看了喀纳斯湖。 三湾留待明日清晨徒步。 此刻的湖水,颜色碧绿,是人们惊叹的绿翡翠,据说上月前来还是蓝宝石。

关于喀纳斯湖与三湾,言语已经不消多说。 一步一景,光线变换颜色变幻, 瑰丽迷人不似在人间。

(五)夜宿白哈巴


沉浸在喀纳斯的瑰丽中无可自拔的时候, 来到了被称为西北第一村和西北第一哨的白哈巴。 都说此行走反了,应该先到白哈巴,再到喀纳斯、禾木等。 因为见过了最美的,有可能会失望。 便是在这种心理暗示下,到了白哈巴。 入眼便是整片白桦林,今晚住在哨所下方的白桦林深处。 那点子会担心失望的小情绪顿时不翼而飞, 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现杀的羊,烤肉飘香,外加热情奔放的老板娘。 在小院里喝酒、跳舞,闲话其他。

风吹叶落,远离尘嚣, 注定为此行再次增添一笔浓墨重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