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六七岁就能分辩寺观庵庙了。四大天王,观音娘娘,西方三圣,这些我都是在奶奶家知道的。

二叔当兵后,奶奶孤寂一人,又不肯来我家住,奶奶信佛,我们家住在黄海边,荒草野洼,没有寺庙,无从拜佛。寒暑假,父亲派我去陪。奶奶吃素念佛,生活单调,却整日里面带微笑,不在寺庙,就在去寺庙的路上。我相伴左右,就知道些佛道的事了。


  一九六五年春节前几天,二叔从沈阳汇来十五元钱,要走八九里路,到码头镇上去取。奶奶裹足,鸡鸣头声走起,蹒跚一路,直到晌午才取到钱。

接过豁亮的钱,我不停摩挲,如梦如幻,葱油饼五分钱一个,藕塞肉一角五一个,这么多钱,可买一大堆吃的了!

正惬意间,奶奶收了钱,扎进腰布兜里。我要吃的,奶奶笑而不答,却说要去云栖寺拜佛。

我虽不愿,无奈随行。不太远的路上,忸怩踢踏,叽叽歪歪,终于来到寺院的三门殿前。嗯!还有大雄宝殿?奶奶家就近的四姑娘庙,只有一大间茅棚,灵灵庵也只有三四间泥墙草盖,与云栖寺可没法比了!稀奇的东西,是容易吸引小孩子眼球、忘掉不快的。

  奶奶跪在蒲团上,闭目作揖,开始念经了。咪吗吗糊的,听不憧,我也不愿听。«阿弥陀经»很长的,得半支香功夫。

我乘机东窜西溜,左张右望。大殿供奉的是释迦牟尼佛,左右两旁是阿弥佛和药师佛。背后是观音,善财童子和龙女。香烟缭绕,幡幛垂悬,钟鼓齐鸣。满眼的宏伟、庄严气象。

有人家正在做佛事,披着迦裟的和尚,眯眼敲着朩魚诵经。我躲在人群后边张望,却看到有人悄悄地给身旁的和尚五元钱,那和尚急忙塞进了囗袋。我挠了脑壳,不是说出家人四大皆空,也要钱?

这一触发,忽地想起奶奶布兜里的钱,念经时辰有半支香了,赶紧挤过人堆走去。

  眼花缭乱间,奶奶立起,从腰间掏着什么?不待凝神,奶奶摸出一张十元钱伸向功德箱囗,倏忽间,钱已滑落下去•••••望着望不到的钱•••••醒不过来了•••••很久,才嚎出一声:


"你,你咋把那么大的钱,塞进去了?往后怎活呀?"我跳脚。

奶奶曼声地说 :"没这钱,奶奶一样活的。"

我倒地打滚了,奶奶拽我,我滚地嘶嚎: "那佛就是个朩头呀!你叫应它!佛在哪里?你说?"

"在奶奶心里!"奶奶拉起我往殿外走,又说道 :

"你以后会懂的!"

哭了,闹了,一切归于徒劳。我在奶奶身后梗着脖子,歪了嘴脸,乜眼看她微笑!回家的路很长很长•••••

童年,随风而去。

  "你以后会懂的!"什么意思 ?

近几十年,改革开放,国富民强,大河里有水小河里满,钱不成问题了。一次次同学、战友聚会,都争着掏口袋,往主席台挤,好不风光。

这次国庆长假,又聚,"有鼻子有眼的"竟然不见了,有的随了人家的钱"滑落"下去了,有的掺和P2P,债主临门"躲"了,还有的钱一大堆,人"没"了。钱又成了不是问题的问题了。

这才想起奶奶那句"你以后会懂的"话,钱只是个"零",人是"1", "1"倒下了,钱再多也没什么意思了。身体好,心态好,健康平安才好,才是福。

奶奶死后只留下两枚铜钱,我掂量几十年,才懂了些!


圣凡只差一心,人人皆可成佛。

奶奶,我心中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