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米尔高原在我的心中永远都是那么神秘。驻足塔什库尔干,《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歌声就在脑海里反复萦绕。塔吉克男子的热情豪爽和女人们独特的服饰和气质,似乎阿米尔和古兰丹姆跃然眼前。那无尽的雪域草原、积雪高耸的山峰、胡泊幽静白云浮游,滔滔不息的叶尔羌河将所有的幸福欢乐、痛苦空虚都顷刻融化,陶醉和尽情享受大自然赐予的精神美餐。

高原帕米尔、山鹰的故乡塔什库尔干,像红色的面纱,我要走近你、走进你!掀起你的盖头来!

离开帕米尔心里装满了无尽的牵挂……似乎明白了花儿为什么那么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