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普吉岛,大家想到的都是美丽的沙滩和海水。普吉不仅仅有这些,这次普吉岛自游行就来到了一个好地方普吉镇老街。

  去泰国普吉岛旅游,基本上都会去一下普吉府。普吉府只是泰国众多的城市中的一个小镇而已,算不上一个城市。 严格来讲,普吉的这条老街算是普吉的唐人街吧。

  普吉镇是普吉府的省会,普吉地区的政府机关也大多在这里,在这里有来自许多国家的居民,比如:泰国人、中国人、马来西亚人、印度人和尼泊尔人,还有年轻并且越来越多的欧亚混血群体,以及被称为“巴巴”的中国福建裔与泰裔混血。同时这也是一座古镇,镇子生活节奏比较慢,在街道两侧有很多的特色小店,墙壁涂鸦颇具异国风情,在这里可以随时停下来逛逛小店或喝点东西,而且这里的物价要比普吉岛海滩边便宜不少。

  但就是这样一个安达曼海边的小镇,俨然的成了泰国旅游旅游形象的代表,在吸引着世界各地游客的同时,也在拉动着泰国旅游业的长足有序发展。

  一百年以前,普吉镇开发锡矿,大批华人和西方劳工漂洋过海来到普吉。目前老街完整保留的老建筑,多为当时的住所。这里的老房子既有中国南方民居特色,又有葡萄牙建筑风格;这里既有华人祠堂,又有基督教堂和清真寺,多种文化历经百年相伴相融,愈久弥新。

  来到老街的第一感觉就是“老”。但“老”里还带着一丝繁华。陈旧的中式+葡萄牙风格建筑在泰王国土地上显得特别个性。中式+葡萄牙风格混合建筑围着街道两旁,生锈的墙空荡荡的房,更使街道变得阴凉。人们喜欢聚集周日傍晚,炎热的国度,此夜此街,既热闹又悠闲凉爽。

  普吉的这条老街不大,从头到尾,也就一公里样子,当然,这样的老街,在以海水沙滩为旅游主体的普吉镇,是毫不起眼可以忽略不计的,如此,在熙熙攘攘、旅行社成堆的普吉,这条没有旅行社骚扰的老街反而有了些另类的安静的滋味,也有了些另类的当地人生活的韵味。

  这条老街的大多数店铺的主人都是华裔,这里的大多数商品,也都和东方的那个大国有千丝万缕的关联,虽然这些华裔早已经不会说那些华夏的语言,但他们的建筑,和他们的那些商品,依然残留一些华夏文明的痕迹。

  老镇的核心地区基本上包括五条道路和多条小巷,分别是拉萨达路、攀牙路、他朗路、迪布克路和甲米路。

  他朗路曾是一处闹市,锡矿工人会在那里购买必需品和出售锡矿石,并享受一些低俗的放松活动。他们的生活艰辛,酒精、鸦片、女人以及通过赌博赚得外快的机会与艰苦的锡矿勘探工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二战以后,这里与曼谷的联系才更加紧密,使得镇上的建筑风格受到更多泰式建筑的影响。在此之前,人们将这里的建筑通常称为“中葡式”,但事实上,所有葡萄牙影响都早已消失,槟城的英国殖民时期建筑才是普吉老镇的灵感源泉。最近提出的“半中式半殖民风格”一词似乎更加准确。

  描述普吉老镇独特建筑风格的文章不计其数,但普吉近年来的历史也值得探寻一番,以便深入了解其有如此外观的原因。普吉的商业、教育和文化活动与槟城联系紧密,使得该地区受到直接影响。

  一样的南洋风情,一样的门廊雕花,一样的古墙石道…… 拐入泰国普吉古镇老街,亲切感油然而生,恍若回到熟悉的海口骑楼老街。

  图为:普密蓬·阿杜德,1927年12月5日2016年10月13日),即泰国国王拉玛九世,中文名郑固。1946年登基,1950年5月5日加冕,是却克里王朝(曼谷王朝)的第9位国王。普密蓬是泰国国王拉玛八世阿南塔·玛希敦之弟,两岁时丧父。1933年随母移居瑞士洛桑,曾在洛桑大学攻读理科。1945年回国。1946年6月9日,其兄阿南塔·玛希敦国王突遭暗杀后,他继承皇位,1950年5月举行加冕典礼,为泰国王拉玛九世。普密蓬国王学识过人、多才多艺。他精通多国外语并撰有专著,能讲流利的法语、德语;热衷音乐并作曲作词传唱至今,曾获奥地利音乐学院音乐博士学位;喜好摄影并多次出国举办个人影展,深谙机械并获得多项欧洲发明奖,他是快艇和风帆好手,年轻时曾代表泰国参加国际快艇赛得过奖牌,还曾驾风帆横渡泰国湾。在位期间,他的足迹遍及泰国各个角落,广受泰国人民爱戴。普密蓬国王生前积极推动泰中关系,曾接待过多位到访泰国的中国领导人。

  已有132年历史的普吉海南会馆就坐落在这条老街上。老街上,大部分金铺老板是海南人,还有开米粉店、布料店和眼镜店的。这座海南会馆就是大家捐建的,平时都会有义工来此服务和工作。

  漫步老街,仿佛穿过时空的隧道回到海口,只是此时被这传统文化与现代旅游交融所散发的魅力,深深吸引。

  老街独特的民俗文化和建筑风格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已成为普吉热门旅游点。普吉政府在老街的文化内涵挖掘上更是不遗余力。

  只要恰逢周未或节假日,老街晚上实行交通管制,炫彩灯光为古朴的老街换上了一件梦幻的新衣,摇身一变成为知名的“邦拉夜街”。芒果糯米饭、烤香蕉、水果炒冰等泰式小吃让人垂涎欲滴,藤包、民族服饰等传统工艺品摊位让人流连忘返。


  此外,老街还不定期地举办行为艺术表演、民俗展示、美食大赛等活动。每年11月,一年一度的华人祭祀活动也在老街举行,拜妈祖、游花车等民俗活动吸引了大批游客专程赶来。

  普吉老街的保护与修缮工作我们一直在做,更重要的是保持老街的特色,并结合现代旅游市场需求,融入新元素,多元化发展。

  老街的一些建筑,依然以自己的独有色彩,在这个安达曼的海空间,传递着一种生活的态度和过去的遗留。这个,也许是老街之所以是老街的一个重要的因素吧。

  在普吉这样旅游火红的地方,当地政府也没有强制的坼掉这些花里胡哨的老建筑,而臆想天开的去修一些些所谓的古镇或者人造的特色小镇,这不能不说是当地旅游规划睿智之处。

  没有底蕴的仿古建筑,永远只是银子和弱智堆砌而成的赝品而已。某些想搞点特色旅游的庙堂之高的人应该好好动动脑子,学习先进的东西的同时,老祖宗留下的好玩意千万不能丢了。你的弱智,影响你个人的形象事小,影响华夏文明的传承事大。

  老街的几个店铺,在贩卖着针头线脑、土布洋货的同时,也在贩卖着这些飘洋过海而来的大清帝国时期的物件,不管这些东西是真货或者赝品。旅行途中,能够发现一些自己喜欢的所好,即是另一种旅行的愉悦。

  普吉老街记录了普吉的发展史,已成为一种标志,是每个普吉人心中的文化符号,是一种抹不去的记忆。

  每一个城市都需要一条老街,这里,展示和传承着曾经的生活,这里,我们可以寻到真正的乡愁。

  每一个城市都需要一条老街,这里,沉淀着那些过去的岁月和这个城市的灵魂。 普吉,那条老街。