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年 不朽传说在耳边回响 三千年 无数轮回的雪雨风霜 三千年 演绎着多少儿女情长 三千年 只因你就是这大漠中的王

晨牧

岁月,将你雕刻出了认真的模样

一丝一缕间

岁月在歌唱

穿越时空

任时间流淌

羊群

总能享受第一缕晨光

都说时间是把刻刀 殊不知是你在雕刻着时光 望着你伟岸的身躯 那是岁月留在你身上的伤 蹉跎过后 纵然倒下 依旧要依偎在你的身旁 岁月无痕 却在你身上烙下了永恒的勋章 夕阳余晖 是谁与你对影成双 微闭双眼 聆听你传奇般的过往 凝视你曼妙的舞姿 可是楼兰那美丽的姑娘 回首凝望 千年来谁在与你互诉衷肠 任草木枯荣 你就那大漠中的王

沧桑的躯干

演绎着荏苒的时光

夕阳西下

只有你在沙漠中静静的守望

牧羊人

一人一车

身后还有恬静的村庄

即便倒下

也要在岁月中写下辉煌

沧桑了躯干

难掩你的倔强

你是沙漠中千年的王

我是你脚下温顺的羊

金蟾吐瑞

看日月更替

依然端庄

克孜加尔胡畔

伟岸的倒影在微波中涤荡

仰天长啸 那是你执着的守望 屹立千年 任风沙腐朽了身庞 纵使岁月空了躯壳 也能一眼洞穿迷茫 任凭鬼斧神工 也难篆刻出你的模样 千年以后 你扔执着这窒息的金黄 金秋醉人 也难掩轮回留下的沧桑 只因 你就是大漠中的王

俺也被杀猪刀雕刻的失去了原来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