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麦子写给月亮的诗歌(91首)

第一辑 当月成为往事(16首)


爱的星辰 

我从来没有像今夜这样,因仰望夜空太久,只能把头悄悄地垂下,想象关于星辰之外的另一些事情。 还把星空想象成一块广袤的处女地,正开垦着我生命的大草原,阳光之禾、月光之苗茁壮成长在一片叶上,一把犁弯进岁月深处。 那粒粒星辰,是被黄昏袅袅的炊烟点种夜空里的种子吗?炊烟是否想用它纤巧的手指,叩开春天那扇绿色的门扉? 假若,每粒星辰都是饱满而沉甸的种子,是否就种在你心中那最温柔的部位?

在春耕的魂魄里,我是一个多情的农夫,总想唱醒繁星,让拔节的声响淋湿饥渴的眼神后,许诺秋天。 于是,我看见许多动物、树木、村庄和爱情正在行走、奔跑、喧哗和吵闹,最后流进了银河。 因为,银河是最自由而简洁的流体,美比世间所有的光明,比来自天堂的时空更加圣洁和尊贵。 从此,总有怀抱鲜花的女人,纷纷走过月亮明媚的预言,使银河充满清新而美丽声音。  

今夜,星辰纯粹得没有一丝杂质,像爱孵暖在天空的种子,似金、似银、圆纯、洁净的那种外象中所蕴含的天堂里的花朵,在晨曦映照的旗帜背后,像圣女一般平静地隐没…… 还有星空下的诗人,却依然保持平凡的姿势泅渡岁月,镀满月光的身影,将渐渐消融,最终化为一颗恒久的星辰,焕发更为深邃的光辉,照亮整个孤寂的夜空。 

曾经,春天来了,没有语言我们也温暖无比。而今,秋天来了,我却再无法唤出你星座的名字,所有的语言,都无法穿越今夜的寒冷。尘寰之中,你坚毅与不屈的星粒,曾灿烂我半生的时光。 与一朵花同眠的星辰,夜色挥霍着的是一朵晶亮的梦,你是否看到月光、溪水、村庄这些美丽的景致? 与一片叶擦肩而过的星辰,又使我的内心隐隐作痛,并从伤口处流出的,还有星光,那一粒粒的灿烂,穿透谁生命的温柔部分,依然那么空阔、辽远、清亮,像圣女一般平静地隐没……



蹒跚的露珠


除了透明易碎的身体,你还拥有什么? 也许,你晨星般的凝望,只是昨夜的深情。 从此,思念是从草叶上浸出的水珠,一滴和另一滴相连,波浪般地涌动。 是什么力量使那些幽深的岁月倾斜,而不曾摔得粉碎? 让我相信所有美丽的诺言,都未必坠落为廉价的词语。 无论体内的感觉是凋谢还是开放,我永远在这棵树下构筑诗歌和爱。 从我所接触过的事物身上,我更加懂得花朵和露珠对我很重要。 那青山,秋风,槐花,还是昨日的风景么? 曾经,每一朵花都定格在一个春天。 而叶脉是生命渡口嫩绿的部分。 一尖绿芽,踮起脚来探头探脑,唯恐错过布谷鸟衔来的那缕阳光。 如今一滴露,就是一盏摇曳的灯火,照亮谁风中的身影? 多年来,生活中闪亮的露珠之眼,让卑琐,灰暗忐忑不安,无地自容。 并在这片土地的太阳光环下----成为最初的也是最后的美丽的幻象。 一朵花从少年时被我揣进旅途,就遥遥无期地照耀着我的步履。 然而,爱和岁月一样易逝,被埋葬的,除了空荡的肉体,还有那些浮世的痈苦。 在露珠上恬恬蹒跚,图谋亲密接触的花香,已成为可能。 一次恍惚,花朵被风干成束束祝福,灿烂凝结于枝头。 我竭力盼望的是什么?曾经抚摸过的每一朵花蕾,如今都在诗歌中开放。 可风的素手,再也抚不平眼角的涟漪。 你说自己就是月亮后,你心中的喁语震动了自己,也震动了别人。 然而,你独步的矜持,使我失落所有的黄昏。 生的迷华,爱的结晶,挽结七色之泽,贴近如歌的神韵,把爱的根伸入芬芳之中。 在槐花盛开的方向,谁一不留心的私语,就把我彻底地碎了? 从真诚的泪中,显影那彼此心底透明的忧伤。 只怪我既不了解月亮,又不了解太阳,那时,我过的是冬天。 任由我在梦中怡香如兰,瘦比黄花,也不能深入秋天。 让那一条四季簇拥的小径,便有风雨写满一叶飘零的相思。 经过昨夜的风雨,总该明白些,光秃的枝丫并非孤寂的标志。 即便有过跌落,知道了要永远珍爱自己,而不是低下头去躲避风雨。 即便带着凝重与孤独,眼中映满了淅淅沥沥。 但我要撕开雨幕,只想让你看见一缕缕温暖的阳光。 其实不至于一次恍惚,槐花也会长出眼睛,看一次生与死。 如今露珠仍睁开花瓣一样的眼睛,遥望着谁的忧伤和泪水,直到黎明带走世间的一切。 而我只能回报以太阳的火焰,使你更加绚丽灿烂。 因为还有梦在梦的远方,爱着;因为还有爱在爱的咫尺,痛着。 因为季节只会夺走你最后的枯叶,却把永恒蕴藏在枝头。 如果能经年累月地盛装花香,埋葬落英,直到腐朽成泥。 而依旧无法改变那来自阳光的纤柔和温暖,和那绝望而刻骨铭心的相思。 那颗露珠如鸟那种撕心裂肺向倾诉,现在已成为我永久的思念。 当我们老了,惟一的夕阳走离了地平线。我如何握紧你从前世就已伸出向双手? 如今我想,风已掠过你的长发,一如飞雪的潇洒与无奈。 谁会虔诚地献出自己第一叶新绿,又一次写下爱的诺言? 会有一首根部的诗,以及土地深处的血脉在第一滴水里能遇到一场爱么?!

月从夜里走来

月从夜里走来,谁是最后的叛逆? 如星的双眸,将散落在阴暗里的黑影寻找。 面对花朵,我的手无数次举起又收回,是谁让你叛离家园? 让我们一起对一个春天合掌默哀,低声哭泣。 虽然被时光磨损的爱情,渐渐显露深爱的内核。 我不想忧伤,可我的忧伤仍在潮起潮落。 一滴滴命运的冷露落下了,溅在我生命的伤口上,隐隐作疼。 是否,就是缘于这种美丽的过失,我们才开始变得淡泊? 月从夜里走来,有雪的光芒和味道。 爱情一经月光打磨,无法呈现的六角形,消失了所有的道路。 冬夜,我想念那些花香的温软了。 想念着你毛茸茸的如梦的情话点燃我憔悴的年龄。 我以风动的树影,遥想生活的波折。 其实,往事总在滴落的光阴里晶莹。 轻淡的风,轻淡的忧伤,轻淡的流年岁月,逼近那扇窗口。 我知道,生命与月邂逅,用眸子的内涵倾听与生存有关的言语。 谁会明白孤独迷失在起点与终点之间,接近现实逐渐滋生的失落。 而月未老,我已老了。 月从夜里走来,谁躁动的身子,在等待温柔中失去了体温。 星星,萤火虫,还有那弯清浅的银河,是不是都在苦渡众生? 但我不一定从心灵的伤口把你剔除。 因为磨损多少年了,月亮的体内还残存着那一把原始的火炬。 人间,总有美丽的象征深藏花蕾的古典含蓄。 今夜,有人愿在月光里自焚,死抱一缕销魂的暗香。 月亮啊!告诉我,一滴泪能照亮多少光阴? 你的眼里是不是有丰满的阳光了? 一旦绽牧,我的心中就会弥漫玫瑰花的芬芳!

月上天心 中秋,夜空是蓝蓝的水路,月是星海唯一的航船,繁星跳跃的浪花,演绎千年的传说。 在这个夜晚,月晕涟涟,溅起的情思再一次涨潮。轻拈桂花,一身香气。 中秋月,借你的好名声,让我的伊人颈带一粒粒晶莹的星星串成的项链,驾一叶月亮船,扬起童话般的红帆,在今夜,回归。 月泊天心,吴刚和常娥划船的桨声响彻天际。 伊人,你听见月亮的声响了吗? 那月下丝绸般闪光的波浪,跌宕起伏,悦耳动听──天真如牧童的竹笛,质朴如山涧的清泉,摩挲如菊花的韵动,呢喃如情侣的喁语……平平仄仄,亦歌亦梦,如诗如画,有月多好。 伊人,看月看久了,你是否也觉得一切感人至深的传说,都来源于对生活的企盼、精神的寄托和情感的诠释? 今宵圆月,是从被秋雨溅湿的唐诗宋词中走出,以古典的美丽,向人间展示千年的神韵。 人都爱月,伊人,我已感到月亮美丽的传说正毫不迟疑地逼近。今夜,盈盈的月光是否也守护在你梦的窗前? 你曾说过,你很爱月,不仅钟情艺术与生活那段心心相通的渊源,更爱从蟾宫桂枝上散发的郁郁芳香。 而今夜,你能否再看一看是谁在月下目送你的背影,再听一听是谁在心田播种你的名字? 每逢中秋,我很嫩的相思,被秋风吹黄,又被春风染绿。 我常常沿着月下的小路,穿行于曾经相携的岁月,拣拾一些细节来装饰曾经的故事。 有时,等到有一双温暖的手与我紧握时,我才感到我的心被自己伤害了。 有时,等到一心想与青春对话时,我才明白我已错过春天。 有时,等到有一叶红帆船驶入你的港湾时,我又发现岸离我还很遥远。 伊人,我们没有承诺,但一份抹不掉的怀念,一句忘不了的问候……所有过去的一切,总在月上天心时,总给人难以释怀的牵挂和天长地久的祝福。 天上人间,谁也无法预知月的阴睛圆缺。 伊人,没有必要去破译月亮的秘密。人生,总在圆一个又一个梦。 从此,在每个无月的夜晚,我愿用一生为你呵护那枚圆月。 今夜,我只想让你知道,有人怕你在生活的海洋里迷失方向,已为你点燃了一盏心灯,照亮航线,陪伴你重回故乡。

月夜无影 月亮升起来了,让黑夜变得透明。 那些栖落在你眸子里的纯洁,明天是否会被相思的人发现? 爱,永远属于夜空那撩拨魂灵的银河,是我们必须深入而无法倾听的一种光芒。 爱人,你是哪颗绽放笑眉的星辰,明亮我整个孤寂的夜空? 因为有月,黑夜里令我们留恋和回味的东西太多了,也有许多情感在转身的瞬间已变得多姿多彩。坐在月下,抚摸一种渴望背后的圣洁,便有多情雨点溅落并淋湿我的生命。 让我沉醉的月色啊,携着相思和爱情,携着浪漫和永恒,已渗进了我的肌肤和内心,使我多了一些对生活的感念和安康的期盼。 月夜无影。月亮用一颗智慧而仁慈的心包容我,比任何一束目光或者一片阳光都要温暖。 爱人,你曾说,只要心中有月,走路就不怕黑。 于是,我领悟了,如果一个人一直沿着月光走下去,就能从寒夜中走向温暖的黎明,让人仔细品味爱情竟然从一个笑容开始,使生活变得温暖,使岁月变得年轻,使鲜花变得更香。 今夜,我已把月亮当作爱人明亮的灯盏,当作召唤灵魂皈依的村庄。 很多时候,我认为月亮是跨越人性的闪烁,那些青草的气息,那些虔诚的佛光,以及野草莓甘甜的汁液,洁净了污秽的红尘。 几千年的梦恍然如初,喧囂的古人,正束发披纱,从月亮上走来,一路平仄着不灭的怀想。 爱人,人的一生之中能有几个这样的月夜?我愿聆听你轻微的歌吟,你的呢喃,甚至你因快乐而忧伤的泪水。 今夜,缕缕月光彼此相依,保持着轻灵和敏感。于是,我所仰视的不是古人不是权贵,而是平平淡淡的生活,是一生忙碌的蚂蚁在临死时还热爱生活的情怀。 今夜,月上传来灵魂问路的声音,高过遍地昌盛的物质和花朵,让我无处安置的灵魂有了一次真实的停靠。 今夜,月晕如你额头上不断延伸的阡陌,镌刻下岁月的履历和生命的内涵,承载着生活的艰辛和希望,使万物有声,遍地开花……



不变的星辰


没有预言,没有一只鸟飞到我绿荫如盖的消息树上。 黄昏星在临走之前嘱咐我。归来,将在繁星退潮的银河浅滩上。 而明月邮寄着有关思念的信件,从一个窗口到另一个窗口,照亮你清瘦的身影。 在可能忆起的黑夜里,这些沾满忧伤的文字,像多年前雾中的翠鸟飞起,又落下。 从此,我不敢再看到,一千簇中的那一茎草,一万丛中的那一枝花,因为它们莹着你的光芒。 多少次,黄昏总是疲惫地泊在窗前,玉兰的清香在我眼前化整为零,思念在夜里泅渡。 杜鹃花,娇艳如血。在你粉嫩的花蕊上,薄雾凝固成永恒的风景。 让一千年的梦,高贵如同星辰的温润,依然透露着蔚蓝的璀璨…… 其实,渺小的星粒,保持一种宇宙的秩序,俯瞰平凡而博大的生活。 然而,岁月的深处,蓄积太多的悲欢离合;春夏秋冬,辑成太多的人间故事…… 轻抚栅栏,企盼寄于泪水的依托;美丽双眸,寻觅时空留下的划痕。 灵魂洞开,梦半掩着。失望让星星失语,伤口比等待更深。 多少个凝望的黄昏,又有多少次午夜梦回,我始终不想走出你的视线,一如我不想走出月亮的光辉。 坐在岁月之上,一缕挤进来的月光,一次次捏碎虚幻的泡影。 只是梦里的一棵花树,已然落英缤纷。那些过往的青春,已成昨夜的星火。 谁想唤回春天绿地上鸟雀折转的弧线?让充满善意的星辰,争取一次确切的人生表达。 现在,一粒星多么孤苦伶仃,像个流浪的鱼,游戈在天空,就能滋生我们忠爱的晴朗与洁净。 我听到了银河的潺湲。星与我的距离,就像太阳与月亮、牛郎与织女、生与死的距离。从而,凝固的银河,悠悠远去---- 过去,只属于谁不死的魂灵?未来,我依然在生命的星光中歌唱。 让我的渴望、热情、爱恋,竟如星子,倒愈凄美而萤光,完成着沉默、忍耐和等待,绽放出全部的清丽。 即便在无月的夜晚,萤虫,还有夜莺,在我头上怆然起舞,它们在庆祝黑夜诞生的光明。 我没有感激,也不会微笑,只是理解了星辰的恒久与神圣。 我不否认,受文字的欺骗,在星光下驻足,仅为了一次怀念。 是谁的一句承诺,把你开放成一片荒芜的原野,又等待我去解读生命的残阳。 假若生命之星,随夜莺的翅膀在绚丽的霞光中,悄然隐去。 而我存在的惟一寓意已附诸你远遁的背影。 难道人的分离,就是爱的归宿? 轻抚信笺,像弹奏杳渺的琴弦,能寻找回那些稍纵即逝的爱情? 假若每一次等待,都包容了刻骨铭心的挣扎。 在眷恋的每一个夜晚,谁放出心中的相思鸟,飞越银河? 谁把最后的亮光都用来照彻黑夜?星星醒着的时候,一切是多么美好。 如果时间可以倒转,我一定要剥去生命的年轮,向着北斗七星的指向,抵达一个崭新的黎明!

月泊中秋 银盘再度捧出,重逢是否有期? 如果没有那个相遇的中秋,那我绝不会把月色当酒独饮。 你曾说过,并非所有的相识都是缘份。 那为什么,只有一次偶遇便很美丽?在我每一个月圆的夜晚,为何挥之不去? 于是,我明白,有一种完善很平庸,有一种残缺很美丽。 不管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都是生命中的月亮。可今夜,照亮我心的却是你那双真诚的目光。 月泊中秋,温润了所有的喜庆和祥和。 人生最可珍贵的是缘份。为了用纯洁的虔诚守望如虹的生命,如歌的岁月,我曾为爱而困惑迷惘,为情而四海漂零。 今夜,月是风,有时让你凉爽沁心,有时却让你苍白憔悴;月是雨,有时把你淋湿,有时又把你滋润。 今夜,既然相逢已成故事,你注定是我生命中的过客,那我情愿成为驿站,但我还很是为你担心,怕你生活的桨因力不从心而疲乏困顿;怕你爱的小舟倾覆在月白风清的岁月…… 世界上没有比银河更宽的河,生活中没有比月亮更美的传说。 与月有约的人,任月色将往事洗了一遍又一遍,却不能洗淡那份充满欢乐与幸福的记忆。 从此,总认为月亮是一棵树,牵挂便是树梢上那片会唱歌的叶子;月亮是一条河,真情便是河流中那朵七弦琴的浪花。 中秋夜啊,我多想把飘撒一地的月光拼成一轮圆月,送给佳人!

中秋,月亮是魔


中秋夜,月亮爬上窗台,如雪落的声音,穿透秋天敏感的神经。 像春蚕吃叶时的沙沙细语,像小鸟啄壳后的唧唧叫声。 这是人间最动听的音乐,为何总被人忽视? 因此,世上总有那么一些声音,甚至没有留下任何迹象与表白,却令人一直感动了许多年。 就像人们都知道,月亮上一直住着一位美丽嫦娥,给寒冷的日子加一些温暖;给失意的人们添一些激情;给孤独的亲人留一些芬芳。 月泊中秋,谁也无力抗御月亮神秘的魅影,那是聊斋里美丽的白孤。回眸一笑,让你一记不清来途和归宿。 所以,伊人呀,我不敢离你太近,怕找不到一个不爱你的理由;又不想离你太远,怕你在痛苦时牵不到我的手。 我只能,采几丝月色,魔幻曾经的故事;摘两行诗韵,编撰梦寐的风情;折一枝青桂,把我的爱深深栽在月亮上。根须里,写满我对你的思念。枝节上,挂满我深情的心语。 我说月亮是魔,总在思念的河里出出进进,鱼儿读懂了什么,从不向我言说。 八月的桂花香过唇边,如水的年华,在长满皱褶的额际流淌。 但我这要在泥泞的路上种满桂花,让芬芳使我的伊人忘记劳顿。 夜莺,请不要惊动我怀想的人,让她在梦乡也能感受到月光的照耀。 今夜,我想在月夜迷失自已,在迷失中遭遇美丽。 因为,月亮是魔。伊人,美丽的你仍会在没有月的夜里妩媚无比吗? 月是银河里一叶风帆,神韵无比深远。 月的存在,多少与我们的爱情相关。 于是有人曾踱步于花前月下,溪旁林间,空灵的脚印默然列成梅花瘦影,丰满的思念如丽人婀娜娉婷。 今夜,我独步月下,和我的影子共诉沧桑。 虫吟风啸,孤单卓立。昨日的繁华和美丽与今日的斑驳和冷清,诉说着曾经的拥有。 我要像鸟儿在树上行走,每走一步都从树上掉下一片树叶。 我生命的每片叶呀,是一只只木船飘过岁月的河面,慢慢驶向远方…… 于是,我在月夜深处冥想尘世的一些事情。 我想念一些不朽的事物,祈祷它们的存在像天上的月亮,拥有永远的光明。 每一个中秋都生长纯情的相思,每一缕月光都点燃深沉的怀念。 月亮依旧如初,而母亲已不在人世。 那记忆里一盏盏如萤火虫般的油灯,飘忽在月下故乡错落有致的村子里,许多痴情,无数热泪,在月光下化作流萤远逝。 今夜,母亲,我多想画一枚圆月寄给你。 但我找来所有的颜料,却画不出一枚真正的月亮。 因为,我仍记得,曾有多少个中秋的月亮,都是母亲用粗糙的手掌捂热的。 至今还很温暖,让我的心一直孵活在春天里……

中秋夜寄友

题记: 在丢失了黄昏的那个晚上,你踏着星月的寒光离别故乡,去寻找藏在草地里的早晨。 我永远记得那个许诺的夜晚,你忧伤的双眸托起一枚寂寞的月亮。 从此,我的诗歌无法离开你的平平仄仄。 多少日日夜夜你清晰的脚步在我诗稿上踩出一朵又一朵光斑。 于是,我总想,你并没有走远。 今夜很美。星星宛如初绽的花蕾缀满天际,永远馨香。 浩月耐不住寂寞,清辉叮叮铛铛地洒了一地。 夜莺用透明的羽翼在桂花丛中梳理四溢的清音,啄食从记忆缝隙滑落的一粒粒音符。 而今夜,却再也感受不到你来自远方轻微的抚慰。 不知为什么,想你的时候日子好长而梦却很短。 秋夜清凉,星星被风擦得忧伤。你的名子被露水淋湿。 你知道么,在下雨的日子里,伞下是一个温馨的世界。 我怕今后再无人给你送伞,那伞下一双闪闪的明眸会流浪在哪里呢? 今夜,到处一地湿亮。 你的心会沾满夜晚清露吗? 你的梦是否盈满了凉沁沁的感觉? 秋月斜坠,银河流动无数滴难奈的情思。 你说,银河真会有一种永恒的东西在牵扯灵魂吗? 从你深深祝福的故乡小河边,我已听惯了你永远流动芬芳的歌声。 今夜纵然我的歌声并不优美,但我仍要用过去那支歌丰盈你无数残缺的期待。

月亮是一粒露珠 自打少年懂得了不谙世事的思念,我的岁月就染上了浓郁的夜色。许多时候,我总透过黑夜的帷幔,静观狗尾草在月光下奋力飞翔的姿势,撞击的火星敲响星辰的灵魂,在村庄的原野,我用心去倾听大地精灵的物语。 有很多东西像故乡的那些青草,借了月光的滋润,旺旺地蔓生不已。我知道,月下有许多伤心的故事,我不想走进去。 谁会想到,离月亮最近的故事竟是嫦娥奔月的传说。于是,月光总在不知不觉中到来,让人情不自禁地投入四处弥漫的芬芳馥郁里。 从此,夜莺总在窗外鸣唱了一年又一年,终有伊人趁着月色正好,带着月光走远了。那一夜,窗上摇曳的枝叶送来一缕又一缕失眠,有许多句子缠伴着我,让我感动不已。 望你回首,就像美丽的传说能在我的眼窝栖息,并通过绚烂色彩,让我感知你馨香的语言和鲜活的容姿。但蝉声犹豫一阵后涉过夏天,在我枯瘦的心路上,便有风雨写满一叶飘落的相思。 只在梦里,举一把淡妆浓抹的狗尾草,摆一叶清浊分明的月亮船,在银河上流连忘返,一次又一次美丽你的出现。 跌跌撞撞的月光呵,请不要敲碎我的梦境,除了怕你单薄的身影与这迷迷漓漓的月色相溶成一个传说之外,谁还能把思念抒写得更为真挚呢? 多少次蘸满月光的笔尖,总想绕过你的名字,却始终没有绕过一句源于思念的惆怅。 月亮,像一粒露珠洗涤着我,让平淡的日子从我身边走过时不再平淡,使生活多了些希冀,使生命多了些甘甜,使思念多了些苦涩。 但我仍不想放下手中的笔,尽管我不可能将这个洗涤过我的月亮描绘得更加美丽。 月亮,是洗涤我的一粒露珠,却有搓洗不掉我对故乡的思念与忧伤。 多年以来,月亮仍是一粒露珠,浅也动人,深也动人,让夜空纯净地想念着唯美的月光和狗尾草曾经绽放着的幸福。 有月的时候,多想找一座小木屋独坐,点一支烛读诗,就着烟和酒接近我趋身其中的境界,让我的体魄永远充满黄土鲜沛的馨美……


中秋月是枚易碎的露珠 中秋月,正如一朵缀有露珠的花朵,谁也不愿轻易地碰它。 在游子眼里,虽然没有花香,但故乡的芬芳永远藏在灵魂的深处。 那么多往事的碎片,储满了中秋月凌乱且陈旧的光辉,一经碰触,我不怕一滴悬空的半明半昧的露水喃喃地诉说着诸多事物的变迁,就怕从花蕊里溢出一整座村庄忐忑不安的心跳。 我不知在一首诗中分开抒情墨渍的游子是谁,如果说曾经历尽了尘世的沧桑,为什么这月夜,又在多年以前的天真少年的背影里,悄无声息地捕捉在苇草丛中如雨的虫鸣? 今夜,还有被秋风刮得凌乱的蒲公英的羽翼毛茸茸地打远处飘过来,隔断了向谁而来的、密集而缠绵的雨声? 好多事情都在回忆里给我带来折磨和伤害,镰刀仍挂着庄稼的香气,一直照耀村庄,并在村妹的皮肤上闪烁其辞;那些树梢上的叶片在风中摇曳,不知是在诉说对枝桠的无限眷恋还是害怕承受这怆然的离别情怀? 村妹,牵牛花的腰身,仍在窑洞的阴影里鲜亮欲滴吗?你是否已穿上嫁妆,回到最初的玉米地,藏起镰刀的锋芒,至今用月光收割那些欢乐和忧伤? 生我养我的村庄,叫我怎能斩断对村庄刻骨的恋慕?一滴露珠朝着深夜中的一束月光走去,正口噙几茎白发,我只为那千百次的深入浅出击节歌吟,以怀念灼灼其华的杜鹃,醉成一棵秋地里的红高粱,恣意点燃村庄的天穹。 许多时候,我还用一片破碎的月光,就能感悟到村妹镰刀下的乡土,正等待一双热情和干净的手触摸村庄的脉搏。 在中秋,月是一枚易碎的露珠,亮开白嫩动听的声音,凭着晶莹无瑕的方式,去眷顾故乡胸怀坦荡的土地,并且顺着五谷的根系,去滋润游子的歌谣与芬芳。 今夜,月光深处,回映着我背井离乡后的印迹,我试图在一滴露珠里稀释泪水,然后把月亮浩大的光永存心间。

守望月亮 曾有月亮,用洁白抒写伟岸和崇高,温暖过我们心底最柔软的地方。青春易逝,我们的一双手究竟能捧起多少月光? 月的幽香,只有深爱月亮的人才如此陶醉。你听,玉兔串门的声音,把春天的消息趁早告诉桂树和嫦娥,聆听那些温馨的传说,如溪水一样流过我们的心头。 月的眸子使我们懂得,真正的爱没有语言。那温馨的月轻轻地展开情感的飘带,滑过一处又一处绿色的丛林。对于通往田野深处的小径来说,相思鸟显然是个不速之客,在遥远遥远的地方,用一种手势或用一种倾听,寻觅着。但爱情头也不回奔向城堞,长长的拂袖燃烧得很美丽,仿佛是一个讲不完的故事。真的,嫦娥很美。 月,在我们眼里一直是独身,但晶莹剔透。月晕溢涌的涟漪,以开花的方式,终将波及事物的肺腑。星星如鱼儿,在银河里晃动着小小的爱意;而一颗星游动的速度,快不过生命。今夜,再有谁,读懂,鱼一样的我们呵! 人生短暂,谁也不愿错过每一次可以握牢真爱的机遇。当沁人心脾的弥香浸透我们的内心,我们的守望被温馨的问候抚慰,在这一串串芬芳的言语之中,银河岸边的桂花悄悄在你我心中盛开。 而我们,不必因为了谁的离去而耿耿于心。我们正好在月下能欣赏到远去的背影。 你走了,我还在守望月亮。 倾听月亮温馨的呼唤,向往灿烂的笑容靓丽的记忆,这无垠的地域尚能容纳我眷恋的目光。这月光的微澜尚能抚平我缱绻的心事。 一旦开始爱的魔方再也转不回最初的方圆,我仍守望月亮那条绕指绕心的河流。 站在月下,我才知道,一个千年重复的梦境,像一棵桂树长在记忆里,穿透骨头,直击心灵。 从此,你是我眷慕的源头,让月光将我梳理成雨吧,好让这星星雨飘向你;让嫦娥在桂桠上垒一个巢吧,好让月亮鸟亲近你。 今夜,那摇曳的桂枝,是月亮根植的悠悠的思念。那流泪的爱和爱的悲伤,不愿意停留,也不愿意回到自已温暖的小屋。那些月夜的花瓣,在湿漉漉的眼中,如何鲜艳而寂寞? 也许,只接受情节本身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经历爱与被爱的本身,就是人生的一笔财富。“当爱永远不再是罪过,那恨,也就成了恩典。” 于是,在我眼里,月亮是条洁净的溪流,最像你的情感,朴素而神圣;又不断地奉献出银子一样的质感。 为倾听流水的喁语,为守住月亮的真挚,为诠释爱的价值与意义,我不曾一刻歇息。于千山万水间掬一棒清流,在清澈透明中,我要用我的爱恋装下月亮全部的馨香。 月亮,一个亘古不变的信念与追求。如果爱情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高度,今夜,我愿守候这首鲜活的诗歌。 因为,月亮是上帝最可爱的天使。千万年前已有人类的骨骼,经历风雨长成有血有肉的港湾。


月留印痕 在我心里,常常有你如期走来的步履。 一直以来,我都知道思念因遥远而美丽,温柔因距离而亲切。月在我的眼里不仅仅是一朵桂花、一个音符,或者一片思念。 每当月亮升起的时候,鸣叫的虫子,总能唤出清泪,即使是痛心,我也愿意和泪共饮,让月亮的血液因此而生动鲜活,是你的目光太远,还是那些零落而难以割舍的风,一步步走进我的记忆? 月夜,在我折回的路上,突然发现我已丟失了行走的能力。但我并不惊慌,仍在坚守自己的星空,不被风雨侵蚀。 我知道,嫦娥奔月的故事,只能成为不朽的绝章,却注定无法在红尘中驻足。 今夜,聆听月光的声音,月光走过的地方总会留下美妙的音乐。 思念的小溪,汇入大海成就沧海一粟,何等的壮举!有时,我小心翼翼地去丈量月光的长度与高度,却总是留下一些印痕,居然会滋生出一些萋萋芳草。我想问你:假若你是月光,我是水,谁会把夜色融化? 你是否看到每一缕月光飘飞的舞蹈?你是否听到每一滴水落地的颤动?月圆月缺并不神秘,但只有充满焦渴的期待才能产生最灵敏的感应。 在时光的遂道里,用思念当拐杖。当一切成为原始的黑暗时,前方总有一枚明月。那是怀念正用亲切的手在抚摸从前,是否怀念在残缺自己的同时,又温暖自己? 月亮船驶过银河后,便有一群星花提着一壶壶芬芳远走他乡,沿心灵必走的道路,寻觅一生的眷恋。纵目望去,群山挂在睫毛上,故乡的小河细如一缕受伤的笛声。从此,我感觉自己不在夜里了,而是在自己的诗歌里,我收藏了自己放在多年前桂树下,以及那个迷离的背影。 从月亮上流淌的音符,还会不会在我日渐苍老的脸庞漾开已不是很重要了。离开秋空成熟的月光,就已经注定我会用一生的守候,一生的阳光,来呵护你在水一方的祝福,来呵护你盛开在心灵的花朵……

月去了远方 当夕阳被山脊剪影成一个遥远的传说,你终于把那些月光撒出去,去寻找最初的那段感动。 而在此之前,你认定你和月亮之间,横亘着连绵的银河和措手不及的悲伤。 梦里,或许还有嫦娥披一双晚霞的翅膀回来,而单薄的桂树开始续写它对叶不尽的相思。 许多时光一去不返,谁走在光阴的尽头,仍不敢松手掌? 你说,相思很苦。所以小心翼翼地拆开它,思念便成了你心底长长的牵挂。 月去了远方,在夜的心脏寻找黎明。 可月色为什么又如冬天的泉流一样凝涩迟滞,终于无力地堆积在你的心间呢? 人生在世,谁也躲不过黑夜。其实,又有谁真的愿意与月亮擦肩而过呢? 是否所有的相思,就是用自己最亲切的手抚摸从前的伤口? 月去了远方,露水打下来了,谁把所有的眷恋都托付给了梦? 因为,没有什么比月光更适合化解你相思的铁骨;也没有什么比桂酒更懂得分离你浇铸的痛苦。 人间本来有许多事情是说不清楚的,就像再美的月光注定要消失于白昼;就像再沉的黑暗只会磨亮月的眼睛。 也许,流泪而也感动不了远去的月亮。 为此,你在夜里跋涉了许久。 而那失约的黎明和那思念得瘦了大半的月亮究竟去了那里? 月光远去了,惟有你甘愿永在梦中,一次次感受这月光的美丽。

当月成为往事 当月亮挂在树梢时,不需要告诉我,你曾有过太多的等待。 其实,我知道月亮和桂香都不在乎这些,不会因为你忧伤的等待而止住它们的表达。它们已径直说出了春天要说的话,并把那言外的部分留给了秋天。 飞雁布满旅痕的羽翅,在秋日的背景里,闪烁着灿烂的光芒和自由。 在枯草或落英覆盖的蜿蜒长路之下,是谁不能安眠的谦卑在倾听? 你知道么?即使有一千种花开在头顶,也美不及月投下的这一轮光环。 而月亮的传说,就是让一个美丽的身影和一颗美好的灵魂长存。 仰望月亮的人,你抚摸光芒的手感觉到一份温暖了吗? 与桂花相遇,并得到它的花粉和语言,这是怎样的一种缘份? 谁捡拾一粒粒地上的月色,放在酒里,让桂花酒也清澈透明了? 未有青丝到永远,隔着岁月的栅栏,你的睫毛阻挡我的月光,使我再也找不到那双盈满泪水酒杯。 那些散落的星粒,如一些往事却在心头聚拢了。只是我再也无法度量从一颗心到另一颗心的距离。 然在许多年后的某个夜晚,月光带响的箭羽迎面射来,穿心而过,让我陶醉如泥。 不为远去的月,只为追月的人。 倘若月亮也一如被你所期待的记忆那样阴晴圆缺,独迹天涯。 那么,在更深的怀念之夜像木樨这样一束灿然的花朵,你将为谁而开放?为谁,耗尽你毕生的精血?! 月亮圆了又缺,缺了又会圆。人间的爱情虽不能复制,但在广阔的空间里可绿芽蓬生。 谁能使一片秋叶重回枝头?谁又能让一枝花瓣还原为从前的鲜艳? 多少年了,时光来去,淌成感伤的银河,目光悸痛了月桂芬芳的季节,月亮船负载着阳光游离于河岸之外。 谁为月而来,又为月而去----空带一身疲惫。月以月的温柔与锐利伤害了谁敏感而孱弱的心灵,在异乡孤独的等待? 今夜,月以守望的姿势,牵念你千里之外的四季,痴守最初的高度,让秋末的柳笛有另一种音韵。是否它融入了人生的呓语,才如此震颤了我的灵魂? 我已知道,远去的背影是一个故事,可春天的灵魂还在。今年的花谢了,明年还会重新开放。 当月成为往事,我命中注定的幸福将与忧伤为伴,也许一万年。

有月真好 黑夜不需要苍白的语言,惟用月光安抚大地上的生灵,令那些痛苦的人在漆黑中,闪现心灵之光。 我可以久久端详一只萤火虫而获得许多喜悦,像一首写给未来的诗,停留在昨夜的中央。 你说,有月真好! 曾经照亮李白床头的诗歌,那毛绒绒的羽毛温暖过游子的双眸,每夜每夜都有明亮的记忆召唤亲情…… 谁的生命里都有一种歌声,那就是无尽的岁月和不泯的意志,从人们头顶飘出的春的圆润、夏的激昂、秋的深情和冬的辽远…… 而今夜,远隔星河重温你幽兰的圣洁,最后的诗歌已是昔年的花期。 从此,有人已在阑珊的夜色里把伫望飞成美丽的雁阵,把涌动的思恋翔成清脆的雁啼! 从那时起,每当月光莅临时,我只能倚窗而泣。我不忍让你从我的视线走出。 可有一只徙迁的夜莺,在月光细密的隙缝里,急骤地扇动羽翎,总想抽身离去。一朵花的艳丽,却亮起幽香把它的目光紧紧揪住,似有一双纤细的手握住它的双羽。于是,它只好收拢远方,和花展开对话,试图交换心灵。 只是物换星移,月华荏苒,细细咂摸过时光和流水之后,谁叠起的日子碰撞淡泊的內心,把日复一日的星辰装进,把细腻的月光装进,把曾经爱过的人、曾经爱过的事,一并装进,随着一些跌宕起伏的心事,安静成旁人眼中的美好或者遗憾? 现在,请不要说你爱的人,如今留给你的只是苍白的面孔和冷漠无情的荒原,使你读懂了自己的灵魂。 在今夜,我无法去银河去漂洗自己的最初的诺言;那羞赧的人也无法在清澈的水中,将薄薄的绸绢与小小的心愿,同时显现。 于是,我只能乞求苦涩的风,再不要伤害月夜里属于你的声音。 因为,有时月光来自宽容温暖的心灵,能否滋润你那双枯涩的眼睛? 当月亮渐渐伸出无数触角,在最不经意的地方升华性情时,你是否能明澈起来,柔和地沐浴在爱所注目的这个世界? 你说,星星是一滴滴露珠。那为什么常常一触即破? 而人间,总有些忍不住突如其来的惆怅与落寞在等待月光的合纵联横,惟有在打开自己时才喃喃自语。 你的承诺,让我有了漫漫无期的等待。 今夜,有月停留在昨夜的中央。我该把爱,停歇在那里? 你会来圆前生末了的梦么?

  作者,世界华文作家联合会理事,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 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庆阳市作家协会、摄影协会会员,北京百花图书编著中心特约编辑,已出版《心灯为你点亮》、《把灵魂还给故乡》、《月亮身后是故乡》、《故乡是一盏灯》、《诗歌里的村庄》和《情寄母亲》。曾荣获《全国散文作家征文大赛》、《散文选刊·首届全国情感主题散文大赛》一等奖;世界华文“新文学杯”征文大赛、庆阳市第八届“李梦阳”文艺作品和华池县首届“范仲淹”文艺作品二等奖等。作品在省内外50多种报刊杂志发表230多篇章33万字,入选《2015中国诗选》、《2016中国散文诗选》、《当代文学作品精选》、《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等刊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