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彪发迹了。

他坐着高级轿车,去看当年的老师。


那时在学校,他表现得最差,没想到出了校门,数他混得最好。


今天,他去显摆一下,想让老师大吃一惊。


见面后,老师似乎很糊涂,始终没问他是什么官衔儿,尽管他努力地往那方面引导了多次。


马彪特失望。



无奈,他只好绕个圈子。


马彪说:"老师,今后你如果需要什么,尽管对我说,保证能满足您的愿望!"


他想让老师从他的口气中,明白他有很大的权力。


"真的?"

老师忽然对他的这句话特感兴趣。


"真的!"

马彪说得斩钉截铁。



老师轻轻地看了他一眼,掏出笔来,在纸上刷刷地写了一行字,然后叠好递给他说:"回去看吧。"


他告辞了。


他边走边觉得好笑,文人呀,也太虚荣了,求别人还羞羞答答。


回到了车上,他急急地掏出了那张纸条,想知道老师的要求到底是什么。


当纸展开后,只见上面端端地写着:

我需要你能好好地做人。


此刻,他的心一颤,仿佛一个响雷在头顶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