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日上午8:30(相当于南京的6:00),我们从巴音布鲁克出发,继续沿国道217穿越独库公路的后面一段,全程约230公里。其中要翻越铁力买提达坂,穿过铁力买提隧道。如果下雪或下大雨,铁力买提是过不去的。 凌晨5点我开窗看了一下,外面正在下雨。一般来说,镇子上下雨,山上肯定下雪。我担心独库公路的后段会被封路。商务车驾驶员说,如果路被封了,我们得绕道国道218线上巴仑台至库尔勒再由G3012至库车,全程要走十多个小时。这不仅独库公路后段的美景以及独特的地貌景观看不到,而且我们得不停地赶路,将时间耗费在路上,天山神密大峡谷只能放到后面去安排,会严重影响后续行程。 运气的是在8点天亮时,雨小了,不久就停了。不过天气很冷,风吹在脸上有刺痛感。8:30我们出发时,太阳从云层里挣扎出来,明晃晃地将温暖洒向大地。云层的光斑覆在草原上,将草原涂抹得非常生动。汽车的左右有一望无际的草原,前方有低低的雪山自左向右绵延。其中在一点钟方向有一座雪山云层覆在上面发出特殊的光亮,非常奇特。 大家出巴音布鲁克时车队还挺整齐,不久就因草原太美需要拍照而各自行动了。好在这天的路程不长,且没封路,各自走也没有问题。再说,大家是来采风的,并不是来赶路的,多花些时间将美景印在脑子里,留存在相机或手机里,本身没毛病。于是,在巴音布鲁克至南天山口的独库公路上便散落着贴有“南京马帮”编号的车辆,也挺壮观。 其实这时,西南草原上云层很厚很低,黑乎乎的有“黑云压城”之感。从其态势来看,那儿肯定正在下雨甚至下雪。于是,我用对讲机告诫大家,注意抓紧时间过检查关卡。否则,万一山上又下雪或大雨,关卡一关闭,大家只能绕路多花十多个小时了。 好在天山上的独库公路沿线没下雪,所有车辆都在10点之前过了山口关卡。 进了天山山口往铁力买提达坂的路上便是美景不断,雪山连绵,溪流河谷贯穿其间。沿途还有牧人放牧牛羊,以及牧人的小毡房。 汽车沿独库公路盘旋上行,扑面而来的是生机勃勃的深䆳的峡谷和已经开始泛黄的草地。 印象中最险的是翻越铁力买提达坂的那一段下山路。当我们盘旋而上铁力买提达坂时天空云层变厚,我一直担心会下雪。运气好的是,云层聚集了一会儿便像接到命令似的散开了。于是,我们顺利穿过铁力买提隧道。 出了隧道就是南疆。其地貌和北疆的草地覆盖的山岭不一样,这一面到处是寸草不生的嶙峋的悬崖峭壁,从隧道下高处的停车点往下看,独库公路像一条细细的带子连续折返盘旋而下。只见坡度很大的公路上,有加长的卡车喘着粗气费力地向上爬行。巴蜀雄鹰的老同学老战友在微信上不太相信他此时在穿越独库公路,因为他们在网上查到独库公路已于9月29日全程封闭,要到明年4月底才开放。于是,他为了要证明自己正在穿越独库公路,便让我为他录了一个10秒钟视频,并站在铁力买提隧道南口旁边的高处拍了一张道路曲折的照片,终于让他的老战友和同学们确信这是真实的好运。 铁力买提达坂南面的危崖和艰险的盘山公路的确是让人望而生畏。 接近山脚处地势渐显平缓,绿色就多起来。可以看到右侧一片倾斜的河滩,河滩边生长着成片的山杨林。山杨树不高,但树干粗壮,树冠葱茏。 车将近大龙池须经过检查站。本地车需要全体人员下车检查身份证和过安全检查口,我们的车只需放下车窗,嘱咐我们限速便放行。 路过大龙池,一泓深澈的碧水展现在眼前。我们的车停下来两次。从高处往低处览湖,拍照。我们到第二个观景点打算停车时,有一个民族的警察过来不让停车,但一看车牌号码就用特有的语气语调笑着问:南京的朋友?把车头向外停。后来问他,他说前面已经有好多南京车了。 车子开过小龙池,清清的池中有岩石和松树的倒影。那真是一个极美的小池。汽车转了一个大弯后,再往前开一段便见从山岩上飞跃而下的龙池瀑布。瀑布的水流穿过公路下方的涵洞奔向低处的溪谷。 穿过卡尔脑隧道,有红砂岩的丹霞地貌山体出现,也有灰白色的次丹霞砂岩山。经过库如力后便是满目的壁立的红山崖,如被斧劈刀凿过一样,左面的河滩对面有红色的石林,好看极了。下午三点到神秘大峡谷。历经岁月剥蚀的崖壁上见一层层横的和竖的粗砺的褶皱。壮美极了(请见下篇)。 本集所有照片皆为本人果七手机所摄。

巴音布鲁克草原

三匹马很悠闲,这可是过去的军马场

前方雪山延绵

再看看壮观的雪山

我的车

云层几乎贴地

玛尼堆

路碑,217国道包含了独库公路

指路牌是雄鹰所要

入山后,牧人的毡房

远处有金字塔一样的雪山

雪山群集

铁力买提隧道北口

隧道内

铁力买提隧道南

隧道外的管理人员用房

独库公路像细带子一样折返曲折而下

巴蜀雄鹰在这儿证明自己真的在10月穿越独库公路

远眺大龙池

大龙池碧水蓝天

丹霞地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