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0

少年哀乐过于人,歌泣无端字字真。

既壮周旋杂痴黠,童心来复梦中身。

人的一生都在寻找,其实,需要的并不多。一个住处,一份工作,一个知心爱人,一个可爱的孩子,若干朋友。

这首诗仿佛是说,年少时待人较为真诚,长大了就会变得略为复杂。不过不管怎样,狡黠中藏有一份痴意,总有终身不忘的嗜好和珍之重之的人。

童年时代,我就是一个影迷,书迷。所有的零花钱,甚至早饭钱攒起来,不是为了买饰品,衣服。而是用来看书,看电影。看得多了,我们还想演,在财政局的水塔边,在霞的家里,一床被面当长袍,我们的剧目就开演了。

如演宫廷剧,霞的妹妹蓉总是被安排当皇后,霞多半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贵妃娘娘,简角色变幻,视情况而定。我呢?总是那个演皇帝的人。为什么这么安排?我也不懂,可能是因为我长得比较帅吧!

台词我们非常娴熟,演技也应该要比现在的流量小花强一点点。因为每本书我们都看得那样投入,每部戏我们都放入了全部感情。

霞和琼都了解我。平时还好,一看起书来,就完全沉浸进去,与我说话,嗯嗯啊啊。沉浸在书中的我,其实不辩日月,不知寒暑,对外面的一切:听而不见,视而不闻。

人与书,也讲投缘。无论什么名著大作,不合你心意,也是枉然。

能够吸引你的书,必是灵魂相近,能够慰贴你心。每天阅读数页数十页,任心弦阵阵和鸣,让思绪缓缓沉静。




关于读书,有太多记忆。初中时,有次同桌借我一套四本《倚天屠龙记》,他很任性啊,晚自习借给我,逼我第二天早自习还书。晚自习回家的路上,我与晶姐说了此事,当即决定,兵分两路,她看三四册,我看一二册。半夜时分,我偷偷下楼,溜出院门外,来到她的窗边,交换了书。那一夜,这厚厚的一沓书,就这样被我们啃完了。 要问阅读质量如何?一过近三十年,我还可以跟你讲一讲,殷素素自尽的时候我与无忌一样伤痛,听到杨不悔的名字也与杨逍一样,心头一震。看书若不代入,神游其中,那有何趣味。

《红楼梦》自是此生至爱,这是一本魔书呀!仿佛我无论喜欢什么,都可以在里面找寻出来。身为一个吃货的我,从里面寻出多少美食:火腿鲜笋汤,桂花藕粉糖糕,牛奶茯苓霜……

更别说那“螯封嫩玉双双满,壳凸红脂块块香”的螃蟹宴了。

喜欢诗词的人,能从其中读出“天尽头,何处有香丘?”的悲伤。也能读出“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的愉悦。

黛玉焚稿,宝玉出家。更能让人领悟人生情缘,各有分定。好一似飞鸟各投林,落了片白

茫茫大地真干净!

《乱世佳人》,也是自我看了第一遍之后,每年必重读书目。人人都说郝思佳虚荣自私爱掐尖,有谁又懂她对家园的热爱,那一份男人也不及的担当。

哦,这么说也不对,情敌媚兰懂她,白瑞德船长也懂她。


金庸的书,也有魔性。入了这个坑,终身不能出来。粉他,到底是要粉多久呢?恐怕是要至死方休。看到漫天焰火,就想到“郭二小姐,多福多寿。”去到华山,自是要想到那至情至性的令狐冲。看小姨游玩雁荡山,就要问她:“有没有吃何三七家的馄饨呀?”她不看《笑傲江湖》,所以木有听懂。

书中自有精彩绝伦的另一个世界。

不爱读书的人,就只能面对而今当前眼目下的人生。

人生会少掉多少乐趣,也少掉多少滋润心灵的机会。

当我们的思绪剪不断,理还乱的时候,书才是我们最佳的良伴。让我们又捧起书来,在这个薄情的世界,做一个深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