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种尽彼岸花,三生石畔候轮回。裹一身素素淡淡的忧,留一阵冰清澈骨的痛,离离箫声穿透遥远的传说,花飞风碎。

风起时,浮云掠过季节的苍凉。那一世的牵挂,在枯黄的依恋里零落成冢,载满离逝的忧伤。

望彼岸,千年期许付与云烟。采一丝冷寂,随风而舞,手微凉,心滚烫,浮生梦里泪千行。

千年一声叹,一叹已千年。人烟寒橘柚,烟波锁清秋。谁在轻舞,生命的离歌?

三生烟火,一世迷离。红楼一梦半生思量,却奈何劫难不定梦醒凄怆。

这一生的真假,不过是水中月,雾里花,看不清,已是落地成沙。 这一世的年华,不过是杯中酒,盏里茶,泯一口,便已是浪迹天涯。

一滴相思泪,化世间万般惆怅。几般强颜笑,解红尘千次心伤。万转生死轮,了前世百种恩怨。再饮忘情水,断今生百般滋味。

世间三千事,淡然一笑间。拈一缕清风,于天空之尽的静谧中倾听凡尘的落音。

静静地,独守一隅,不染俗世,不沾风尘,于轮回的罅隙间捕捉一丝空灵,在寂静中安放灵魂。

摄影:柯玉栋 夏冬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